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54章 冷静
  丁海杏也知道自己迁怒不对,澳门赌博网站:抬起手背粗鲁地擦了擦眼声音嘶哑道,“我打的你疼不疼。”

  “哎呀!”战常胜夸张地捂着胸口道,“疼死了,你要谋杀亲夫啊!”

  “噗嗤……”丁海杏破涕为笑道,“少耍宝了,我打的是你的后背,又不是你的胸口,而且我根本就没用力。”

  “你等我一下。”战常胜起身下炕,出去打湿了毛巾,“来擦擦,我们好好的谈谈。”

  冰冷的毛巾打敷在脸上,让丁海杏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人也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战常胜看她情绪平静下来,轻声问道,“杏儿你怎么能确定是他呢!”

  当然是看面相看出来的,但是这话不能明说。难怪看解放的面相,明明父母全在,姑姑为什么说他牺牲了,没有见到人不说什么?现在见到决不轻饶了他。

  丁海杏于是道,“我看过他的照片,错不了。”

  这她没有撒谎,当年他和姑姑结婚时,他特意请宣传队照了一张全家大合照,除了丁家人还有他的领导,与媒人。

  还有两个人的合照的结婚照。

  不过那年代的照相水平可真不高,模模糊糊的。

  “可是十多年了,人的变化非常的大。”战常胜理智地分析道,“而且姑姑为什么说他牺牲了。我们不是当事人,有多少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

  “呃……”丁海杏面色不愉,轻哼一声,不自在的别过脸。

  战常胜看着使小性子,可爱的她莞尔一笑道,“战乱年代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岔子啦!误会啦!你不能就这么贸贸然定人家的罪。就是杀人犯,也得给人家申辩的机会。”

  “申什么辩?他就是负心汉。”丁海杏食指戳着他的胸口道,“姑姑为了他守寡十多年,他呢!娇妻美眷,儿女双全的。不是负心汉说什么?”

  “我从来没有提过人家的家事,你咋知道的,我都不知道。”战常胜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她道。

  丁海杏闻言低垂着眼睑,躲避他的视线,“听别人说的。”听那么清楚,那么精明干什么?

  “你听谁说的?”战常胜随口又问道。

  丁海杏找了一个他无从追查的借口,“具体的不知道?去食堂买馒头时听人家私下议论这些大领导呗!”忽然又抬头看着他道,“他们这些人可是全区都在谈论的话题。”

  战常胜闻言点了点头,也对!不过这么大咧咧的议论领导的家事,可真不太好。整肃军纪的事情得尽快提上日程!

  等送走这些大人物,立马开始整顿。

  “有一点我很奇怪,既然牺牲的人活着,姑姑还怎么拿得到抚恤金呢?”战常胜紧皱着眉头疑惑道。

  “原来他的名字叫应铁柱,至于怎么拿到抚恤金,户籍管理混乱,拿到抚恤金就不足为奇了。另一个就是姑姑没有拿到,而骗我们的。”丁海杏仔细琢磨着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如果姑姑骗你们的话,那就是姑姑知道人没死。”战常胜仔细分析道。

  “那他就更该死了。”丁海杏磨着牙,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这个事情你打算怎么办?”战常胜黑眸轻闪看着她问道,晦暗不明地双眸泻出几缕流光道,“应五号?”

  “你还称呼他的官职!”丁海杏闻言立马炸毛道。

  “那我称呼他什么?”战常胜无辜地说道。

  “渣男!”丁海杏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道。

  “杏儿,咱能不能理智一些。”战常胜颇有些无奈地看着他道。

  “你在外面称呼他啥我不管,反正在家里不许。”丁海杏瞪着他道,大有你干不答应试试。

  “好好,用他代替行了吧!”战常胜退而求其次地说道,“我们设想一下,无论姑姑是否知道,你得答应我别贸贸然的去拆穿,破坏了两个家庭。”

  “那就这么便宜了他。”丁海杏不甘心道。

  “杏儿,你我不是当事人。”战常胜倾身上前将她拥在怀里,“你看你说开了,解放知道有爹了,万一跟着他跑了,那姑姑还不伤心死啊!”

  “他敢!”丁海杏立马说道,“如果解放敢抛弃姑姑,投奔他有权有势的爹,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回味过来道,“解放才不会像你说的那样,为了钱权抛弃姑姑。差点儿被你给误导了,男人果然像着男人。”

  战常胜大呼冤枉赶紧说道,“我们先找姑姑求证好不好。”

  “我怕姑姑不说。”丁海杏沮丧地说道,随即又道,“不过我有办法。”忽然抬头看着他道,“明儿借你办公室的电话一用。你不会不答应吧!说我公器私用。”

  “只是我担心接线员听见你们的谈话。”战常胜不由得担心道。

  “这你放心,她们听不懂!”丁海杏有信心道,眸光深沉地看着他道,“现在给你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帮我查查姓应的家庭成员,祖宗十八代都不要放过。”

  “领导吩咐哪儿敢不从,保证完成任务。”战常胜打趣道。

  “去,少嬉皮笑脸的,任务完成不了,小心我家法伺候。”丁海杏捏着手指说道。

  “你要怎么伺候我啊!”战常胜说着将丁海杏压在了身下。

  “干什么?”丁海杏捶着他的肩头道。

  “并肩作战时间。”战常胜幽深的双眸看着她道。

  “没心情。”丁海杏食指戳着他的胸口,没好气地说道。

  “哦!别这样吗?也许酣畅淋漓的打一仗,你心情就好了。”战常胜粗糙的大手在她身上四处作怪道。

  丁海杏翻身上来,压在他的身上,勾唇一笑,如妖精一般媚态十足,热火撩人,“你就不怕我榨干了你。”

  战常胜一脸错愕地看着她,“你可真是什么大胆的话都敢说!不过我喜欢。”说着扣住她的脑袋将她拉下来,以吻封缄。

  经过深入的交流,也不知道谁榨干了谁?反正两个人都不想动弹。

  “气消了。”战常胜从后背将她搂进怀里道,想起这丫头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牙印,得有好多天不能进澡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