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58章 高手驾到
  (全文阅读)

  那老道进了酒馆后,跟方笑武一样,也是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一壶热酒,慢慢地吃喝起来,颇为悠闲。

  方笑武看了看老道,张嘴欲言,打算向对方打听一下天门楼,但就在这时,酒馆大门外突然多了一个人。

  那人身材略胖,个子挺高,头顶一片光亮,貌似一个僧人。

  只是此人相貌丑陋,加之目中带着一股煞气,所以任谁见了,除非是非要和他过不去,否则谁也不会多看他两眼,以免得罪他。

  那僧人一进酒馆,就大声嚷嚷,要伙计快拿大鱼大肉来吃。

  伙计早已看出这个僧人不是等闲之辈,一点也不敢怠慢,没几下的功夫,就端来了大鱼大肉,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方笑武暗中观察僧人,发现这个家伙的修为竟然不在那个老道之下,心头暗暗叫怪。

  今天是什么日子?

  往日没有遇到入圣境的武圣,现在连遇两人,莫非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不成?

  方笑武本来是想和那个老道打一声招呼,但他看到那个僧人吃得甚是难看,所以就没有出声,打算等这家伙吃完走了以后,再向那个老道打听天门楼的消息也不迟,因为老道吃得很慢,一时半会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过了片刻,那僧人吃了大半酒食,不知是故意还是吃得太过痛快,通的一声,猛然放了一个大屁。

  俗话说,响屁不臭,臭屁不响。

  但是,这僧人的响屁不但奇臭无比,而且威力十足,将屁股底下的板凳从中震断,发出喀嚓一声巨响。

  没等方笑武和那个老道士做出反应,只见早在方笑武来到之前,已在酒馆里的坐着的那两个食客中的一位,乃是个趴桌而睡,头发花白的老头,随手往桌上一抓,拿到了一根筷子。

  咻!

  老头屈指一弹,将筷子当作弹珠,瞬息弹飞出去,去势如电,朝着僧人飞了过去。

  那僧人挥掌一拍,本打算将筷子拍碎,但筷子不但来势快得吓人,其上还布满了怪异的气息,竟是没有被僧人发出的劈空元力挡住,反而以势如破竹之势继续前行。

  僧人吓了一跳,急忙抽身避开,筷子却是已经贴身飞过,绑的一声,撞在了大厅内的一根柱子上。

  尔后,筷身犹如弯弓似的弯曲,发出嘶的一声,倒射回来。

  那僧人自认修为不凡,实力强悍,方才躲避筷子已经颇为丢脸,此刻再躲一次的话,等于是自降身份。

  是以,他并没有闪避,而是运足所有元力,凝聚于手指,猛地向外一弹,打算将筷子弹得粉碎,让出筷之人知道他也不是好惹的。

  裆!

  那僧人的手指犹如弹在了一件金属之上,不但没有弹碎筷子,反而被筷子所伤,鲜血直流。

  瞬息之间,那僧人已经避开筷子,让筷子飞回那个老头的手中,只是那个老头仍是趴在桌上,连面都没有露一下,仅以两根手指夹住了筷子,像是在嘲笑僧人的无能。

  方笑武见了,不觉十分意外。

  他之前进来的时候,也曾观察过这个不知道长相的老头,但他看来看去,却没有看出老头的修为有多高,还以为是个普通老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老头居然会是个顶尖高手。

  方笑武知道老头是个高手之后,便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角落里的另外一个食客。

  那位食客一身黑衣,体型略瘦,头上戴着一顶特制的斗笠,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黑纱遮挡边缘,澳门赌博网站:目力再强之人,也没有办法穿透进去看到他的样子。

  这黑衣人从头到脚虽是男子装束,胸前看去也是一马平川,但方笑武早非从前,不会雌雄难辨,隐隐觉得黑衣人不是男人,而是女子。

  此时,黑衣人一手藏在袖子里,另外一只手却放在桌上,像是要动手,但因为那老头已经抢在她的前面出手,所以就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方笑武观察入微,心想:“难道那个丑陋的和尚真正要找的人不是老头,而是这个黑衣人?只是那老头多管闲事,无意之中,却是帮了黑衣人一个忙。”

  “你……你是什么人?”

  那僧人虽是运功止住了鲜血,但受伤的手指仍然没有半点感觉,像是已经麻木了,又惊又怒的道。

  那老头叽叽一笑,将头从桌上抬起来,望着僧人笑道:“你看我是什么人?”

  “乔北冥!”

  那僧人看清老头的长相之后,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知道自己输得一点都不冤。

  怪只怪自己太过自大,没有事先摸清酒馆之中还有这等人物,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随便放屁了。

  “丑和尚,你既然知道我是谁,还不快走?难道真要让我揍你一顿,你才开心。”

  “乔……乔兄,贫僧无意和你为敌,希望你不要插手这件事。”

  “什么事?”

  “贫僧要找的人是她。”丑和尚伸手指了指那个黑衣人,冷冷地道:“苏丫头,你就算逃到天边,也没人可以救得了你,乖乖地跟我走,我不伤你就是。”

  那黑衣人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丑和尚大怒,另一只手缓缓抬了起来。

  乔北冥双眼朝上一翻,说道:“丑和尚,人家小姑娘不吭声,自然就是不愿意跟你走,你怎么说也是个高级武圣,真想对人家用强不成?”

  丑和尚道:“乔兄,你有所不知,这个丫头不是等闲之辈,她……”

  话未说完,忽见一个青衣男子大步走进酒馆。

  但见此人虎背熊腰,器宇不凡,看上去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双目颇有神光,却不逼人,也不知是何方神圣。

  “谁是苏红袖?”青衣男子目光一扫,开口问道。

  “你是何人?”丑和尚侧身盯着青衣男子,眼神极为忌惮。

  “你没资格问。”青衣男子道。

  “哼,我丑和尚虽非绝世强者,但也绝不是一般的武圣,你这……”

  “出去!”

  话音未落,青衣男子陡然伸手一抓,恰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电光石火间,不知是怎么回事,丑和尚忽觉胳膊一麻,人已被带出了酒馆,竟在青衣男子面前竟然毫无还手之力,青衣男子若要杀他,也就一举手一投足的事儿。衣男子大步走进酒馆。

  但见此人虎背熊腰,器宇不凡,看上去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双目颇有神光,却不逼人,也不知是何方神圣。

  “谁是苏红袖?”青衣男子目光一扫,开口问道。

  “你是何人?”丑和尚侧身盯着青衣男子,眼神极为忌惮。

  “你没资格问。”青衣男子道。

  “哼,我丑和尚虽非绝世强者,但也绝不是一般的武圣,你这……”

  “出去!”

  话音未落,青衣男子陡然伸手一抓,恰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电光石火间,不知是怎么回事,丑和尚忽觉胳膊一麻,人已被带出了酒馆,竟在青衣男子面前竟然毫无还手之力,青衣男子若要杀他,也就一举手一投足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