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78章 步步惊心
  (全文阅读)

  方笑武不认识那个人,但他感觉的出来,此人的修为要在他之上,即便是他从晶族带来的那三个晶族修士,也没办法与之相比。

  很显然,那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天人境,属于绝世强者。

  方笑武刚才要是飞出去的话,与此人在半空中相遇,方笑武实力再高,但限于修为只是入圣境前期的原因,恐怕也不是这个人的对手,稍一不慎,就会被此人打伤。

  那人是一个中年修士,年纪看上去比四个白袍修士要小七八岁,而他的修为,却比四个白袍修士高出太多,根本就没有办法相比,因为此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天人境后期。

  “年轻人。”那中年修士一边走,一边冷笑着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出手打伤明武侯府的人,你有几个脑袋?”

  方笑武压根儿就不知道那个巡察使者就是明武侯的后代,此刻听了中年修士的话,立即意识到自己得罪了明武侯府的人,但事已如此,他也不可能再说这是一场误会。

  反正他这次来到京城,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除了四大世家之外,其他势力再怎么强大,只要对方先招惹自己,他也不会示弱。

  所以,他在定了定神之后,开口说道:“原来是明武侯府的人。”

  “你既然知道我们是明武侯府的人,就该……”那中年修士说到这里,陡然停止,目光盯在一只手上,面上开始露出了紧张之色。

  那只手的主人正是老瞎子。

  老瞎子的手本来没有放在桌上,但就在方笑武与中年修士说话的时候,他突然就将手放在了桌上,另一只手还拿起了酒杯,似笑非笑的用死鱼眼睛“望”着中年修士。

  突然间,中年修士面色大变,已经认出了老瞎子是谁,颤声道:“你是……是……”

  老瞎子怪笑一声,手腕向上轻轻的抬了一下。

  那中年修士还以为老瞎子要向自己动手,吓得额头冒冷汗,瞬间飞出酒馆,叫道:“走!”

  那三个白袍修士先是愣了愣,旋即,他们就明白了这是因为中年修士遇到了强大的对手,所以才会吓得不敢动手就跑了。

  下一刻,一个白袍修士过去将那个奄奄一息的白袍修士背起,与其余两个白袍修士如飞而去,别说再想找方笑武的麻烦,以后一旦见到了方笑武,只怕也要绕道走。

  “那家伙真是胆小如鼠,老夫只是想喝杯酒而已,他还真以为老夫会对他动手,可笑,可笑。”老瞎子说完,将酒杯拿到嘴边,微一仰头,就将杯中酒喝掉了。

  方笑武朝老瞎子拱拱手,说道:“多谢前辈。”

  老瞎子咂咂嘴,道:“谢老夫干什么?老夫又没有帮你。不过你惹了明武侯府的人,没有必要的话,最好是赶快离开京城吧。虽说明武侯的后人一代不如一代,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里又是京城,你不可能斗得过明武侯府……”

  “晚辈明白。”方笑武站起身来,往桌上扔了一块碎银子,道:“前辈,你的这顿酒菜由晚辈来付,晚辈还有急事,这就告辞了。”

  “先别走,老夫问你,你要去什么地方?”

  “洛伽山。”

  “说具体些。”

  “天音寺。”

  “别去了,老夫到这里来,就是帮乔北冥传一句话,叫你不要再去天音寺。”

  “为什么?”

  “老夫又不是乔北冥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那天音寺不是等闲之地,强大如我,如非必要,也不会轻易找上门去,你还是听乔北冥的话,不要去天音寺。”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你真要去的话,老夫也管不着。老夫的话已经传到,你好自为之。”

  说完,老瞎子不再多说,开始大吃起来。

  方笑武想了想,虽不明白乔北冥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已经让高铁柱、天目四郎等人先去洛伽山等着,自己随后就到,他就算不会去天音寺,至少也要赶去洛伽山通知高铁柱等人一声。

  所以,他二话不说,只是朝老瞎子拱了拱手,就立即出了酒馆,往天音寺所在的洛伽山赶去。

  那老瞎子在方笑武走后,停止吃菜,“望”着大门外说道:“希望这小子能听老乔的话,不要去天音寺。如果这小子不听话,非要去天音寺不可,只怕小命难保。”

  随后,他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正要吃菜时,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什么,眉头皱了起来。

  过了片刻,只见有人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虽然看不见此人的脸,但光看背影,就知道是刚离开不久的方笑武。

  准确的说,方笑武是倒退着进入酒馆的,而他每退一步,便会在地上留下一个脚印。

  对于方笑武来说,别说在地上留下脚印,就算是踩出一个大窟窿,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但身为一个修士,对劲道的掌控,会随着修为的提升而越来越娴熟。

  没有必要的话,谁会在地上随便踩出一个脚印?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方笑武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以至于在后退的时候,禁不住在地面留下了脚印。

  眼看方笑武退着退着,就要撞上了一张桌子,老瞎子突然张嘴一吹,一股柔和的气息打在了方笑武的后背上。

  啵!

  霎时间,一股气浪从方笑武身上流转出去,所到之处,不但化解了方笑武身上受到的压力,而且还破掉了那个用无形气劲施加在方笑武身上的高手的手段。

  方笑武轻吁了一口气,忖道:“这人实力好强,我已经将《九重九劫功》运到了极致,但还是被他用气劲锁定,根本就没有办法摆脱,除非动用《混世魔功》的力量,否则很难与他正面对抗。”

  倏忽之间,有人出现在大门外,但没有进来,分明就是忌惮大厅中的老瞎子。

  只见这人一身黑衣,脸上蒙着黑布,身材并不高,浑身透出一股怪异的气息,让人很难看出他的虚实。

  三人都没有出声。

  方笑武望着黑衣蒙面人,黑衣蒙面人则是望着老瞎子,而老瞎子呢,却一脸思索,像是在想些什么。施加在方笑武身上的高手的手段。

  方笑武轻吁了一口气,忖道:“这人实力好强,我已经将《九重九劫功》运到了极致,但还是被他用气劲锁定,根本就没有办法摆脱,除非动用《混世魔功》的力量,否则很难与他正面对抗。”

  倏忽之间,有人出现在大门外,但没有进来,分明就是忌惮大厅中的老瞎子。

  只见这人一身黑衣,脸上蒙着黑布,身材并不高,浑身透出一股怪异的气息,让人很难看出他的虚实。

  三人都没有出声。

  方笑武望着黑衣蒙面人,黑衣蒙面人则是望着老瞎子,而老瞎子呢,却一脸思索,像是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