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溜圆的漩涡 > 第十二章 恨水北流(四)
  湘江医学院礼堂坐满了人。校长在74级毕业典礼上讲话完毕全场鼓掌,他双手示意大家停停:

  “同学们,我的话讲完了,现在讲个故事。同学们,你们就要奔赴救死扶伤的医疗第一线,希望你们听了得到启发。祝你们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一路顺利!你们很年轻,未来是属于你们的。我知道有这样一个大学生,在学校里是学生会主席——”尹天娇听到“学生会主席”这五个字时,脑子嗡的一声就像炸开了,她注意听下去:

  “他毕业才一个月,就当上了大学*委会副主任。”——这说的不就是王金龙吗?尹天娇紧张起来,她心脏怦怦直跳,她坚持听下去:

  “现已查明:这个人在做学生会工作时就多次涂改发票,贪污公款。还有,他竟然在乘火车时偷走软卧车厢的纯毛毛毯。更让人难以启齿的是,他居然在汽车站捡拾那些别人丢弃的公共汽车票回来报销!看看,这是什么品质?这不是给我们莘莘学子丢脸吗?”说到这里,校长非常生气地加重了语气:“尤其令人气愤的是,就是这样的人,他投机取巧公然钻进了学校高层领导班子,这不是给我们**员、给我们教育战线抹黑吗?!

  是我们党英明,一举粉碎了“*人帮”。幸好发现及时,将这个人揪了出来,撤消了他的一切职务。同学们,人生的路上要走好啊!”

  尹天娇早就坐不住了!校长说的这个人,怎么这么像他呀?他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呢?她把校长说的这个学生会主席与王金龙联系起来分析越看越像——是他——一定是他!——正是这个王金龙,这两年来一直在疯狂地追她!她为自己没有看清王金龙的本来面目感到非常痛苦,她低着的头越来越低几乎碰到了膝盖,她恨不得有条地缝钻进去!她两手托住面颊,泪水不住地往外涌!最后她终于没能坚持到散会,低着头匆匆出了礼堂。

  闻天语察觉尹天娇情况异常也跟了出来,在她身后不停地喊:“小尹,小尹,你等等!”

  尹天娇站在那里,闻天语上前两步说:“小尹你怎么哪?你给我说说,我会害你吗?三年了,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我知道你肯定遇到了困难,没有什么不得了的,都会过去的,时间会化解一切的。”

  尹天娇边上楼边对闻天语说:“班长,我也不瞒你了。刚才校长说的那个学生会主席,很可能就是那年在爱晚亭你见过的那个王金龙。就是他,这两年一直在疯狂地追我。真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

  “小尹,这不是你的错。你这么漂亮,各方面这么优秀,自然有人不择手段来接近你,来追你。”闻天语没说完,尹天娇脸绯红了,低着头说:“班长你说什么呀!”

  “不是吗?再说,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也是爱你心切,他也没欺负你。你想开些,可不要胡乱想呀!你还这么年轻,以后可以从头再来。谁会一下子就把什么事情都做好呢?”

  尹天娇没想到闻天语听了这话不但没多心,也没怨她,而且也没说王金龙坏话贬低他。他还这样劝自己,理解自己,她心里立刻好受了许多:“唉!看上去好好的人,怎么会这样?——班长,你买上54次特快了吗?”

  “买上了,明天我们一块儿上车!”

  “嗯,明天终于要离开这个地方了。”尹天娇心事重重地摇了摇头,“长沙呀长沙,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小尹,你别难过了,万事总会有个说法儿。我们来长沙主要目的是学习医学知识,现在我们学成毕业,这个目的已经达到。就是说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还能说我们收获不大吗?还能不感谢长沙吗?感谢长沙!感谢长沙!衷心地感谢长沙!”闻天语有些激动,他突地又压低声音说道,“小尹,怎么说长沙?只能说长沙好哇,是长沙让我们成了同学,是长沙使我们成了战友。如果我们不是在这里相会,今生我们谁认识谁呢?”

  “班长你真会说话,你这样说让我很开心。你说的是真的,我们任务都完成了,而且完成的非常好。正像你说的,我们成了同学,我们成了朋友,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收获真的很大。如果没有长沙的这次经历,我们谁认识谁呢?做梦也做不到大家呀!我也感谢长沙!感谢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还有班长你的鼓励!”

  “别感谢我呀!我们是同学,是战友,是朋友。我们有缘相聚长沙,这真是三生有幸,我是非常珍惜的。”闻天语笑着说。

  “我也非常珍惜这段时光,如果将来再有缘,我希望和同学们再相会。”天娇说完,闻天语忙道:“会有的,会有的。同学之间的友谊是最真挚的了,只要真诚,石头也会开出花来。”

  “班长你就是诗人,你说的话总带有诗意。”尹天娇被他推心置腹的话打动,她侧脸看了眼闻天语。闻天语听着天娇夸赞的话心里也很满足,但嘴里却说:“什么诗人?我就是胡诌。想到哪写到哪,成了成,成不了算,反正也不给它饭吃。”

  他俩说着话已来到三楼,两人站在那里觉得话犹未尽。突然,楼下大队人马的脚步声、喧闹声传上楼来,提示着毕业典礼大会已经结束,同学们都回来了,闻天语说:“他们回来了,你回去洗把脸,不要让他们看出来。小尹,开心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明天我们一起北上!”

