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68章 掐上了
  答应的这么快?高进山狐疑地看着他们俩,澳门赌博网站:“你们俩是不是没憋着好屁啊!”

  “跟着红缨玩儿,他们能干什么坏事。”战常胜出声道。

  “我都忘了这茬了。”高进山看着战常胜道,“老战就麻烦弟妹了。”

  “麻烦什么?一个羊是放,三个羊也是放。”战常胜看着他们道。

  “战叔叔还没到了吗?”高建国着急地问道。

  “顺着这条路上去,有个月亮门,进去就是我家了。”战常胜给俩孩子指着路道。

  “知道了。”高建国和双庆俩人撒欢就朝上面跑去。

  俩孩子一走,高进山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战常胜道,“我说老战你可够能干的,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这肩花可变成两毛四了。你们的事情全军都通报了,给我说说具体的。我要听当事人的。”激动地说道,“快说说。”

  战常胜就把事情始末说了一遍。

  高进山听的那个羡慕,“我要是能早点儿来就好了。”

  “行了,别灰心,既然到了一线,有你立功表现的机会。”战常胜鼓励地说道。

  “这倒是!我准备好好的干他一场。”高进山撸起袖子来道。

  “对了,景海林也在这儿。”战常胜慢悠悠的边走边说道。

  “什么?”高进山惊讶道,“这还是真是走到哪儿都能碰见熟人。”好奇地问道,“他来这里改造的。”

  ‘改造?’战常胜闻言幽深的双眸划过一抹亮光,有些话还是说清楚的好,“景海林是这边新成立的研究部的头儿。说是研究部,其实研究啥啊!啥都没有,就他一个人儿,光杆司令,所以d委会就决定,所以现在就干着修理的事情。”

  战常胜将景海林现状说明了一下,“他呢!现在修理与改造那些精密仪器,为咱的大军舰服务。”冠冕堂皇地说道,“当然在我们的监督下。”

  “啊啊!”高进山惊讶地说道,这实在太离奇了。

  &*&

  “景博达你怎么在这儿?”高建国进了月亮门就看见院子里戴着草帽在蔬菜上捉虫的景博达道。

  “高建国应该我问你你怎么在这儿?”景博达直起身子看着他道。

  “是我先问你的?”高建国鼓着腮帮子质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景博达轻哼一声道。

  “你们这么快就来了。”红缨从厨房出来道。

  丁海杏和红缨正在厨房里忙活,丁海杏听见院子里的声音,于是让红缨出来看看。

  “红缨,他为什么在这儿?”高建国气愤地指着景博达道,“还在你家的院子里。”

  “博达也住在这里啊!这也是他家的院子,他就住在对门。”红缨指着景家的房子道。

  “啊!你们又住门对门的住。”高建国心里不忿道,“你凭什么住在红缨家的对面,你有什么资格?”

  “你这话说的?他怎么没资格了。”红缨也生气道,“这是组织分配给人家的房子,怎么就不能住了,你这人莫名其妙,好没道理。人家博达又没有招惹你。”

  “你被他给带坏了。”高建国急地跺着脚,果然没有他看着,红缨又被景博达那混小子给拐跑了。

  “这哪儿跟哪儿啊!”红缨轻笑道,“你们也别光傻站着,想早点儿吃饭的话,给我进厨房帮忙。”干脆给他们找点儿事做,省得盯着景博达。

  真是一见面,就又掐上了。

  高建国和双庆闻言,立马屁颠屁颠儿的跟着红缨进了厨房。

  吃饱了,在收拾景博达。

  高建国和双庆一进去就丁姨、丁姨的叫个不停,亲热着呢!

  眼睛不停地瞥向炉灶上,闻言浓郁的香味儿,打听着做的什么好吃的。

  “都是你们爱吃的。”丁海杏温柔地看着他们俩道,“今儿有几道菜掌厨的可是我们红缨哦!我在这里只是指导。”

  “那我可要好好的品尝一下。”高建国闻言高兴地说道,双眸都笑如月牙一般。

  “这是沧溟吧!好像又吃胖了。”高双庆看着丁海杏怀里的小家伙道。

  “啊啊……”小沧溟看着他们俩人挥挥手,看着着实激动。

  “他还认识我们耶!”高建国惊讶地说道。

  “才分开没多久,当然记得你们了。”丁海杏笑道。

  “好了,打完招呼了,现在帮忙剥葱、剥蒜。”红缨拿着锅铲朝他们挥挥道。

  “哦!”高家兄弟在红缨的淫威下,乖乖的干活。

  &*&

  战常胜与高进山听见孩子们在院子里的吵吵声,等走进月亮门时,院子里已经空荡荡的了。

  两人踏进厨房,高进山就看见自家两儿子,坐在小板凳上剥葱、剥蒜的。

  丁海杏一看见他们进来,抱着儿子从小板凳上起来看着他道,“高大哥,你来了。”

  “是啊!我来跟老战并肩战斗……”高进山高兴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并肩战斗这个词被战常胜给污的,让人不忍直视。

  战常胜若无其事地说道,“我抱着儿子,你赶紧把饭做好了,他们估计都饿坏了。”

  “好!”丁海杏应道,“就差两个凉菜了,马上就好。”

  战常胜抱着小沧溟和高进山一起出了厨房,进了房间。

  两人坐在了沙发上,战常胜看着他道,“要喝水,茶几上有凉白开自己倒,我得抱着这家伙。不然的话又爬得满地都是他了。”

  “行了,我自己来。”高进山拿起茶几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凉白开,咕咚咕咚灌了大半杯,“嗯!这水怎么这么甜,比学校的水好喝多了。”

  “这里的井水,当然好了,要不有了自来水了,家家户户还都挑水吃。”战常胜闻言轻笑道。

  高进山润了润嗓子看着他道,“我虽然不在部队许多年,可我也知道这房子是有讲究的。好歹你现在也是三号,咋就沦落到和他家对门啊!”

  “别提了。”战常胜闻言面色不愉道,“他们将三号院重新刷漆了,结果我怀里这家伙闻不得油漆味儿,进去就给刺激的流眼泪,哇哇的哭。所以我们就搬到这儿住了。”

  “不止这么简单吧!”高进山捶了下他的肩头道,“不老实,跟我还打马虎眼。你跟五号是不是不对付。老实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