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84章 密谋
  (全文阅读)

  净海僧眼见玄深老僧跪下,还以为玄深老僧已经爬了,鼻孔中微微哼了一声,说道:“玄深,本来我不想拿出此物来号令你,但是你的行为已经损害了我天音寺的利益,我只能对你使用这一招,要怪的话,只能怪你自己行为不端……”

  说到这里,面色陡然变了,一脸的不相信,原来玄深老僧就在此时缓缓站起,脸上也没有认罪的意思。

  “玄深,你!”

  “阿弥陀佛,老衲身为天音寺的掌座,即便是见了掌门,也不用行礼,倘若不是你手里拿着天音令,老衲又岂会对你下跪?老衲今天所做的事,日后自会向掌门请罪。方公子,你跟老衲来。”

  话落,玄深老僧不再有半点犹豫,直接转身入山。

  方笑武二话不说,跟在了后面。

  很快,两人的背影就消失在了大山之中。

  净海僧本来想率领众僧进山阻止玄深老僧,但是他不敢,先不说乔北冥和于六指,即便是天目四郎,也不是他们这点人可以对付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老乔,我们要不要进去瞧一瞧?”于六指对乔北冥说道。

  “不必了,这件事毕竟与我们无关。”乔北冥道。

  “万一……”

  “玄深能够给方笑武机会,说明他不会害方笑武,你用不着担心。奇怪,我只是让你帮我传个话给方笑武,但你的样子,像是很关心方笑武似的,难道你看上他了?要收他为徒?”

  “你说到哪里去了。那小子福运极大,我们见不到的人,他竟然可以见到,我又怎么会收他为徒?话说回来,你为什么又要帮他?”

  闻言,乔北冥怪笑一声,说道:“老于,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个怪人,想干什么,完全是凭着自己的心情,那小子我不讨厌,帮他又怎么了?况且这件事我是不是帮过他,还不一定呢。”

  “为什么?”

  “你想想,要不是我多管闲事,让他去洛伽山找天门楼,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上天音寺去,也就不会与天音寺的僧人起冲突,你说这能叫帮他吗?万一闹到最后,他死在了天音寺僧人手中,那就是我把他往火坑里推啊。”

  “这倒是。”

  两人在这边小声说着话,那一边,净海僧却已经派了一个僧人赶去洛伽山,将玄深老僧不听命令,执意要给方笑武机会闯关的事禀报天音寺的方丈,请方丈来主持大局。

  本来以那个僧人的速度,很快就能赶到洛伽山,但他去了好一会,却没有回转,也不见天音寺的方丈赶来,不但乔北冥、于六指、天目四郎三人觉得纳闷,就连净海僧等人,也都觉得这件事有些古怪了。

  ……

  洛伽山,天音寺。

  被净海僧派回来的那个僧人,以乘风飞行术如飞而至,落在了门楼之外,匆匆往里走。

  不多时,这个僧人就见到了天音寺的掌门人,也就是天音寺的正广方丈。

  正广方丈年纪并不是很大,也就一百多岁,但他能当上天音寺的掌门,靠的不仅仅是师承,还有实力。

  整个天音寺之中,合一境修为的僧人很少,而除了正广方丈之外,其他合一境修为的僧人,年纪最低的也都四百多岁了,所以正广方丈能当上天音寺的掌门人,绝对是实至名归。

  正广方丈听了那个僧人的叙述之后,双眉不由皱了起来。

  他本以为玄深老僧见了那面令牌,会回来向他请罪,但没想到的是,玄深老僧竟然会不听拿着那面令牌的净海僧的话,这分明就不是把他这个方丈放在眼里,更没有把天音寺的历代祖师放在心中。

  要知道那面令牌已经传了数千年,方丈有了它,就等于是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谁都可以号令。

  玄深老僧的行为已经算得上是“欺师灭祖”,正广方丈身为天音寺的掌门人,完全可以对玄深老僧执行寺规,对玄深老僧处以刑罚。

  但是,要对玄深老僧执法的话,就得先看到玄深老僧,见不到玄深老僧,正广方丈拿玄深老僧也没有办法。

  就在正广方丈打算率领寺中僧人赶去阻止玄深老僧之际,忽见一道人影从山顶飞落而下,却是一个中年僧人。

  那中年僧人手里拿着一封信,一言不发的走近正广方丈之后,躬身行了一礼,然后就把信交给了正广方丈。

  正广方丈看了信之后,面色显得有些古怪,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而是让那些已经召集到一起的天音寺各大高手暂时退下,随时等候命令。

  随后,正广方丈便一个人往山顶去了。

  北山山顶是天音寺的禁地之一,因为天音寺的第一高手就住在山顶上,即便是掌门正广方丈,也需要通报之后,才能进入山顶的范围内,不然的话,也会被视为对尊长的不敬。

  当正广方丈进入山顶一间禅房里后,除了看到天音寺的第一高手之外,还看到了一个陌生人。

  正广方丈不认识那个陌生人,但正广方丈感觉的出来,那个陌生人的修为比他要高,应该已经达到了合一境后期。

  天音寺第一高手是一位长得颇为慈祥的老僧,与玄深老僧是同一辈的僧人,法号叫玄湛。

  而整个天音寺里面,除了玄湛老僧和玄深老僧之外,就再也没有第二个玄字辈的僧人。

  玄湛老僧将那个陌生人介绍给正广方丈,叫什么司空度。

  正广方丈闻所未闻,但因为是玄湛老僧介绍的,也不敢大意,与司空度互相见礼。

  之后,三人就在山顶的禅房里密议起来。

  半天后,正广方丈一个人从禅房里走出来,面色显得颇为凝重。

  除了密议的三个人之外,谁也不知道他们三个人究竟在禅房里达成了什么协议,澳门赌博网站:但对于正广方丈来说,他已经别无选择。

  这既是一次机会,也是一次挑战。如果他成功了,那么天音寺将来就会成为天下第一寺,将达摩寺取而代之,但要是不成功,就有可能会令天音寺步入万劫不复之地。司空度互相见礼。

  之后,三人就在山顶的禅房里密议起来。

  半天后,正广方丈一个人从禅房里走出来,面色显得颇为凝重。

  除了密议的三个人之外,谁也不知道他们三个人究竟在禅房里达成了什么协议,但对于正广方丈来说,他已经别无选择。

  这既是一次机会,也是一次挑战。如果他成功了,那么天音寺将来就会成为天下第一寺,将达摩寺取而代之,但要是不成功,就有可能会令天音寺步入万劫不复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