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32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龙苍海脸色煞白煞白的一脸死灰道,“完了,完了,这下子完了,四海茫茫找不到方向,回不去了。”声音沮丧的没有一丝生气,“三号,我们完蛋了,这下子全糟了。”

  “糟糕的是不能按时到达指定的海域。要是不及时纠正……”战常胜手中的笔重重地敲着海图道,“万一碰上敌舰骚扰,那才是要命的。”就咱这‘破艇’还不够人家一颗炮弹轰的。手中的笔一一指着在场地战士暴怒道,“一个舰艇上,连一个会算洋流和航速差的都不会,就指望机器了,现在可好,作了萝卜了吧!”叉着腰怒瞪着龙苍海爆喝道,“我说你这个艇长怎么……”看着他以死谢罪的模样,战常胜真不忍在说什么?

  “按我的计算修正方向。”战常胜重新趴在海图上计算,突然想起来道,“看看油料足不足。”

  偏了这么多,别到时候航行不到指定的海域,没有油料了,通讯又不畅通,那到时候可真是彻底的抓瞎了,方向他可以计算,油料不足那真是神仙难救了。

  “是!”龙苍海一个激灵回过神儿来立马道。

  马上安排人去查油料情况,很快人就回来了,汇报了油料情况。

  战常胜计算了一下,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咱们回航吧!”

  “什么?不去预定的目的地了。”龙苍海震惊地说道,在战常胜冰冷的眼神下,硬着头皮,细若蚊声地说道,“那演习怎么办?”

  “演习,你现在去了也没用了,马上到了预定时间了,你拍马也赶不上了。到达演习海域,在返航的话油料不足,你怎么办?且现在无线电报话机又不能用,你先回家,再通知他们,难不成在海里漂着。”

  战常胜每说一句话,龙苍海的脸色就黑一分。这时候就别想着演习,能安然无恙的回去,就是万幸了。

  “我听您的。”龙苍海重重地点头道。

  按战常胜算好的数据,修正了方向。

  驾驶舱内,龙苍海下令道,“两进三。”

  掌舵的回应道,“两进三。”

  龙苍海又下令道,“两车进三。”

  战士又回应道,“两车进三。”

  “两进四。”

  “两车进四。”

  龙苍海急地满头大汗道,“怎么这么慢啊!”

  站在他身旁的战常胜倒是气定神闲地说道,“你喊破了嗓子也没有用,船速是有限的,除非你插上翅膀飞。”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你们怎么就没有加强文化课教育呢!”

  龙苍海面色难堪地说道,“没有老师,我想学都没地儿学。”

  战常胜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颓然地放下手,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及时的调整航向,全速前进。

  ≈*≈

  一个小时后,“报告,一号。”

  “说!”

  “全员已经到齐了。龙苍海还没有联系上。”

  “搞什么鬼?”冷卫国黑着脸说道,琢磨着道,“即使不能联系了,知道目的地,也不该过了预定时间还不来。”

  “一号,现在怎么办?我们不能在这里久留。”江五号心中无限窃喜道,姓龙的跟我作对,还在三号一来就去抱大腿,这下子在这么重要的演习上可出了大丑了,这一次办事办的利索,值得表扬。

  “留下一艘艇,等着,其他的艇返航,在返航途中继续不断的联系龙苍海,看他在搞什么?”冷卫国沉吟了一下下令道。

  随着命令的下达,除了留下的徐茂生所在的舰艇,其他人全速返航。

  ≈*≈

  三个小时后,战常胜他们进入码头,全员都下了挺,下了艇战常胜骑上摩托车载着龙苍海就朝基地飞奔而去。

  直接去演习的指挥部,罗双全惊讶地看着他道,“老战,你不是和龙苍海在一起,怎么回来了,一号一直联系不到你,都快急死了。”

  战常胜敬礼后,极快速地说道,“二号,你快通知一号我们回来了。详细的情况,我稍后再说。”

  罗双全立马招来通讯员下令,“给一号发报,三号和龙苍海已经返回基地了。再联系原地待命的徐茂生,让他返航。”

  “是!”通讯员麻溜地执行命令去了。

  战常胜才将情况详细的说明了一下,罗双全听的太阳穴直跳跳,这事闹的,如果不是战常胜在舰艇下,后果不堪设想。

  “龙苍海呢!”罗双全咬着后槽牙,压抑着怒气说道。

  “在门外呢!没脸进来。”战常胜压低声音说道,“二号,他已经自责的要死了。”

  罗双全心头微微动了动,朝着门外喊道,“还不给我滚进来。”

  龙苍海走了进来,敬礼后,沮丧地说道,“二号,这次是我的错,是我的疏忽没有好好的检查设备。你处分我吧!该承担什么责任,我承担什么责任。”

  “是该处分你,等一号回来再说。”罗双全看着他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说道。

  “二号,我失陪一下。”战常胜不好意思道。

  “去吧!”罗双全挥挥手道。

  战常胜出了演习指挥部,骑上摩托车就朝景海林的办公室跑去。

  “老景,跟我走一趟。”战常胜二话不说拉着他就朝外跑。

  “等一下,等一下,你没看见我手里拿着东西呢!”景海林立马使劲儿站定了,费了老鼻子劲儿了,实在是战常胜劲儿太大了。

  战常胜停下脚步回身看着他催促道,“快点儿,有急事,十万火急。”

  景海林将手里的仪器放下,话都没有给彭福生交代完,就被战常胜给拉着出了办公室,扔进了摩托车的挎斗里。

  战常胜坐在驾驶座上,嘱咐了景海林一句坐好了,就开着摩托车突突地朝舰艇停泊的码头奔去。

  到达后,摩托车就被扔在了大门外,“下车!跟我走。”

  值岗的哨兵朝他们两人行礼,战常胜回礼后,一起进了码头。

  这家伙开的飞快,景海林头晕乎乎的下了摩托车,跟着他进来不解地问道,“我说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看着码头停靠的舰艇,“哎!怎么就一艘舰艇,其他的呢!”出去巡航的,参加演习的按说不是该一起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