|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85章 三藏楼
  (全文阅读)

  方笑武跟随玄深老僧进入大山之中后,越往里去,地形越是陡峭,只不过山势再怎么雄峻,对于他们两人来说,都不在话下,稍微一纵之下,就能飞掠过去。

  往里去了差不多了三十里后,走在前方的玄深老僧身形一抖,突然飞到了一块巨石上,转过身来。

  方笑武跟着上了巨石,发现这块巨石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大,厚度至少有三丈,而范围之广,也不在十亩之下。

  玄深老僧问道:“方公子,你觉得此地如何?”

  方笑武道:“既然是大师选中的地方,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大师请赐教。”

  只见玄深老僧袍袖一挥,随着一道光芒闪过之后,就在这块巨石上,突然多一座木楼,正是方笑武上次在天音寺见到的那座,只是样子要小了一些,看上去也更精巧。

  方笑武见了,心头不禁一动,问道:“大师,难道这座木楼就是……”

  玄深老僧将头一摇,说道:“这座木楼虽然也是一件宝物,但与天门楼比起来,两者不是一个级别。”

  方笑武“哦”了一声,说道:“我还以为此楼就是天门楼,原来不是,不过以晚辈看来,这座木楼的级别恐怕不会低于天级上品,不是天级上品就是天级极品。”

  玄深老僧笑道:“方公子好眼力,实不相瞒,这座木楼名叫三藏楼,级别乃天级上品,方公子请。”

  “大师请。”方笑武道。

  闻言,玄深老僧也不客气,当先进入木楼之中。

  随后,方笑武进入其中。

  而方笑武进入木楼后,发现里面的布置与上次见到的完全不一样,上次有许多木箱子和经书,但这一次,偌大的木楼内,却是空无一物,甚至连一个蒲团都没有看到。

  玄深老僧走到对面坐下,澳门赌博网站:然后请方笑武坐下。

  方笑武也不知道玄深老僧要用什么样的法子来考验自己,但他知道玄深老僧若是用武力考他的话,他绝对没有办法通过,因为玄深老僧的修为比起他来,实在太高,他再怎么逆天,真要和玄深老僧比武力,也只有甘拜下风的命。

  玄深老僧坐下后,就微微闭着眼睛,像是在想些什么。

  过了片刻,玄深老僧睁大眼睛,缓缓说道:“方公子,老衲若是用武力考你,不是老衲小看你,以你的修为,就算是试一万次,也不可能通关。”

  方笑武点了点头,道:“晚辈虽非妄自菲薄之辈,但也不是狂妄自大之人,大师真要用武力考我,老实说,晚辈也只能认输,现在就可以掉头走了。”

  玄深老僧道:“但老衲若是换另外一种方式考你,对你来说,却又不太公平。”

  方笑武怔了一怔,道:“大师,这话怎么说?”

  玄深老僧道:“老衲不用武力考你的话,就得利用三藏楼的力量来考你,而以三藏楼之能,除非方公子真的是有缘之人,否则的话,这种考验要比用武力考你还要困难得多。”

  方笑武闻言,不禁来了兴趣,问道:“不知这种考法是怎么样的?”

  玄深老僧道:“这种考法很简单,只要方公子能在三天之内走出三藏楼,就算是通过考验了。”

  “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用吗?”

  “是的。”

  “这种考法确实简单,晚辈愿意试一试。”

  “方公子,你要想清楚了,这种考法虽然简单,但比起单纯的比试武力,这种考法要困难得多,老衲知道你不是一般之人,但你一旦选定了这种考法,就只能有一次机会。”

  方笑武笑了笑,说道:“大师,我是这么想的,如果大师用武力考我,我就要和大师直接交手,对我来说,却是一种对大师的冒犯,而从大师的立场来说,又可能让我轻易过关,我再怎么折腾,过关的机会也很渺茫。

  既然这种考法对我和大师都不利,倒不如选择第二种。虽说第二种比起第一种来,要困难许多,但它至少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会让我和大师正面交手,我既能放手一搏,大师也能做到不会对我放水,对大家都公平……”

  玄深老僧听到这里,目中不禁闪过了一抹赞许之色。

  他之所以要跟方笑武说第二种比法,就是想给方笑武一个机会。

  当然,这个机会对于方笑武来说,难度确实要在第一种比法之上,但方笑武上次连闯三关,尤其是最后第三关,靠的不是武力,而是一种气运,这说明方笑武的气运不小。

  如果方笑武还能继续发挥这种气运,说不定真的可以破掉三藏楼。

  换句话说,万一方笑武的气运也没有办法让方笑武通过三藏楼,那只能说明方笑武真的与天门楼无缘,玄深老僧就算把天门楼送到方笑武跟前,方笑武也没有办法令天门楼发光。

  对于玄深老僧老说,真正能让天门楼发光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拥有绝对武力之人,但拥有绝对武力的人修为太高,未必看得上天门楼,又岂会放下身段来闯关?

  而另外一种,就是拥有气运之人。

  因为对于有气运的人来说,武力差点无所谓,只要有气运在身,也能做到拥有绝对武力之人可以做到的事。

  方笑武上次将罗汉简收走,带给玄深老僧的不仅仅是震撼,还有一种强烈的触动。

  玄深老僧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就是天门楼终于要找到它的主人了。

  为了促成这件事,他宁愿日后受到方丈的处罚,也要给方笑武尝试的机会。

  而在玄深老僧看来,他的行为并不是背叛了天音寺,相反,他做的事正是维护了天音寺的声誉,因为天音寺有让人闯关的规矩,他要维护的正是这一点。

  更何况,他是天门楼的守护者,比其他人都清楚天门楼的底细。

  即便是天音寺的第一高手玄湛老僧,对天门楼的了解,也没有他多。

  天门楼放在天音寺多年,不知道有多少天音寺的高僧曾经试过自己是不是天门楼的有缘人,但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让天门楼发光,这说明天门楼的有缘人不一定就得是天音寺的僧人。尝试的机会。

  而在玄深老僧看来,他的行为并不是背叛了天音寺,相反,他做的事正是维护了天音寺的声誉,因为天音寺有让人闯关的规矩,他要维护的正是这一点。

  更何况,他是天门楼的守护者,比其他人都清楚天门楼的底细。

  即便是天音寺的第一高手玄湛老僧,对天门楼的了解,也没有他多。

  天门楼放在天音寺多年,不知道有多少天音寺的高僧曾经试过自己是不是天门楼的有缘人,但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让天门楼发光,这说明天门楼的有缘人不一定就得是天音寺的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