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43章 又失联了
  吃完饭孩子们洗碗筷去,澳门赌博网站:丁海杏抱起浑身造的脏兮兮的小沧溟。

  “你爸可真是放心,看你弄的油乎乎的。”丁海杏直接将小家伙脱光光仍进了脸盆里。

  吃的白胖白胖,肉乎乎小沧溟坐在脸盆里感觉憋屈的慌。看着旁边的洗衣服的大盆子,手指着,“啊……”个不停。

  “身上油乎乎的,我们洗香香。”丁海杏给小沧溟全身打上自制的洗浴液。

  果然小沧溟闻见香甜的味道,老实的安静了下来。

  在脸盆里冲洗了一下,抱着他坐到了洗衣盆里,宽敞了许多,小家伙扑腾的劲儿更大了。

  其结果就是丁海杏的衣服遭殃了,前面湿了一大片,幸好天色暗了下来,不然就春光乍泄了。

  期间喝的饺子汤多的家伙,还差点儿给澡盆里加点料。

  哄着小家伙睡了,将他一天弄脏的衣服,和大家伙的一起洗了,才去冲澡睡觉。

  战常胜吃完饭则跟着景海林和洪雪荔谈后续的问题。

  这一次和上一次暑假临时班不同,战常胜自然希望时间长久一些,那么就要好好的规划一下。

  耳听着熄灯号即将吹起来,景海林看着他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一口吃不成个胖子,你明天不是还有演习吗?”

  “哦!”战常胜合上笔记本,拧上钢笔帽,将钢笔挂在了笔记本上,“打扰你们休息了。”

  “没关系。我送你。”景海林将战常胜送了出去。

  洗洗涮涮,在熄灯号吹响那一刹那,统统上炕。

  黑暗中,洪雪荔轻轻摇着蒲扇道,“对门战教官可真是上心了,你看他认真的如小学生似的。”

  她称呼战常胜为三号,他不愿意,又不能跟着景海林叫老战,太不尊重了,所以她沿用原来的称呼,战教官。

  “就是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就现在这种外部环境,怎么可能独善其身。”景海林叹声道。

  洪雪荔听着他悲观的语言,乐观的说道,“别丧气,能持续多久算多久,我尽量教他们,而他们也尽量教给属下,属下再教给他们的属下……”

  “其实最好的还是上军校,经过专业的培训。”景海林叹声道。

  “那不现实。”洪雪荔闻言在心里叹声道,随即又道,“别胡思乱想了,咱在这里唉声叹气的,人家战教官可是斗志昂扬的,浑身充满了干劲儿,打起精神来。”

  “嗯!”景海林简单地应了一声道,“快说吧!明儿还要忙呢!”

  战常胜回去时,丁海杏和孩子们都睡了,他穿着衣服,站在院子里拿着脸盆舀着晒好的还温一点儿水,从头浇到尾。

  换上睡衣,将自己的湿衣服简单洗一下,晾在了绳子上。

  明天要演习上,所以战常胜盘腿坐在炕上养精蓄锐。

  &*&

  第二天和上次演习一样,只不过这一次是分组对抗。

  区别是这一次时间为三天,龙苍海属于攻方,而徐茂生属于守方,以逸待劳。

  海上攻防战,双方实力相当,自然是对守方有力,茫茫大海没有遮蔽物,看见他们在炮弹的射程范围内,打就可以了。

  “大队长,我们要防止他们晚上利用视觉条件差的情况,发动攻击。”副手看着徐茂生说道。

  “艇上有雷达,远远的就发现他们了,晚上也没用。”另一个人说道。

  徐茂生闻言点点头道,“加强警戒,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连一只海鸟都不能飞过来。”

  这一次一定打的他永无翻身之地。

  “是!”纷纷下去传达命令。

  而作为攻方的龙苍海,看着头顶艳阳高照,万里无云,无风又无浪的,可视条件非常好。

  别说靠近守方了,连只鸟靠近都逃不过守方的眼睛。别说他们这一组小艇了。

  龙苍海直接下令,“傍晚在寻求战机,现在去强攻,无异于自寻死路。”

  这一次油料充足,所以一个白天都在寻求战机。

  到了天刚蒙蒙黑,龙苍海就下令关掉通讯系统,与动力装置。

  “这样对方的雷达就不能检测出我们了。”龙苍海拍了拍手道。

  “那我们要怎么靠近目标呢!”

  “靠海流的流向,后半夜应该能将我们漂送到守方区域了。”龙苍海志得意满道。

  战常胜好奇道,“想法不错,你怎么确定他们‘原地待命’等着我们去打他啊!”

  “我查过海图了,那片海域……”龙苍海指着海图道,“这里只有这个狭长地带可以活动。”

  “你怎么知道的?”战常胜眼底尽是疑惑地没看着他道。

  “海图都刻在这里了。”龙苍海指指自己的脑袋道,“哪里适合航行,白天、晚上,什么时间段都记得清楚。”

  战常胜闻言虽然肯定龙苍海,考虑周全,但现在看起来真的像儿戏了。

  到了真正的战场,哪里会知道人家的航行轨迹呢!

  战常胜则出了驾驶舱,就去了甲板,看来这一局龙苍海赢定了。徐茂生一定会被包饺子了。

  &*&

  龙苍海关掉了通讯与动力装置,不但徐茂生探查不到他们,冷卫国在演习指挥部也联系不上。

  冷卫国黑着脸道,“都什么时候了,龙苍海他们连个影子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啊?”

  “会不会像两天前,无线电报话机又坏了。”

  “不会,刚刚检修过,更换了新的设备,怎么会坏呢!”

  “谁知道呢?不会又失联了吧!”

  “龙苍海到底跑哪儿去了,雷达上也差不到他的踪影。真是奇了怪了。”冷卫国喃喃自语道。

  “他会不会航行方向不对啊!”

  “不会,有航测系统在,他知道守方在那片海域,还能跑错方向。”

  “真是件怪事了。”罗双全嘀咕道。

  “抛却设备故障,那么这一切只能解释为他故意为之。这个龙苍海把艇给带到哪儿了?”冷卫国嘴角划过一抹笑容道,“有意思了!”

  众人耐心等待的时候,龙苍海在午夜时,靠近了守方所在的海域。

  “已经六个小时没有联系,雷达上也检测不到他们的行踪。”通讯员汇报道。

  猜测怀疑声四起,“龙苍海不会为了怕处置,当了逃兵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