  “好的,谢谢班长!我上去了,明天我们一起上路!”尹天娇一边向4楼走去,一边回头对闻天语摆了摆手。

  长沙火车站钟楼上的冲天火炬日夜不灭地“燃烧”着,尹天娇闻天语一行来到了车站月台上。来送行的何艺芳又穿上了那身新娘装,她妹妹艺婷穿着一身蔚蓝色小翻领短袖的确良套裙,黑色皮鞋。姐妹俩正和闻天语说话。

  这时,一个男人从候车室走过来。尹天娇正与张小娜说话,她一眼便认出那是王金龙。昨天听了校长的讲话,天娇自尊心受了极大的伤害。她一夜没睡着,决心不再理他。她盼着王金龙别来——但他还是出现了。

  此刻,天娇她有些担心,由担心到害怕。她来到闻天语跟前,向他示意王金龙来了。闻天语看了一眼王金龙说:“他是好意来送你,也没拿什么凶器,你紧张什么?看看他要说什么再说。”

  王金龙来到跟前,他也认出了站在天娇身旁的闻天语,两人相互点了下头。尹天娇按闻天语的话跟着王金龙去了一边,没等王金龙开口,尹天娇就忍不住说道:

  “小王你知道吗?就在昨天,昨天从校长毕业典礼的讲话中,我终于知道了你的全部情况。你你——你怎么能这样?”尹天娇几句话出口便气得语无伦次,“你,你,原来你是个伪君子——小人!你也太不像话了,竟然拿走卧铺车厢的毛毯!——还有什么?——捡——捡车——”那个“票”字到了她的舌头尖也没说出来,“哎呀——你让我都难以启齿!你一个堂堂五尺男儿,一个**员,一个学生干部,你——你——你居然做出那些不可理喻之事!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让我感到羞耻,让我非常失望,难受死了,我永远不要见到你!”

  这时火车已经进站,闻天语何艺芳他们只见尹天娇激动地对着王金龙说着什么。说完她转身快步走了过来,脸色涨得非常难看,仍然怒火冲冲地喘着粗气,也不和大家招呼便匆匆地上了火车。

  王金龙耷拉着脑袋呆若木鸡地傻站在那里,时间没给他解释的机会——即便是让他解释他能说什么呢?他能说交朋友需要钱、拉关系需要钱,甚至为了感动心上人编点故事,骗人说父亲治病需要钱等等,就可以不要廉耻了吗?

  王金龙眼见着北去的列车徐徐启动,只听着“呜——”的一声长鸣,一瞬间的功夫,火车便消失在了前方——

  王金龙是怎么来到湘江五一大桥的他自己也不清楚。他想步行回学校吗?应该是,那大桥正是回校的必经之路。可当他垂着头慢慢走到大桥中段橘子洲时却停下了脚步。少顷,他转身回走。怎么?他要回家吗?也许是,他的家就在江东。

  然而,王金龙在湘江主干流的地方停了下来。他站在大桥栏杆旁,澳门赌博网站:怎么?他还有心思观赏湘江风景吗?——这次你猜错了!

  王金龙望望多么熟悉的岳麓山,望着奔腾北去的湘江水,感到生活对他已失去了意义。他在想:山成必有谷,谷落自成峰。看样子,随着***的离去,中国又一个时代开始了。不然,我王金龙今天甚至干得比当年还好,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全不是了呢?自己人生起落的变化原以为是努力的结果,然而现在看来,似乎与努力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倒是与时代的变迁而环环相连,息息相关,难道不是吗?

  他在想:中国的大江大河都一顺地流向东方,为什么你湘江水要倔强地向北而去呢?这就是我王金龙奋斗八年的汗水、正如这北去的湘江水一样付之北流了吗?中国只有那长江黄河奔向东方才会有到达大海的希望,你湘江水流入的是那个小小的洞庭湖,你还能有哪家子希望?

  ——天哪!我究竟怎么了?就连尹天娇也说你是小人,是伪君子,为你感到羞耻!希望你永远消失在她的视线里!王金龙呀王金龙——谁还在乎你王金龙呢?!

  妈妈,只有妈妈。可是哪有脸再去见妈妈?!她为你费尽了心血,你却让她伤透了心。她哪里知道你的事情?如果知道了,她也会为你羞愧的。

  我怎么了?我当初是怎么了?王金龙想到这里胸闷如铅,全身无力,头脑发晕,眼前发黑;冲着那奔腾北去的湘江水,他闭上双眼纵身一越跳了下去

  正是:

  情投意合让你狂,来鸿去燕苦奔忙;

  情天恨海叹古今,往者来者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