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53章 恨
  战常胜闻言有些侧目的看着丁海杏,杏儿的脾气他最是了解,从来没有说话这么刻薄的,尤其是无关紧要之人。

  丁海杏感觉战常胜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察觉自己语气不妥,立马露出尴尬的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道,“可能是我大众脸吧!看着谁都会说见过。”又得体地笑着打招呼道,“你好!”随即又道,“我们不耽误你们的正事了。”

  战常胜尽管心里有疑惑,却神色如常地说道,“好的!”

  目送丁海杏他们离开,战常胜看着有些呆愣地应太行道,“五号。我们走吧!”

  “哦!”应太行回过神儿来道,不自在地说道,“你爱人很面善。”

  这话让战常胜怎么接,今儿奇了怪了,杏儿不对劲儿,眼神这位也神色恍惚的,目光里带着一丝探究。

  应太行察觉自己说话不妥,立即定定心神道,“今儿我们就说到这里吧!明儿再详谈。”

  “好的。”战常胜只得应道,目送应太行离开。

  疾步就朝丁海杏他们追了过去,很快就追上了,“儿子给我。”接过了丁海杏手里的小沧溟了。

  小家伙见爸爸来,急着伸着手要抱抱。

  “你怎么回来了。”丁海杏诧异地看着他道,故意地又说道,“不是我们耽误你的正事了吧!”

  “没有,本就从码头回来,就差不多到了下班时间了。”战常胜摇头道,看着篮子里的海鲜道,“这是你们的收获啊!”

  “嗯!”丁海杏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我发现你们出去赶海,捡来的海鲜比人家的都多。”战常胜随口地说道。

  “那是因为有我在啊!”丁海杏微微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海边长大的自然熟知它们的生活习性,逮它们,还不是一逮一个准儿。”

  战常胜看着篮子里的海鲜,鱼到没问题,可是带壳少不得要吐吐泥沙,其实也有快速清理的泥沙的办法,只是总觉得时间长些更干净。

  战常胜心里琢磨着晚上吃什么好,有了小沧溟,又是个能吃的,就做了鱼片生滚粥,天气太热,只凉拌了两个菜,去红缨去食堂打了馒头,清粥小菜一顿晚餐。

  等丁海杏哄睡了孩子,洗澡回来,又洗完衣服,回到卧室的时候,诧异地看着蚊帐中的战常胜,红唇轻启笑着打趣道,“你不去书房伏案奋笔疾书吗?这么懈怠可不好啊!领导们可还没走呢!”说着脱鞋上炕,盘腿看着他一脸的笑意盈盈。

  战常胜坐在炕上,一条腿曲着,目光慵懒地看着她道,“杏儿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说什么?”丁海杏一头雾水地看着他道,“这没头没尾的。”

  “应太行。”战常胜吐出三个字道。

  丁海杏闻言脸色微变,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澳门赌博网站:“提他做什么?”

  “你们还真认识啊?”战常胜惊讶道,“听你的语气好像很恨他,到底怎么回事。”

  “你想知道?”丁海杏唇边划过一抹讥诮地笑容道。

  “说出来你心里好过些?”战常胜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道,“你不是说过生气,对奶孩子不好吗?”

  “听了不要后悔啊!”丁海杏表情冷凝,眼底更是冰霜一片。

  战常胜察觉她身体僵硬,双手攥的紧紧的,身体更是微微颤抖。

  吓得他赶紧问道,“杏儿,你别吓我,到底怎么回事?”

  丁海杏闭了闭眼,摒弃负面情绪道,“他是姑姑‘牺牲’的丈夫,解放的父亲。”

  “啥?”战常胜闻言惊讶地看着她,“解放姓应。”随即冷静下来道,“可是你也不能随便就说是应太行的孩子吧!”

  “你怀疑我。”丁海杏语气森冷地说道。

  “冷静点儿,杏儿。”战常胜看着她担心道,“你都没有查证,这么平白无故的说,怎么叫人相信。”

  丁海杏松开手搓搓自己的脸道,“首先他跟解放长的很像。”

  “这天下有长的相似的人也不奇怪。”战常胜理智地说道。

  “你是不是又想说不能因为人家姓应,这说不定五百年前是一家。”丁海杏怒极反笑道。

  “冷静、冷静,你这般生气解决不了任何事情。”战常胜安抚地拍拍她的肩头道。

  丁海杏深吸一口气,眼眶泛红,鼻头酸涩,泪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

  可把战常胜给心疼坏了,搂着她轻抚着她的后背道,“别哭,别哭,我相信你。”

  丁海杏捶着他的后背嚎啕大哭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偏帮那个负心汉说话。”

  “嘘嘘……”战常胜小声地说道,“别哭,别哭,小心吵醒了儿子。”

  果然提起儿子,丁海杏哭泣声小了,只是压抑的哭声,听的更让人心碎。

  丁海杏哭的不能自已,她无法忘记姑姑作为‘寡妇’受的苦。更无法忘记姑姑因为她的事情受到的牵连。

  因为她丁姑姑好好的公社会计的工作没了,和解放被流放到了海岛上做最苦最累的活儿来改造他们的思想。

  当她从号子里出来,丁姑姑那苍老的憔悴的容颜,因常年浸泡在冰冷的海水里,瘫痪在床。解放三十多岁,勾着背,两鬓斑白,和姑姑相依为命,撑着小木船在海上打渔,打上来小鱼小虾,运到城里买,因为是盲流,被公安狼狈的追着四处流窜。

  尽管丁海杏有能力后,买了铺子,让他们无论是自己经营,还是收租子,都能确保他们衣食无忧,可是,谁来赔给他们失去的那三十年,大好的年华。

  如果不是姓应的混蛋抛弃姑姑和解放,他们何至于此。

  她能不恨吗!

  他抛弃糟糠之妻,高官厚禄,升官发财,另娶新欢,有儿有女的。

  姑姑算什么?

  “是不是你们男人都那么朝三暮四,喜新厌旧,可恶透顶。”丁海杏气愤地捶着他的后背道。

  战常胜闻言满脸黑线,“杏儿,你这打击面太大了,怎么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转移话题道,“还有,还有,你不是说一号是长情之人嘛!他就没有抛弃糟糠之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