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63章 神秘的信
  (全文阅读)

  “你是什么人?”萧别离望着方笑武,冷冷问道。

  “晚辈方笑武。”

  “方笑武?左手武神方笑武?”

  “咦,没想到前辈竟然听说过晚辈的名字,晚辈真是荣幸。”

  “你别会错意了,早在你尚未成名之前,我就知道你的名字了。你这次到京城来,莫非是为了投靠二师兄?”

  方笑武听得一愣一愣的,暗道:“昨日之前,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你二师兄是谁?我找你二师兄做什么?”

  萧别离看到方笑武面露迷茫之色,立时猜到是怎么回事,说道:“原来你没有看那封信。”

  “什么信?”方笑武愕然道。

  “飞羽宗宗主胡满天给你的那封信。”萧别离道。

  “你……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方笑武大吃一惊。

  这件事过去了好长一段时间,若不是萧别离突然提起,方笑武自己都快要忘了,萧别离又不是飞羽宗的人,怎么知道胡满天曾经给过他一封信?难道这家伙有大神通不成?

  “我当然知道这件事,你要是奇怪的话,看看胡满天给你的信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萧别离笑道。

  闻言,方笑武急忙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胡满天当初交给自己的那封信。

  方笑武当初被逐出飞羽宗的时候,胡满天担心他没有地方可去,所以就给了他一封信,要他在适当的时候拆阅。

  但是,方笑武自从离开飞羽宗后,并无拆阅书信的必要,所以就一直放在储物戒指里。

  此时,方笑武拿出了这封信,不觉就想起了胡满天对自己的照顾,因为急于想知道胡满天究竟给自己安排了什么样的道路,就当着众人的面拆开书信,一字一句的默看起来。

  看完信后,方笑武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来,胡满天与天下第一武道学院的一个大人物有些交情,而这个大人物就是萧别离的二师兄,名叫宗正明,乃天下第一武道学院院长李大同的二徒弟,

  胡满天打算把方笑武推荐到宗正明门下当徒弟,如果方笑武当年拆阅了书信,就可凭着书信去京城找到宗正明,投靠此人。

  而只要方笑武进入了天下第一武道学院,无论是谁,都没有胆子敢动他一根毫毛。

  这本来是胡满天为方笑武安排好的一条道路,只因方笑武一直没有拆阅书信,所以导致他错过了这个机会。

  换句话说,方笑武当初要是直接看了书信,就算千山万水,他也会来到京城,进入天下第一武道学院修炼,不过那么一来的话,方笑武的命运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奇怪。”萧别离望了望方笑武,说道:“你离开飞羽宗也就两三年的时间,修为怎么会提升得这么快?以你现在的修为,就算进了武道学院,也不可能当学生,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不会是来参加武道大会吧?”

  方笑武默默地将拆阅过的书信收好,想了想,说道:“不瞒前辈,晚辈这次到京城来,是想找一个名叫天门楼的地方。”

  “天门楼?”萧别离略微诧异的道。

  “对。”

  “奇怪,我在京城住了将近百年,对京城了解甚深,但还是第一次听说天门楼这个地方,你不会找错地方了吧?”

  “应该不会。”

  闻言,萧别离沉思片刻,说道:“既然你说不会,那就自己慢慢找吧。我还有事,就不跟你说了。”

  方笑武不敢留他,说道:“前辈走好。”

  心里却在想:“这家伙真是奇怪,带着苏红袖来洛伽山干什么?他不是应该把苏红袖带去萧家吗?只要苏红袖身在萧家,即便是魔教和圣宫的人,也不敢找上门去啊。”

  苏红袖(黑衣人)一直静静地听着,并未出声,此时看到萧别离与方笑武告辞,仍旧是跟着萧别离上路,只是在临去之前,像是透过面纱,颇为怪异的看了方笑武几眼。

  方笑武虽然看不到苏红袖的面容,但能感觉到苏红袖曾经看过自己,心想这个丫头也算是有本事了,登州到京城路途遥远,不知她是如何躲开丑和尚等人的捉拿,跑到京城来的。

  等萧别离和苏红袖沿着左边那条道路走得消失不见后,高铁柱才说道:“公子爷,这两个人是谁?”

  于是,方笑武就把昨天遇到的事说了。

  高铁柱倒还罢了,那三个晶族修士听到萧别离是萧家的人之后,无不变色。

  “公子,那指环门远在登州,我们三人并不清楚,但萧家乃京城第一世家,四大世家之首,冠绝天下,丑和尚一伙竟敢与萧别离作对,难道他们的来头也很大?”一个晶族修士道。

  方笑武道:“能与萧别离作对的势力,自是非同小可,不过我更想知道指环门是不是已经被踏平了,丑和尚那些人为什么要对付指环门,苏红袖又拿着什么宝物,连绝世强者也不放过她。”

  “公子爷……”高铁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铁柱,难道你知道?”方笑武道。

  “我听老和尚说过,指环门虽然只是登州的势力之一,但这个门派有一宝物,叫做万象指环,极为厉害,戴上之后,可发出一种万象神力,绝顶高手也会为之所伤。

  只不过,这个万象指环自从第一代指环门门主可以随便戴上之外,后世门主无论修为多高,一旦戴上此指环,虽可发强大之力,但三日之后,必死无疑。”

  听了这番话,方笑武感叹地道:“原来如此。我说丑和尚一伙为什么要对付指环门,却是为了这个万象指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看来古往今来,都是一样的道理啊。”

  正说到这里,忽见一个中年僧人从天音寺的方向走了过来,脚步如风,很快就来近了。

  那中年僧人走出门楼,朝方笑武等人双手一合:“阿弥陀佛,五位施主是来本寺烧香拜佛的么?”

  方笑武本来就有进入天音寺打探天门楼的意思,难得这个中年僧人出来询问,便趁机说道:“大师说对了,我等正是来贵寺礼佛的,还望大师行个方便。”:“原来如此。我说丑和尚一伙为什么要对付指环门,却是为了这个万象指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看来古往今来,都是一样的道理啊。”

  正说到这里,忽见一个中年僧人从天音寺的方向走了过来,脚步如风,很快就来近了。

  那中年僧人走出门楼,朝方笑武等人双手一合:“阿弥陀佛,五位施主是来本寺烧香拜佛的么?”

  方笑武本来就有进入天音寺打探天门楼的意思,难得这个中年僧人出来询问,便趁机说道:“大师说对了,我等正是来贵寺礼佛的,还望大师行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