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69章 飞剑难缠
  (全文阅读)

  智空禅师眼见方笑武通过了自己这一关,澳门赌博网站:倒也干脆,当即放下木槌,发出一声轻叹,似在叹息自己的能力有限。

  蓦地,为首那个老僧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微微睁开眼睛,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望着方笑武,目中射出一道光芒,声如洪钟的问道:“方公子,不知你用的是什么异宝,竟然可以抵挡本寺的《梵音般若功》。”

  方笑武睁开双目,知道瞒不过这个老僧的眼睛,嘴角一扬,笑道:“大师果然高明,晚辈用的是明心珠。”

  那老僧闻言,面泛惊讶之色,分明就是听说过“明心珠”。

  而其他五个僧人却是面带疑惑之色,显然并不知道什么叫“明心珠”。

  那老僧道:“难怪方公子可以轻而易举的通过第一关,原来方公子有明心珠在身。据老衲了解,那明心珠又叫避劫珠,世所罕见,具有保持心定气静之效。

  以明心珠之能,再加上方公子的修为,就算智空的修为再高两个境界,达到了天人境后期,恐怕也不可能用《梵音般若功》将方公子震昏。智空,你已经输了,做你该做的事。”

  说完,这位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老僧的便闭上了眼睛,就跟之前一样,似已入定。

  “弟子遵命。”随着话声,智空禅师站了起来,走到一个木箱前面,拿了一本书籍,走向方笑武,递出去道:“方公子,你通过了贫僧这一关,贫僧送一本经书给你当作贺礼。”

  方笑武愣了愣,人虽然站了起来,但心有顾忌,不敢伸手去接经书,说道:“这……”

  智空禅师道:“方公子,你尽管放心收下,老衲没能守关成功,就是输给你了,这本经书是你应得的。”

  方笑武听了,不由忖道:“奶奶的,你刚才一次次加大木鱼声的力道,好像与我有着天大的仇恨似的,原来是怕输给我。反正你也输了,我就把这本经书当作彩头收下。”

  “既然如此,那晚辈就多谢大师了。”方笑武口中说着,伸手接过智空禅师递来的那本经书。

  方笑武拿到经书之后,刚看了一眼经书的封面,尚未看清是本什么经书,突见人影一晃,智空禅师已经消失无踪,离开了木楼,应该是他没有守住第一关,所以就选择了离去。

  就在此时,那四个修为都是天人境前期的僧人中一个,睁开了眼睛,合十道:“阿弥陀佛,恭喜方公子通过了第一关。”

  方笑武一听这话,就知道接下来准没好事,心想这个开口说话的和尚应该就是第二关的关主,不会让自己轻易通过。

  “多谢大师,晚辈也是侥幸而已。”

  方笑武尽量保持低调,因为他已经赢了智空禅师,若是不低调一些,接下来的第二关,就没那么容易过了,万一惹恼了这些僧人,绝对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

  那僧人微笑说道:“老衲是第二关的关主,不知方公子是想继续闯关还是需要休息,如果需要休息,无论多久,老衲都可以等。”

  方笑武略一沉思,心想自己有“明心珠”在身,已经通过了第一关,根本就没有耗费太大的力量,这第二关再怎么强,应该也难不倒自己,不妨就试一试吧。

  于是,他笑着说道:“继续吧,请大师赐教。”

  那僧人点了点头,道:“好,请方公子坐下。”

  闻言,方笑武又坐到了蒲团上,同时将手中的那本经书放进了储物戒指里面,打算等以后再看。

  “老衲法号叫做智闻。”那僧人自我介绍之后,语气稍稍一顿,接着说道:“方公子适才的惊人表现,老衲甚为震惊,本不该再为难方公子,但老衲乃第二关的关主,有职责所在,所以不会轻易让方公子过关,待会老衲一定会全力以赴,还请方公子见谅。”

  方笑武道:“大师言重了。能得大师赐教,那是晚辈的荣幸,如果晚辈不能通过大师这一关,那也是晚辈的命。”

  智闻禅师笑了笑,说道:“方公子既然有此觉悟,那老衲就不客气了。”

  说完,伸出一根手指,朝着方笑武的方向凭空一点。

  嘶!

  忽见一道剑光从智闻禅师的手指里飞了出来,来到中间的时候,便停在了半空,却是一把小小的白色飞剑。

  方笑武见状,颇为不解,问道:“大师,不知你这一关晚辈要如何闯法?”

  智闻禅师道:“是这样的,方公子坐在原地不能起身,若是能将老衲的这把飞剑打出一丈范围之外,就算老衲输了,到时候就等于是方公子过了老衲这一关。”

  方笑武明白后,便盯着那把飞剑看起来。

  然而,他看来看去,却看不出那把飞剑有什么强大的地方,以为自己可以通过,就笑着说道:“万一晚辈过了这一关,大师莫非也会像智空大师那样送一本经书给晚辈吗?”

  智闻禅师笑道:“方公子真聪明,正是如此。”

  “那好,晚辈就不客气了。”

  说完,方笑武果然一点都不客气,屈指一弹,一道指风打出,砰的一声,直接击中了飞剑,将飞剑震退出去。

  眼看飞剑就要退出一丈之外,但不知怎么回事,飞剑突然停了下来,尔后生出一股反震之力,飞回原位。

  方笑武呆了呆,任他目力再强,也看不出自己的指力为什么没有将飞剑打出一丈之外。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智闻禅师还似笑非笑的说道:“方公子的手段果然高明,方才这一招的力道,即便是一般入圣境中期的武圣,也未必能做得到。”

  方笑武干笑一声,说道:“大师过奖了。”心中却是不信邪,一连弹了十多道指风,一次比一次强。

  但奇怪的是,无论方笑武发出的指风有多强,甚至是加了《九重九劫功》的威力,都没有办法将飞剑震出一丈之外。

  感觉就好像一丈之内就是飞剑的圈子,无论外界对飞剑造成的力道有多大,都不可能将飞剑打出一丈之外。招的力道,即便是一般入圣境中期的武圣,也未必能做得到。”

  方笑武干笑一声,说道:“大师过奖了。”心中却是不信邪,一连弹了十多道指风,一次比一次强。

  但奇怪的是,无论方笑武发出的指风有多强,甚至是加了《九重九劫功》的威力,都没有办法将飞剑震出一丈之外。

  感觉就好像一丈之内就是飞剑的圈子,无论外界对飞剑造成的力道有多大,都不可能将飞剑打出一丈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