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79章 黑衣老僧
  (全文阅读)

  三人沉寂了半会之后,澳门赌博网站:那黑衣蒙面人陡然沉声道:“尊驾是什么人?为何要多管闲事?”

  老瞎子闻言,仿佛想通了什么事,怪笑道:“老夫数到三,你若不走,休怪老夫对你出手,一。”

  黑衣蒙面人目中射出一道精芒,语声比之前更低沉:“尊驾真要管这件事?”

  老瞎子不理会黑衣蒙面人的话,右手缓缓举起,喊道:“二。”

  如果是换成另外一个人,绝不会与老瞎子作对,但是,黑衣蒙面人来头甚大,加上他自身也不是省油的灯,就算刚才输给了老瞎子,但他还有压箱底的功法没有施展出来,觉得老瞎子再强,也不可能胜过自己太多。

  是以,那黑衣蒙面人不但没有选择离开,反而向前一步踏出,周身涌动怪异的气流,气势之大,竟是比先前强了至少五倍。

  “尊驾……”

  “三……”

  老瞎子与黑衣蒙面人几乎是在同时说话,而就在这一瞬间,老瞎子已经伸手往黑衣蒙面人探了过去,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手上却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已将黑衣蒙面人锁定。

  黑衣蒙面人的修为是很高,已经达到了天人境的后期,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老瞎子修为之高,并不是只比他高一个层次,而是属于合一境修为的绝世强者。

  就在此时,黑衣蒙面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而为了摆脱这种感觉,他只能将全身的力量都运足了。

  砰!

  黑衣蒙面人全身一震之下,居然摆脱了老瞎子对自己的锁定,尔后倒飞出去,在半空中做出了数百种变化。

  突听“噗”的一声,老瞎子身形陡然一快,竟是直接破掉了黑衣蒙面人那种诡异万分的身法,隔着黑布一指点在了黑衣蒙面人的额头上。

  黑衣蒙面人好歹也是一个天人境后期的绝世强者,被老瞎子一指点在额头上之后,本来想自损元气,将自身修炼的那门功法推进到极致,逼迫老瞎子不敢对他下杀手。

  因为在他看来,他一旦这么做了,老瞎子就算实力再强,也不会与他硬拼,这对老瞎子绝不是一件有利的事。

  岂料,黑衣蒙面人再次低估了老瞎子的修为。

  就在黑衣蒙面人即将自损元气的一瞬间,老瞎子已经对他发功,但不是伤他,而是以一种压倒性的气势逼得黑衣蒙面人没办法自损元气。

  这说明两人之间不但修为差了一大截,就算是实力,老瞎子也比黑衣蒙面人高出甚多,如果说老瞎子的武力是一个成年人,那黑衣蒙面人的武力只相当于一个三岁孩童。

  “哈哈……”

  随着一声怪笑,老瞎子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瞬间退回原位,就好像没有动过一样。

  “老夫果然没有猜错,你确实是个和尚。”老瞎子将手一扬,手中已经多了一物,却是一张黑布。

  此时,方笑武和那个黑衣蒙面人都有些呆了。

  方笑武固然是因为没有想到对付自己的人会是个和尚,而那个黑衣蒙面人也万万没有想到老瞎子的手段比他高出很多,竟可以逼得他没有还手之力,连用来隐藏身份的黑布也被老瞎子拿去了。

  黑衣蒙面人确实是个和尚,看上去年纪很大了,至少也有七八十岁,在呆了一呆之后,本来想走,但他刚要转身,方笑武就已经大声问道:“你是天音寺的人?”

  黑衣老僧听到方笑武询问,想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便没有掩饰下去,说道:“不错,老衲正是天音寺的人。”

  方笑武之前还有些不相信天音寺的僧人会对自己不利,此刻听到黑衣老僧亲口承认,当即相信乔北冥的话是对的,自己真要去了天音寺,恐怕将会凶多吉少。

  “为什么?”方笑武问道。

  “方笑武,你做过什么事,你自己清楚,还用的着老衲多说吗?”黑衣老僧沉声道。

  “难道是因为罗汉简?”

  “你知道就好。”

  “奇怪,我那天闯关的时候,那个无名老僧对我还算客气,并没有因为我收走了罗汉简生气,也没有为难我的意思,你本事虽大,但与那个无名老僧比起来,还差了许多,到底是谁让你来对付我的?”

  “你没有必要知道这件事……”

  “难道是你们天音寺的方丈?”方笑武猜道。

  闻言,黑衣老僧面色一变,喝道:“方笑武,你休得胡说八道!”

  方笑武何等眼力,立即知道自己猜对了,只是黑衣老僧不愿意承认罢了。

  “哼,你用不着掩饰了。像你这样的和尚,天音寺绝不会多,除了你们天音寺的方丈之外,谁又能号令得动你?我方笑武好大的福气,竟然会让天音寺的掌门派人对付……”

  “住口!”黑衣老僧陡然爆喝一声,面色显得十分阴沉,道:“方笑武,倘若不是这个人出手帮你,老衲要对付你,根本就用不了几招。既然你已经知道老衲是什么人,老衲干脆就把话跟你讲明了。”

  “你要讲什么?”

  “第一,把罗汉简归还。第二,今日太阳下山之前,离开京城。第三,你在天音寺所做的事,不能对外人说起。”

  方笑武闻言,不觉笑了笑。

  黑衣老僧诧道:“你笑什么?”

  方笑武道:“我笑你天音寺说一套做一套。那罗汉简虽然是你天音寺之物,但它是我在闯关之时得到的,它既然已经认我为主,我凭什么要把它归还给你们?”

  “你……”

  “第二,我这次到京城来,为的就是天门楼,在没有得到天门楼的消息之前,我绝不会离开京城。至于第三嘛,我自己的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们天音寺还管不着。”

  “方笑武,你真要和我天音寺作对吗?”黑衣老僧不但面色阴沉沉的,连口气也开始带着煞气。

  方笑武道:“要说作对,也是你们天音寺自己招惹的。老和尚,你听着,回去告诉你们方丈,就说我还会去天音寺闯关……”

  “你休想!”黑衣老僧冷声道。

  “听你的口气,你们天音寺是不想再让我闯关了?”方笑武道。…”

  “第二,我这次到京城来,为的就是天门楼,在没有得到天门楼的消息之前,我绝不会离开京城。至于第三嘛,我自己的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们天音寺还管不着。”

  “方笑武,你真要和我天音寺作对吗?”黑衣老僧不但面色阴沉沉的,连口气也开始带着煞气。

  方笑武道:“要说作对,也是你们天音寺自己招惹的。老和尚,你听着,回去告诉你们方丈,就说我还会去天音寺闯关……”

  “你休想!”黑衣老僧冷声道。

  “听你的口气,你们天音寺是不想再让我闯关了?”方笑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