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81章 原来是个宝(下)
  (全文阅读)

  方笑武之前跟老瞎子说事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也只是说自己得到了高人指点,并没有提到游龙子,此刻见到乔北冥面色严肃的问自己,心知此事重大,也不敢隐瞒,如实说道:“是一个名叫游龙子的老前辈。”

  “游龙子!”

  乔北冥和游龙子均是面露惊骇之色。

  他们两人虽然都是合一境后期的高手,但游龙子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是十大奇人之一,修为深不可测,相当于真仙一流。

  他们活了几百年,也没有见过此人,没想到方笑武竟然见过,还得过游龙子的指点。

  “原来是这位奇人。”乔北冥思考了一会,说道:“这位奇人的本事早已超出凡人之境,知道天门楼并不奇怪,只是那天门楼乃天音寺的镇山之宝……”

  方笑武听到这里,禁不住叫道:“什么?天门楼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件宝物?”

  乔北冥笑道:“天门楼若是一个地方,知道它的人就多了,又何必让你找来找去的。正因为它不是一个地方,所以知道它的人很少,就算是天音寺的僧人,知道天门楼底细的也不会超过十位。”

  方笑武苦笑一声,说道:“难怪我找了那么久,谁也不知道天门楼是什么地方,原来我找错了方向。幸好那日在这里碰到你老,得到你老的指点,才探出了一些眉目,倘若不是你老,我只怕还蒙在鼓里。”

  乔北冥道:“你别高兴得太早,就算你让知道了天门楼是什么,就凭你的本事,根本就不可能拿到它。

  好在天门楼有一个规矩,凡是找上门去的人,一旦问起天门楼,天音寺的僧人就会设下关卡,让来人闯关,只有全部闯过的人,才能看到天门楼,而想要拿到天门楼,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方笑武问道。

  “就是让天门楼发光。”

  “让天门楼发光?”

  “对。据我所知,天门楼不是凡物,存在天音寺不低于三千年,以凡人之力,根本就没有办法使用它。只有当它遇到可以让它发光的人,才配有资格拥有和使用。

  换句话说,就算有人全部闯关成功,但在不能让天门楼发光的情况下,也没办法得到天门楼。”

  说到这里,乔北冥顿了顿,然后接着道:“那天你突然问到天门楼,我就觉得奇怪,你既然听说过天门楼,就该知道天门楼是什么东西,但事实呢,你却傻乎乎的把天门楼当成是一个地方。

  我知道天门楼就在天音寺,所以就让你去洛伽山自己找,反正我也知道你不可能拿得到天门楼,就想等十天之后,再来这里跟你说一说天门楼的事,叫你死了这条心,不要再打天门楼的注意。

  你别说我小看你,事实上我年轻的时候,曾经遇过一个前辈,从他口中知道天门楼的事,且还知道这位前辈几百年前就已经来试过了,结果他老人家最后还是失败了。

  这位前辈跟我说过,没有合一境巅峰的修为,休想闯关,而就算闯过了,也未必能拿到天门楼。你修为只是入圣境前期,再怎么本事,也不可能全都闯过去。”

  “既然天音寺有那种闯关的规矩,天音寺的人为什么还要对付我?”方笑武想了想,不解地问道。

  “那是因为你打破了常规,已经引起了天音寺僧人对你的忌惮,要知道你修为虽然并不是很高,但你却是一个怪才,不但拿走了罗汉简,而且还学了小罗汉拳……”

  “咦,你老怎么知道这些事?”

  “我曾经去过天音寺,无意之中偷听来的,不过我在偷听之后,也被天音寺的第一高手发现了,赏了我一掌,幸亏我跑得快,要是被困在了天音寺,我本事再大,也不可能闯出去。”

  “老乔,原来你去过天音寺,你怎么不早说?”老瞎子道。

  “不是我不想跟你说,而是我刚从天音寺里出来没多久,就在路上遇到了那个老家伙,被他缠住,脱不开身,后来你虽然来了,但我已经和那个老家伙斗了七天。

  那老家伙的实力与我不相伯仲,我不使出绝招,就没办法逼他停手,而我又不打算和你联手对付他,免得别人说我乔北冥以多胜少,所以就只好让你帮我传话给方笑武,要方笑武不要去天音寺。

  真要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有些责任,我要是不跑去天音寺偷听的话,天音寺的那些僧人或许就不会对付方笑武,到时候让方笑武知难而退就是,但我跑去偷听之后,那些僧人一定会以为是我指使方笑武来捣乱的,当然就会对方笑武不利……”

  乔北冥说到这里,望了望方笑武,道:“你听我说了这么多,应该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天音寺现在对你来说,就是龙潭虎穴,不如就此离开,反正你也捞到了一些好处。”

  方笑武摇摇头,说道:“我不会轻易离开。”

  “为什么?你真要和天音寺的那些僧人作对?”

  “不是这样。”

  “那是怎样?”

  “我还想再试一次。既然天门楼有那个规定,而我也闯到了最后一关,就得继续下去,天音寺也没有道理不让我继续,我要是真的闯不过去,我也认了,不但会离开京城,而且还会把罗汉简归还给天音寺。”

  听了这番话,老瞎子骂道:“你这小子是真笨还是假笨,你真要去天音寺,就等于是自投罗网,你以为你长了三头六臂,可以将天音寺的所有僧人都收拾掉……”

  “谁?”乔北冥突然望向大门外,大声叫道。

  “阿弥陀佛,老衲玄深,乃天音寺掌座,见过三位。”

  话声中,只见一个七尺多高的老僧走了进来,穿的极为简朴,赫然正是天音寺的那个无名老僧。

  方笑武当先站起,叫道:“原来是大师驾到。”

  玄深老僧合十于胸,目光湛然,深深地望了一眼乔北冥,尔后转到老瞎子身上。

  老瞎子虽然看不见,但他知道玄深老僧正在看自己,怪笑道:“玄深,你突然来到,莫非是想为净照出头,要与老夫过几招?”然望向大门外,大声叫道。

  “阿弥陀佛,老衲玄深,乃天音寺掌座,见过三位。”

  话声中,只见一个七尺多高的老僧走了进来,穿的极为简朴,赫然正是天音寺的那个无名老僧。

  方笑武当先站起,叫道:“原来是大师驾到。”

  玄深老僧合十于胸,目光湛然,深深地望了一眼乔北冥,尔后转到老瞎子身上。

  老瞎子虽然看不见,但他知道玄深老僧正在看自己,怪笑道:“玄深,你突然来到,莫非是想为净照出头,要与老夫过几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