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83章 势成水火
  (全文阅读)

  五人速度说不上快如闪电,澳门赌博网站:但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跟得上的,要不了一会儿,玄深老僧就来到了一片大山之外,也不见他有半点动作,人便突然当空降落。

  方笑武见玄深老僧落下,跟着也落下,但与玄深老僧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近,还有三丈之多。

  玄深老僧转过身来,先是看了一眼跟在最后的乔北冥和于六指,然后才望向方笑武,合十道:“方公子,进山之前,老衲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方笑武道:“大师请说。”

  玄深老僧的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缓缓说道:“老衲找上方公子,乃是私人所为,与本寺无关,如果让本寺方丈知道老衲让方公子闯关,老衲就算是天音寺的掌座,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晚辈明白。”

  “所以老衲希望方公子可以答应老衲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如果方公子闯关成功,最后拿到了天门楼,希望方公子能够放我天音寺一条生路。”

  方笑武呆了一呆,不解的说道:“大师,你这话请恕晚辈听不明白,就算晚辈真的拿到了天门楼,又怎么可能会是你们天音寺上下的对手?先不说别的,即便是你们天音寺的任何一个殿主,晚辈恐怕也不是对手。”

  玄深老僧道:“有关这一点,方公子日后自当明白,不过这是在方公子得到天门楼之后,若是没有得到天门楼,另当别论。”

  方笑武见他不说,便稍微思索了一会,说道:“大师的请求,晚辈自当遵从,但晚辈担心……”

  刚说到这里,玄深老僧就明白了方笑武的意思,抢先说道:“方公子,老衲知道你要说什么,万一本寺的人非要和你过不去,甚至想要施展一切办法和你为敌,那就是他们咎由自取,到时候你想怎样对付他们,老衲也管不着了。”

  方笑武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晚辈知道大师的意思了。看在大师的面子上,如果不是被逼无奈的话,晚辈绝不会对天音寺的僧人施加一指之力。”

  话音刚落,突听一声冷哼传来。

  瞬间工夫,只见几十条人影从远处一闪而至,施展的全是乘风飞行术,速度快到了极点。

  “方笑武,你好大的口气,倘若不是乔北冥暗中帮你,我天音寺要对付你就跟踩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快把罗汉简交出来,退出京城,今后再敢踏出京城一步,定叫你有来无回!”

  说话的人是一个身披袈裟的老僧。

  这老僧长得颇为凶悍,一点也不像个出家人,但他却是几十个人里面的首领,法号叫净海,乃天音寺第三殿的殿主,修为之高,不在净照僧之下,而实力,却要比净照僧略高一些。

  至于其他僧人,则都是天音寺第三殿的高手。

  照此情形看来,天音寺第三殿的高手全都出动了,而这样的事对于天音寺来说,还是第一次发生。

  不等方笑武开口,忽听于六指问道:“你是什么人?”

  净海僧冷笑一声,说道:“老衲是天音寺第三殿的殿主净海,你就是那个老瞎子吧?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与我天音寺为敌,难道真以为我天音寺没人了吗?”

  于六指哈哈一笑,不屑的道:“老夫还以为是谁,原来是第三殿的殿主,你还没有资格和老夫说话,把你们天音寺的方丈叫出来,老夫有话要对他说。”

  净海僧嘲笑道:“本寺方丈何等尊贵?岂会见你这等邪魔外道?”

  于六指听了,正要发火。

  就在此时,有人突然从远处过来了,双手背在身后,气势甚大,却是天目四郎。

  方笑武远远看到来人是天目四郎,便知道天目四郎与高铁柱等人已从洛伽山那边过来,并跟在了后方,只是现身的只有天目四郎一人,高铁柱和那三个晶族修士却不知道藏在何处。

  净海僧带来的那些僧人里面,修为最低的也是返璞境前期,而最高的几个,更是达到了入圣境中期。

  内中几个听到身后有动静,都是转身过去,看到天目四郎来近以后,无不如临大敌。

  “来者何人?”一个僧人高声问道。

  天目四郎并不回答,继续背着双手向前而来。

  净海僧回头看了一眼,不认识天目四郎,也看不出天目四郎是个什么样的高手,只道是方笑武的帮手,实力再强,也不会强到哪里去,并没有放在心上。

  “将他拿下。”净海僧下令道。

  话音刚落,有人已经动手,但不是天音寺的僧人,而是天目四郎。

  只见他身形陡然加快,以肉眼没法看清的速度向前一冲,瞬息从众僧的头顶上空飞了过去,同时脚下一踩,正好落在了一个僧人的头顶,而那个僧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入圣境前期。

  砰!

  那个僧人也算了得,觉得头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点了一下,便急忙运功,但结果呢,他不运功还好,刚一运功,下丹田突然胀痛,元气竟是倒流回去,险些震破了丹田。

  刹那间,这个僧人双目一翻,居然就那么昏死过去。

  而与此同时,天目四郎早已飞过半空,姿态潇洒的落在了地上,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说道:“你若不运功,顶多就是被我踩一下,不会有办点事……”

  净海僧身为第三殿的殿主,修为高达天人境后期,却没能来得及阻止天目四郎的所作所为,心头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一时之间,竟然被天目四郎的本事吓得有些怕了。

  此时,玄深老僧对方笑武说道:“方公子,你跟老僧来吧。”话罢,就要转身进山。

  “等等!”说话的人是净海僧。

  此时此刻,他也不管天目四郎到底是什么人了,亮出一面令牌,大声道:“玄深,你可认得这是什么?”

  玄深老僧面色一变,急忙跪了下去。

  方笑武等人见了,均是惊奇,全都不知道净海僧手中拿着的那枚令牌是何物,竟然可以令玄深老僧下跪。吓得有些怕了。

  此时,玄深老僧对方笑武说道:“方公子,你跟老僧来吧。”话罢,就要转身进山。

  “等等!”说话的人是净海僧。

  此时此刻,他也不管天目四郎到底是什么人了,亮出一面令牌,大声道:“玄深,你可认得这是什么?”

  玄深老僧面色一变,急忙跪了下去。

  方笑武等人见了,均是惊奇,全都不知道净海僧手中拿着的那枚令牌是何物,竟然可以令玄深老僧下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