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30章 演习
  丁海杏模糊的记得曾经在号子里,看到过报纸上记载鼓舞人心的海战胜利,那都是在东南沿海靠近弯弯的地方,或者是南海,反正这里不记得大的海战,当然没有海战,不代表没有摩擦,谁知道呢?

  递上去他的劳动成果,实践证实是对的,也是大功一件。

  “常胜你的战术思想可不是一招鲜,就吃遍天了。”丁海杏提醒他道,“空城计只能唱一次,再唱可就不灵了。”

  “我知道,这只是在当前的情况下的战术。”战常胜点头道,随后又立马咂舌心疼道,“海军最终拼的还是武器装备,可特么的真是烧钱啊!”

  “你这是又来的那种感慨?”丁海杏挑眉看着他道,认识很清醒嘛!未来战争打的就是钱,是综合国力。

  “你瞅瞅这大军舰,甭管技术方面现在是否成熟,单单就是银子得花多少。”战常胜看着书桌上的大军舰,在晕黄的灯光下暖黄色的它散发着是无比清冷的光。

  丁海杏看着他唉声叹气的样子,说点儿高兴的。

  “这眼看着马上一年了,也不知道海带缠着潜艇了没?”丁海杏忍不住好奇道。

  “缠住了!就你说的靠近弯弯沿海附近,缠住了一艘潜艇,它被迫浮上海面了。”战常胜说起这个,脸上立马阴转晴。

  “那有没有活捉了他们。”丁海杏饶有兴致地问道。

  “我们去的晚,被它给逃脱了。”战常胜拍着桌子气愤道,“怪只怪我们的舰艇速度太慢了。”

  “那想要捉住它们以后就难了。”丁海杏遗憾地说道,有了防备,谁还敢这么靠近。

  “话也不能这么说,它们以后也不敢在近海肆无忌惮的来去自如了。想要窥探军事情报也得当心被缠住。”战常胜语气硬邦邦地说道,“说了这么多,还是被动防守,什么时候能主动出击。”

  “哦!那得等拳头足够硬了。”丁海杏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道,“好好干吧!”转身道,“我去给你倒水。”

  丁海杏倒了杯凉白开放在书桌上,将空间留给他自己,继续完善他的理论。

  &*&

  第二天景博达叫战常胜战爸爸的时候。

  战常胜闻言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白得了一个儿子。

  景海林心里那个气啊!看着他得意的样子,双眸忽溜溜一转,要求红缨叫他景爸爸。

  战常胜瞬间脸都黑了,景海林咧嘴一笑道,“礼尚往来,很公平。”

  “让孩子自己决定。”战常胜最后把决定权给了红缨,他满眼乞求地看着红缨。

  景海林上前一步,垫着脚,挡住战常胜的视线,跟红缨商量着,最终要红缨开口叫了声,“景爸爸。”

  这辈子不可能在有女儿,能有红缨这么个可爱、乖巧又懂事的女儿,可把景海林给高兴坏了。

  最重要的是从老战手里抢过来,意义非凡。

  男人们自动升级成了爸爸,那女人们也就成了妈妈了。

  &*&

  冷雅楠挑水的时候,她没有忘了母上大人的吩咐,先将饭盒还给了丁海杏。

  丁海杏又将自己制的海鲜酱与豆瓣酱各拿了一罐头瓶递给了冷雅楠回去尝个鲜。

  战家嫂子的好意不能拂了,可豆瓣酱自己爱吃,这海鲜酱,母上大人做过不但腥味重,酱了还长满蛆,想起来那场面就恶心的慌!

  回到家里,早餐的时候将豆瓣酱和海鲜酱盛在碟子里,摆在餐桌上。

  唔……好吃!怎一个鲜字了得,这才是海鲜酱吧!

  全家人一致认为,为了提高家里的餐桌水平,母上大人多照着食谱练习、练习。

  而食材都是现成的,不怕浪费了。

  至于菜谱,就麻烦了战家嫂子了。孩子们从海里找来的海鲜,总会有丁海杏一份。

  两家人关系就这么熟识起来,也越来越近。

  &*&

  眨眼间就到了演习的日子,会议室内,冷卫国坐在主位上。

  沉声道,“最近我国和老毛子关系的破裂,周边局势持续恶化。我们和阿三在边境上的冲突与对抗在加剧。美帝在越的战火也日益的扩大。当然这些是陆军守好边防,不让敌人越雷池一步。作为海军的我们也要守好海防,不能兄弟部队面前丢脸。不能让美帝和老蒋反攻大陆的阴谋得逞。”

  在座的人,闻言群起响应,口号喊的震天响。

  战常胜轻垂眼睑,嘴角微微翘起。

  “同志们形势严峻啊!”冷卫国目光一一扫视过他们,“他老人家号召我们,要保卫祖国,提高警惕,要准备打仗,具体到我们,为了检验部队的实际战斗能力,水警区研究决定,在徐茂生所在的大队,分成两队,搞一次抽查。具体任务由司令部作训股与作战股给你们传达。”

  “具体的作战任务是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检测通讯是否畅通,第二阶段是军事对抗……”作训股的杨股长说明。

  作战任务分配下来,两组人马迅速行动了起来。

  一艘艘舰艇踏着晨光,离开了基地,陆地渐渐的在他们的眼中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战常胜登上的是龙苍海的小艇,一切都按照演习预定朝着目的地出发。

  海风习习,炽热的火球就在头顶上。天空湛蓝湛蓝的,没有一丝云彩,灿烂的阳光洒在海面上好似为海水镀上了一层金粉,耀眼的令人睁不开眼。

  战常胜站在甲板上,手里拿着六分仪,观测着,手里不时的轻轻地拨动着六分仪。

  龙苍海走过来高兴地说道,“三号我刚才看了下仪器,看来我们能按照预定时间,到达指定位置,澳门赌博网站:估计还能早到。”

  “是吗?”战常胜不咸不淡地说道,放下手中的六分仪,看了看上面的数据。

  龙苍海好奇地问道,“您拿着六分仪干什么?”

  “我测算一下现在的位置。”战常胜看着六分仪,紧皱着眉头。

  这不对劲儿啊!战常胜又举起了六分仪。

  “三号,您要是闲着没事干!还不如去战士们讲讲,作为战斗英雄的您当年在朝作战的英雄事迹,多少也可以给战士们开展点儿革命英雄主义教育。战士们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您讲讲,也能吸取经验。”龙苍海积极地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