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62章 洛伽天音寺
  方笑武曾经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修炼到武道巅峰之境,然后破碎虚空,成为真仙,或许就能找到回家的法子,但随着在元武大陆呆的时间越久,他越觉得这件事十分困难。

  不是说他的想法属于空想,没法子做到。

  而是因为,想要回家的话,就得先弄明白他为什么会穿越到元武大陆,是通过什么途径穿越的,如果连这个最基本的问题都弄不清楚,本事再大,又有何用?

  “是不是被吓着了?”走在前方的乔北冥呵呵一笑,说道:“这九回仙洞因为太强,所以从古至今,没几个人敢进去,早已不属于人力的范围之内。第四座山叫八虎山。”

  “八虎山?”方笑武觉得这个名字有些古怪。

  “很奇怪吧?”乔北冥道:“我第一次听说这座山的时候,也很奇怪。此山位于京城西北,传说是八只天虎所化。很早以前,八虎山就是修士们最喜欢霸占的地方,斗来斗去,现在的八虎山盘踞了八个高手,底下有几千个修士,乃京中一大势力,没有必要的话,连四大世家也不会去招惹。”

  “那第五座山呢?”方笑武问道。

  “第五座山名叫悬浮山。”乔北冥越说越来劲,侃侃而谈,“此山悬浮半空,距离地面约莫百丈,因有万丈之高,所以又叫万丈山。此山有个怪异之处,凡是进入其间的人,哪怕是武道巅峰级的高手,也会陷入某种力量之中,对于修真之人来说,可谓绝地。”

  方笑武想了想,道:“照你这么说,无论是谁进了悬浮山,都会变得一样了?”

  乔北冥道:“可以这么说。”

  方笑武道:“那洛伽山呢?”

  乔北冥道:“洛伽山号称京城第六山,山中有一座寺院,名叫天音寺。此寺与达摩寺颇有渊源,被视为达摩寺的下院,但具体情况如何,却不被外人所知。

  你要找天门楼,可以去洛伽山。万一你找不到天门楼,十天之后,你再来找我,我再给你指点迷津。”

  方笑武见乔北冥说到这里,速度突然加快,一瞬之间,就去了三百丈之外,急忙追了百丈,叫道:“喂,我真要找不到天门楼的话,该到什么地方找你?”

  “就是你我相遇之地。”

  话声中,乔北冥越去越远,早已身在五里之外。

  方笑武追了三里之后,没再追下去,而是顺着原路返回。

  半个时辰后,方笑武一路打听,终于回到了所住的客栈。

  除天目四郎之外,高铁柱四人早已回转,看到方笑武安然回来,便都放了心。

  至于天目四郎,第一,他不是自己人,第二,他修为那么高,真要为他担心的话,还不如担心自己。

  当晚,天目四郎没有回来,直到第二天清早,天目四郎才面色略显疲惫的回来了。

  方笑武带着高铁柱四人正要出门,见天目四郎回来,不由问道:“你昨晚在哪过夜的?”

  天目四郎怪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是休息过的人吗?”

  方笑武诧道:“你修为那么高,就算一夜未睡,也不可能面露疲惫之色,难道你……”

  “别说了,那天门楼还是你们自己去找吧,我得休息半天。”说完,天目四郎就走了。

  高铁柱目送天目四郎走后,低声说道:“公子爷,这人来历可疑,又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不如趁他不在身边,我们就此离开吧。”

  方笑武道:“他修为远远在我们之上,除非是我们现在就回去,否则想躲也很难躲,目前只能顺其自然,走一步算一步。”

  当下,五人出了客栈,跟人稍微打听了一下,便知道洛伽山位于何处,就往洛伽山去了。

  洛伽山是京城一座较为知名的大山,但它是不是排名第六,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对于京城的人来说,给大山排名,那是一件很无聊的事。

  乔北冥将洛伽山排在第六,那是他的一家之言,根本就算不得数。

  方笑武五人到了洛伽山外的时候,已经是当天中午。

  此山确实很大,峰峦诸多,绵延起伏,少说也有六十余座。

  内中一座尤为巨大,澳门赌博网站:因为位于北部,所以干脆叫做北山。

  北山高达三千余丈,登顶而望,可观云海,而穿过山间白云,隐约可见山中有一座禅寺,正是天音寺。

  天音寺存在的时间远比大武王朝还要早,只是此寺几千年以前,僧人极少,最旺盛的时候,也就数百人而已。

  而现在,天音寺不但规模宏大,且弟子之多,早已超过三千之数。

  有人把天音寺当做是京城的一大修真势力,因为它与达摩寺颇有渊源,寺内僧人无不精通武学,但天音寺的僧人却不这么认为,所以洛伽山除了天音寺所在的北山外,其余地方人人可去。

  当然,这不是说北山拒绝外人,而是真要进入北山的话,天音寺的僧人出于自身考虑,自是不会任由外人胡来,什么地方可去,什么地方不可去,早有规划。

  方笑武五人由北而来,进入山中不久,就来到了北山之外。

  远远望去,便看到了一座巨大的门楼,上写“天音寺”三个大字,气派庄严。

  门楼之外,左右各有一条道路,蜿蜒伸向大山之内,不知多长,却是通往别处的通道,若不是为了拜访天音寺而来,来到此处之后,想左想右,随便选择。

  方笑武与天音寺的掌门人毫无交情,甚至连寺内的一个僧人都不认识,不可能说进去就进去。

  所以,他走到这里之后,便站在门楼之下,一直在思考要不要进入天音寺烧香拜佛,顺便打听一下天门楼。

  就在此时,通往天音寺的道路上走来了两个人,一穿青衣,一穿黑衣,正是萧别离和苏红袖。

  方笑武见到他们两个,很是意外。

  而萧别离和苏红袖见到方笑武,也颇为惊奇。

  方笑武本来想跟两人打声招呼,毕竟大家都不是第一次见面,而是第二次相遇,但是,他一看到萧别离脸上带着对他表示怀疑的神色,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决定等等再说。情,甚至连寺内的一个僧人都不认识,不可能说进去就进去。

  所以,他走到这里之后,便站在门楼之下,一直在思考要不要进入天音寺烧香拜佛,顺便打听一下天门楼。

  就在此时,通往天音寺的道路上走来了两个人,一穿青衣,一穿黑衣,正是萧别离和苏红袖。

  方笑武见到他们两个,很是意外。

  而萧别离和苏红袖见到方笑武,也颇为惊奇。

  方笑武本来想跟两人打声招呼,毕竟大家都不是第一次见面,而是第二次相遇,但是,他一看到萧别离脸上带着对他表示怀疑的神色,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决定等等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