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80章 原来是个宝(上)
  “方笑武,你也听清楚了,那日让你闯关,乃是不知道你的底细,而现在,你已经没有资格闯关,老衲的话就说到这里,你最好是遵照老衲的话去做,若是不听,后果自负。”

  话罢,黑衣老僧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一直没有出声的老瞎子突然开口,说道:“和尚,以你的修为,在整个天音寺里面,当属于一流水准,身份应该不低,在走之前,老夫想知道你的大号和身份。”

  黑衣老僧道:“老衲若是不说呢?”

  老瞎子咧嘴一笑,说道:“你若不说,老夫就抓你去天音寺,倒要会一会你们天音寺方丈有多大的道行。”

  黑衣老僧面色变了变。

  他之前和老瞎子交过手,知道老瞎子的厉害,老瞎子真要抓他,他绝对逃不过。

  想了想,黑衣老僧道:“好,老衲就告诉你吧,老衲叫做净照,是天音寺的殿主,至于是哪一殿的殿主,你只要敢来我天音寺,老衲到时候再告诉你。”

  老瞎子笑道:“难怪你有如此修为,原来是天音寺的殿主。走吧,老夫不一定去天音寺,但真要去了天音寺,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

  黑衣老僧怔了一怔,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与方笑武不是一伙的?”

  “废话,老夫要是与方笑武是一伙的,岂会和你这般说话,早就一掌将你劈了,走吧,老夫还要用餐,不要再来打扰。”老瞎子道。

  得知老瞎子与方笑武不是一伙之后,黑衣老僧不觉十分后悔。

  他们天音寺虽然强大,但没有必要的话,也不会轻易招惹老瞎子这样的高手。

  他之前要是先问清楚,就不会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了。

  “前辈……”黑衣老僧道。

  “老夫叫你走,你没听到吗?滚!”老瞎子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脸上已经露出不高兴的神色。

  黑衣老僧见他生气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朝方笑武瞪了一眼,转身如飞而去。

  黑衣老僧走后,方笑武走到老瞎子的对面坐下,一脸感激的道:“前辈……”

  “你也滚。”老瞎子叫道,虽然也用了“滚”字,但语气跟刚才不太一样,并没有生气。

  方笑武讪讪一笑,问道:“你老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老瞎子道:“你以为老夫不知道吗?老夫问你,你明明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不等方笑武回答,老瞎子又说道:“你别想在老夫面前装蒜,你心里的小算盘,老夫清楚得很,要不是看在乔北冥的面子上,老夫也不会管你与天音寺那帮和尚的事。现在净照和尚走了,你还想干什么?”

  方笑武被老瞎子看破心事,脸上微微一红,说道:“前辈,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净照和尚修为比我高的多,正面交锋的话,我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所以我才会把他引到这里,借你老之手将他吓走,这事是我做得不对,你要骂我的话,我也认了。”

  老瞎子哼了哼,说道:“你知道自己不对就好,不过你小子也真是胆大,什么人不去招惹,偏要去招惹天音寺的和尚,老夫之前对你的事本来没有兴趣,但是现在,你一五一十的把话跟老夫说清楚,老夫看在乔北冥的面子上,说不定可以帮你摆平这件事。”

  方笑武也没有打算瞒着他,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老瞎子说了一遍。

  当然,有一些内容方笑武已经改过了。

  比如说他把水晶说成是自己的妹妹,得了怪病,得高人指点,到京城找一个叫天门楼的地方。

  老瞎子听了方笑武的一番叙述之后,面上不禁露出了惊诧之色,说道:“你小子修炼的是什么功法,竟然可以将罗汉简收走,还学了小罗汉拳。据老夫所知,那小罗汉拳可是达摩寺的绝学之一,整个达摩寺里面,能够学小罗汉拳的僧人,除了掌门之外,也就寥寥数人而已。”

  方笑武道:“不瞒前辈,晚辈修炼的功法名叫《九重九劫功》。”

  老瞎子愣了愣,道:“《九重九劫功》?是哪个门派的功法,老夫怎么没有听说过?”

  方笑武道:“这门功法无门无派,是我义父传授给我的,我义父是潜龙榜上的高手,有个名号,叫百绝剑。”

  “百绝剑?”老瞎子又是一愣,应该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摇摇头,说道:“老夫是听说过潜龙榜,但潜龙榜上有些什么人,老夫并不清楚,反倒是黑白榜上的人,老夫全都知道。”

  随后,他也没追问下去,话锋一转,说道:“你说的那个天门楼,老夫也是第一次听说,但听你的口气,乔北冥像是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你真要找天门楼这个地方,倒不如去找乔北冥,至于天音寺那边,先不要去了。”

  方笑武原本就有这个打算,便趁机问道:“不知他老人家现在何处?”

  话音刚落,突听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你问他干什么?问我就得了。”随着话声,有人走进了进来。

  方笑武听得是乔北冥的声音,不由大喜。

  而老瞎子则是死鱼眼往上一翻,没好气的道:“老乔,你这叫过河拆桥,有你这么做朋友的吗?”

  此时,乔北冥已经走到近前,一屁股坐下,面色略显灰暗,撇了撇嘴,道:“你还好意思说,我被那个老家伙缠了七天,你来了之后,也不帮我,反而在一旁说风凉话。”

  老瞎子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帮你吗?是你自己死要面子,说什么一对一,不需要人帮忙。”

  “哎哟,那只是场面话,你又不是不知道那老家伙的厉害,要不是我提前发动真功,要和他拼命,只怕再斗七天七夜,也很难甩掉那老家伙。”乔北冥道。

  一听这话,老瞎子却是笑了,说道:“哈哈,我还以为你乔北冥天下第一,澳门赌博网站:谁也奈何不了你,原来你也会有棘手的时候。”

  “好了,我们就不要开玩笑了,说正事吧。”

  乔北冥望向方笑武,说道:“方笑武,你老实告诉我,是谁告诉你天门楼这三个字的。”想帮你吗?是你自己死要面子,说什么一对一,不需要人帮忙。”

  “哎哟,那只是场面话,你又不是不知道那老家伙的厉害,要不是我提前发动真功,要和他拼命,只怕再斗七天七夜,也很难甩掉那老家伙。”乔北冥道。

  一听这话,老瞎子却是笑了,说道:“哈哈,我还以为你乔北冥天下第一,谁也奈何不了你,原来你也会有棘手的时候。”

  “好了,我们就不要开玩笑了,说正事吧。”

  乔北冥望向方笑武,说道:“方笑武,你老实告诉我,是谁告诉你天门楼这三个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