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76章 老瞎子
  方笑武之所以要来酒馆找乔北冥,澳门赌博网站:那是因为他想了解更多有关天门楼的事。

  换言之,乔北冥既然知道天门楼就在洛伽山,应该对天门楼颇为了解,方笑武再去洛伽山之前,就想来此会会乔北冥。

  当然,乔北冥若是迟迟不现身的话,方笑武还会依照计划行事,而不会在酒馆里一直等。

  方笑武等了差不多两个时辰,不见乔北冥的踪影,还以为乔北冥不会来了,正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绑梆绑的声音,像是有人用棒子在敲打地面一般。

  没等方笑武起身,只见一个老瞎子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根棍子,那邦邦声就是棍子落地时发出来的声音。

  方笑武一瞥之下,没能看出老瞎子的修为,心头暗吃一惊,也不知道这个老瞎子是一个绝修为高达合一境的绝世强者,还是一个根本就不懂得武功的普通人。

  无意之间,方笑武还发现了那老瞎子的左手与平常人不同。

  平常人都是五根手指头,而这个老瞎子的左手一共有六根手指,比平常人多了一根。

  那老瞎子进来后,伙计担心他摔着,急忙跑了过去,将老瞎子扶到了一一位子坐下,问老瞎子要点什么菜。

  那老瞎子有一双死鱼眼睛,虽然看不见任何物体,但他的动作却像是能够看到任何东西一般,貌似扫了一下整个酒馆,尔后伸手一指,说道:“跟他的一样。”

  方笑武见老瞎子指的人正是自己,而且方位一点都没有偏差,心想:“我还以为这个老瞎子是个普通人,原来他也是一个顶尖高手,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伙计担心老瞎子是在胡说,忙道:“老人家,你确定你要点和那个公子一样的酒菜吗?”

  “确定。”老瞎子道。

  伙计听了这话,只得依照老瞎子的吩咐去做。

  这时候,方笑武往桌上扔了一块碎银子,约莫三两,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他不想在等乔北冥了,他还要去洛伽山,万一乔北冥今天不来,他岂不是白等了?

  “等等。”那老瞎子像是看到方笑武的一举一动似的,陡然说道:“年轻人,你吃完了?”

  方笑武愣了愣之后,才知道老瞎子说的年轻人就是自己,因为已经看出老瞎子不是寻常之人,也不敢轻易得罪,笑道:“老人家,你是在跟我说话么?”

  老瞎子道:“除了你之外,老夫还会与谁说话?别看老夫双眼是瞎的,但老夫的心一点都不瞎。”

  方笑武道:“我是吃完了,不知你有什么赐教?”

  老瞎子将手中的棍子往饭桌上一放,朝方笑武招了招手,说道:“你先过来。”

  方笑武脚下稍微迟疑了一下,那老瞎子脸上就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说道:“年轻人,你的胆子是豆腐做的吗?老夫是个瞎子,你却双目明朗,难道还怕老夫吃了你不成?”

  换成是另外一个人,若是听了这话,一定会发火。

  但方笑武与其他人不一样,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干笑一声之后,说道:“老人家,我与你素未平生,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啪一声,那老瞎子伸手在桌上拍了一下,叫道:“老夫叫你过来,你耳朵聋了不成?”

  方笑武既没有过去,也没有动怒,而是一脸笑眯眯的望着那个老瞎子,说道:“我耳朵没聋。”

  “你既然没聋,那就赶快过来。”

  “老人家,你要我过去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先表明来意。”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说,对我来说,你到底是敌是友?”

  闻言,那老瞎子鼻孔中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个年轻人怎么一点见识都没有?老夫若是你的敌人,岂会和你说这么多废话?你过来,老夫要跟你说一件事。”

  从一开始,方笑武就没有觉得老瞎子是自己的敌人,但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他才会十分谨慎,此刻听了老瞎子的这番话,他也还是不能完全信得过老瞎子。

  所以,他脚下仍是没动,笑道:“老人家,你的话是有些道理,不过我需要证明。”

  “证明?什么证明?”

  “你要是能证明你不是我的敌人,我就过去。”

  “原来是这个,这很容易,老夫实话告诉你,是乔北冥把老夫叫到这里来的。”

  一听说老瞎子是乔北冥叫来的,方笑武心神不由一凛,暗道:“难道这个老瞎子是乔北冥的朋友?如果是的话,那他的修为,只怕绝不会低于乔北冥。”

  一想到老瞎子的修为有可能不在乔北冥之下,而且还认识乔北冥,方笑武顿时消除所有疑念,大步走了过去,说道:“原来前辈是乔北冥的朋友,你老要是早这么说,晚辈就不会对你老起疑了……”

  话音刚落,那老瞎子出手如电,快得方笑武根本就没有机会闪躲,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霎时间,方笑武觉得手腕像是要断了,痛得冷汗险些冒出,他本来可以运功抵抗,但他念头急转之间,并没有真的运功,而是任由老瞎子扣住自己的手腕。

  说来也怪,那种痛只是一瞬间的事,方笑武在没有运功抵抗的情况下,痛过之后,反倒一点事都没有了。

  那老瞎子面上愣了愣,诧声道:“你怎么不运功?”

  方笑武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赌对了,十分镇定的道:“你老是乔北冥的朋友,本领之大,绝不会在乔北冥之下,晚辈若是运功反抗?岂不是自找苦吃吗?”

  老瞎子闻言,发出哈哈一声大笑,松开方笑武的手腕,叫道:“说得好,你坐下。”

  方笑武之前本来是要走的,但老瞎子既然是乔北冥叫来的,应该是有什么事要找自己,所以他不但不会走,反而还要和老瞎子聊一聊,从老瞎子口中知道乔北冥,甚至是天门楼的事。

  “多谢前辈。”

  方笑武在老瞎子的对面坐了下来。

  这时候,伙计将酒菜端了上来,看到方笑武和老瞎子坐在了一起,先是一愣,接着便像是有些明白似的,赶紧上来将酒菜摆好,请方笑武和老瞎子慢用,然后退了下去。赌对了,十分镇定的道:“你老是乔北冥的朋友,本领之大,绝不会在乔北冥之下,晚辈若是运功反抗?岂不是自找苦吃吗?”

  老瞎子闻言,发出哈哈一声大笑,松开方笑武的手腕,叫道:“说得好,你坐下。”

  方笑武之前本来是要走的,但老瞎子既然是乔北冥叫来的,应该是有什么事要找自己,所以他不但不会走,反而还要和老瞎子聊一聊,从老瞎子口中知道乔北冥,甚至是天门楼的事。

  “多谢前辈。”

  方笑武在老瞎子的对面坐了下来。

  这时候,伙计将酒菜端了上来,看到方笑武和老瞎子坐在了一起,先是一愣,接着便像是有些明白似的,赶紧上来将酒菜摆好,请方笑武和老瞎子慢用,然后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