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60章 赏金猎人
  (全文阅读)

  枯瘦男修自认修为高深,澳门赌博网站:绝不在萧别离之下,但在被萧别离震退后,饶他定力超人,面上也不禁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慢着!”枯瘦男修知道萧别离一旦占了上风,接下来就要大打出手,急忙叫道:“老夫有话要说。”

  “说。”

  萧别离浑身透出强大的气势,本来不逼人的目光,此时却犹如两个小太阳,灼灼夺人。

  枯瘦男修道:“萧别离,事到如今,老夫不得不郑重的问你一句,你当真要管这件事?”

  “废话。”

  “好,那我们走着瞧,你会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走!”

  枯瘦男修说完,冷冷地瞪了一眼萧别离,向后飞退出去,破空一闪之下,瞬间消失。

  差不多就在同时,丑和尚腾空跃起,化作一道电光远去,跟着也消失在天边。

  这两人刚一走,乔北冥就充满了好奇的问道:“小丫头,你们指环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黑衣人淡淡地道:“这不关你的事。”

  乔北冥叫道:“你这丫头也真是的,刚才要不是我,你早就被丑和尚抓走了,我现在好心问你,你却说出这种伤人的话来,真是好心没好报,早知道这样,我就……”

  “咚”一声,黑衣人衣袖抖了抖,一锭金子飞出,稳稳地落在了桌上,说道:“你这老怪亦正亦邪,我招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么?萧前辈,我跟你走。”

  “好。”

  萧别离根本就没有回头,往前而去。

  黑衣人追了上去,跟在萧别离的身后。

  不多一会,两人渐行渐远,终至消失在大道的尽头处。

  这当儿,那老道站起身来,往桌上丢了一块碎银子,分明就是酒足饭饱,打算结账离开酒馆。

  方笑武见他要走,忙道:“道长且慢。”

  那老道面上一怔,问道:“小兄弟,你有事?”

  方笑武点了点头,说道:“在下想跟道长打听一件事。”

  那老道笑了笑,说道:“何事?”

  “不知道长可曾听说过天门楼这处地方?”方笑武道,心想这个老道看上去平易近人,就算他不知道天门楼,那这次也算是与他认识,今后若还能相见,那就是一回生二回熟了。

  乔北冥本来已经将头埋在了桌上,继续睡自己的大觉,突然听到方笑武问起“天门楼”,心头为之惊讶。

  但是他性格怪癖,乃当世七大“怪俢”之一,明知道“天门楼”是什么,却仍是不动声色。

  而此时,那老道已经对方笑武笑道:“小兄弟,你要找天门楼吗?”

  方笑武正要开口,忽听乔北冥咳嗽了一声,嘀嘀咕咕的道:“狗东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你吃饱了就快走,别打扰我休息,今天我心情好,不打算杀狗,算你运气。”

  那老道闻言,面色苍白,急忙转身跑了出去,连身法也不敢施展。

  方笑武愣了愣,心想难道是我看走眼了,这老道不是什么好人?

  他狐疑的看了一眼乔北冥的身影,暗忖:“听苏红袖说,这老怪物亦正亦邪,我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免得惹祸上身,自找没趣。”

  想罢,就结了账,走出酒馆,继续探寻天门楼的消息。

  到了黄昏,方笑武转来转去,依旧一无所获,不知怎么地,又来到了那家酒馆门前。

  方笑武朝里瞧了瞧,发现乔北冥仍然伏桌大睡,伙计也不管他,就像这家酒馆是他开的一样。

  方笑武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大步走进酒馆。

  与中午一样,方笑武要了几个小菜和一壶热酒,慢慢吃喝,时不时的看一眼乔北冥,倒要看他能睡到什么时候。

  掌灯时分,酒馆大厅亮起灯光,明如白昼。

  方笑武的胃口本来就大,不吃则已,一旦吃了,就有点停不下来,吃到现在,已经吃了差不多八个人的份量。

  伙计见方笑武如此能吃,一方面称奇,另一面却是暗中高兴。

  因为方笑武吃得越多,说明方笑武的胃口很好,说不定一高兴,打赏他的小钱就多了。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外边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方笑武观察了乔北冥不下十八回,见这个老怪物就跟死人似的,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不由想道:“这老家伙是真睡还是假睡?如果是真睡,那也太奇葩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挂起了一道阴测测的冷风,伴随着两声奸笑,厅中多了两道人影。

  一个高高瘦瘦,跟竹竿没什么区别,手里拿着一根哭丧棒。

  另一个矮矮胖胖,少说也有两百斤,就跟一坨肉似的,手里也是拿着一根哭丧棒。

  “是他吗?”那矮胖修士问道。

  “让我看看。”那高瘦修士拿出一张纸来,盯着纸上看了一下,点头道:“就是他。”

  “好,让我来。”那矮胖修士举起手中的哭丧棒,叫道:“方笑武,你知道老夫是谁吗?”

  方笑武见这两人来的鬼祟,本就怀疑者他们是来找自己麻烦的,此时听到矮胖修士叫出自己的名字,便站了起来,睇了对方一眼,摇头道:“不知道。”

  “今日就让你死个明白,我们两人是鼎鼎大名的阴司双煞,身份是赏金猎人,你的人头价值五亿,跟我们走吧。”

  “五亿?不是两亿四千万吗?”

  “那是一年前的价格,现在你的人头价值五亿,乖乖地跟我们走,我们会给你一个痛快,若不听话,先叫你身不如死,然后再割下你的脑袋。”

  闻言,方笑武笑了笑,嘲讽道:“你们拿什么割我的人头?就凭你们手中的哭丧棒?”

  “找死!”

  那高瘦修士明明瘦的就跟皮包骨似的,但吼起来连酒馆都差点倒塌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瞬息之间,高瘦修士施展瞬移**,逼近方笑武,手起棒落,打在了方笑武的脑袋上。

  “喀嚓”一声,哭丧棒不但没有伤到方笑武,反而被震断了,感觉就跟普通的棒子没多大区别。

  高瘦修士大吃一惊,知道自己低估了方笑武的实力,正要抽身后退。

  就在此时,方笑武出手如电,一指点在了高瘦修士的胸口上,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

  高瘦修士嘴角喷血,向后连退七步,砰一声,倒在了地上,连方笑武一招都抵挡不住,就半死不活了。你一个痛快,若不听话,先叫你身不如死,然后再割下你的脑袋。”

  闻言,方笑武笑了笑,嘲讽道:“你们拿什么割我的人头?就凭你们手中的哭丧棒?”

  “找死!”

  那高瘦修士明明瘦的就跟皮包骨似的,但吼起来连酒馆都差点倒塌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瞬息之间,高瘦修士施展瞬移**,逼近方笑武,手起棒落,打在了方笑武的脑袋上。

  “喀嚓”一声,哭丧棒不但没有伤到方笑武,反而被震断了,感觉就跟普通的棒子没多大区别。

  高瘦修士大吃一惊,知道自己低估了方笑武的实力,正要抽身后退。

  就在此时,方笑武出手如电,一指点在了高瘦修士的胸口上,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

  高瘦修士嘴角喷血,向后连退七步,砰一声,倒在了地上,连方笑武一招都抵挡不住,就半死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