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77章 拳打白袍
  (全文阅读)

  那老瞎子先喝了三杯酒,澳门赌博网站:然后每样菜吃了一筷,就像可以看得见一样,一点也没有麻烦之处。

  “你叫方笑武吧?”老瞎子突然问道。

  “是的。”方笑武答道。

  “你知道乔北冥为什么要让老夫代他来找你吗?”

  “晚辈不知。”

  “你既然不知道,那老夫告诉你,他现在来不了。”

  老瞎子说完之后,就等着方笑武回应。

  哪里想到,他等了一会儿,听不到方笑武问原因,眉头不由一皱,说道:“咦,你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夫说乔北冥现在来不了,你怎么也不问一下原因,你与乔北冥究竟是不是朋友?”

  方笑武微微一怔,道:“前辈以为晚辈和乔北冥是朋友?”

  老瞎子道:“难道不是?”

  方笑武笑道:“当然不是,在此之前,我与乔北冥只见过一次,要说朋友的话,还有些远。”

  老瞎子不出声了,而是瞪着死鱼一般的眼睛望着方笑武。

  方笑武明明知道老瞎子看不见自己,但在他的感觉中,就好像是被什么怪物盯上了,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过了一会之后,老瞎子喃喃说道:“奇怪,我原本以为你小子是乔北冥的朋友,没想到你小子不是。既然你小子不是他的朋友,他为什么要让我来帮他传话?你小子是死是活,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方笑武听得有些糊涂,问道:“前辈,乔北冥出了什么事吗?”

  老瞎子死鱼眼一翻,道:“他被人困住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脱身……”

  “什么?他被人困住了?”方笑武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说道:“他被什么人困住了?谁能困得住他?”

  老瞎子并没有回答,而是怪声说道:“你不是说他不是你的朋友吗?你怎么突然关心起他来了。”

  方笑武苦笑一声,说道:“不错,晚辈不是乔北冥的朋友,但不管怎么说,晚辈上次能在这家酒馆里与乔北冥见面,也是一种缘分,你老突然说他被困住了,晚辈当然要问一下。”

  没等老瞎子开口,方笑武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对了,你老不是乔北冥的朋友吗?他既然被困住了,你老怎么还有心情到这里来吃喝?莫非你也不是他的朋友?”

  “谁说老夫不是他的朋友?”老瞎子道:“朋友分很多种,不一定非要互相帮忙才算朋友,老夫与乔北冥……”说到这里,突然住口不言,侧头望着酒馆大门方向。

  方笑武跟着望去,忽见人影晃动,就在酒馆大门之外,突然多了四个人。

  那四个人当然都是修士,不但穿着白色的袍子,就连年纪看上去也不差多,介于五十到五十五之间。

  四人神色冷然,腰杆挺直,腰间悬着宝剑,虽未出鞘,但方笑武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佩剑不是寻常之物。

  “小子,你出来!”一个白袍修士冷声喝道。

  方笑武见这人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就知道他说的“小子”就是自己,不由一怔,问道:“你找我?”

  “不找你还找谁?”

  “呵,我不认识你,你找我干什么?”

  “你不认识我,但我们认得你,识相的话,乖乖的滚出来,免得我们动手。”

  方笑武早已看出了四个白袍修士的修为,并不是太高,也就返璞境后期,方笑武一只手就能将他们打发走掉。

  可是,方笑武一来看出了他们腰间的佩剑不简单,二来也想弄清楚他们的来意。

  所以,他仍是坐着不动,笑道:“四位突然找上门来,到底有何贵干,还请说清楚,以免误会。”

  “误会?”那白袍修士冷笑道:“哼,如果这是误会,那你更要跟我们走。”

  “去哪儿?”

  “去见我家公子。”

  “你家公子是谁?”

  “你去了就知道,快出来!再不出来,别怪我们对你动手。”

  方笑武依旧没有起身,心想:“怪事,我刚来京城没多久,根本就没得罪过人,这四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公子派来的,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找上我?难道……难道他们的公子就是武侯关的那个巡查使者?”

  念头一转,沉声道:“我问你们,你们的公子是不是武侯关的巡查使者?”

  白袍修士道:“哼,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了,原来还记得我们公子,既然你想起来了,那就滚出来吧!”

  方笑武哈哈一声大笑,说道:“难怪你们会找上门来,原来是你们是那个家伙的狗爪子……”

  “找死!”

  话音刚落,一道剑光突然飞进酒馆,闪电般抹向方笑武的脖子,出剑之狠,分明就是要取方笑武的性命。

  这一剑无论是速度和是力道,都足以灭杀初级武仙,只不过它的对向不是武仙,而是武圣,而以方笑武的修为,早在这一剑距离自己还有一丈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了这一剑的破绽。

  砰!

  方笑武一拳打出,拳劲如山,隔空击中剑光,骤然生出一股降龙伏虎之力。

  电光石火间,剑光被拳劲冲击得一片散乱,尔后从中分开,随之便是“喀嚓”一响。

  只见对方笑武暴怒出手的那个白袍修士连人带剑一起飞出了酒馆外,摔落在地,不但宝剑断了,就连他自己,也被打得奄奄一息。

  其他三个白袍修士均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同伴这么快就被方笑武打趴下了,全都一呆。

  没等他们拔剑出鞘,一起闯入酒馆与方笑武交手。

  蓦地,一条人影抢先进入了酒馆,落地后,便一步步的朝方笑武走了过去。

  那三个白袍修士虽然没有看见此人的相貌,但一看到此人的背影,立刻知道是谁,心中大喜,知道方笑武本事再怎么大,一旦遇到了这个人,也只有束手就擒的命,便没有动手。

  其实,方笑武在将那个白袍修士一拳打出之后,原本是要飞出去将其他三人也都打趴下的,但他刚要动身的一瞬间,却听到了老瞎子向他传音,叫他不要乱动。

  于是,他就没有采取行动。

  而就在差不多同时,那个人就飞进了酒馆中,形同鬼魅一样。等他们拔剑出鞘,一起闯入酒馆与方笑武交手。

  蓦地,一条人影抢先进入了酒馆,落地后,便一步步的朝方笑武走了过去。

  那三个白袍修士虽然没有看见此人的相貌,但一看到此人的背影,立刻知道是谁,心中大喜,知道方笑武本事再怎么大,一旦遇到了这个人,也只有束手就擒的命,便没有动手。

  其实,方笑武在将那个白袍修士一拳打出之后,原本是要飞出去将其他三人也都打趴下的,但他刚要动身的一瞬间,却听到了老瞎子向他传音,叫他不要乱动。

  于是,他就没有采取行动。

  而就在差不多同时,那个人就飞进了酒馆中,形同鬼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