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27章 还不死心
  洪雪荔轻笑道,“当妈的都这样,都是先紧着孩子先吃。”

  “是啊!当妈的什么时候都把自己排在孩子后面。”丁海杏随声附和道。

  “妈,丁姨我知道妈妈们辛苦了。”景博达机灵地说道,“我给您二位剥虾皮。”

  红缨将剥下虾皮,直接塞进了丁海杏嘴里。

  海风轻轻地吹着,树荫下,四个人有说有笑的吃着饭,很是自在,惬意的很!

  &*&

  办公室内冷卫国吃着小马打来的饭菜,这食堂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手艺了,值得嘉奖。所以在小马来收饭盒的时候就随口问道。

  马德彪赶紧说道,“是强子送来的,估计是阿姨做的。”

  冷卫国笑了笑道,“你阿姨可做不出来。”

  等到傍晚下班回家,冷卫国就问道,“中午的海鲜谁做的。”

  “你先看看这个。”陈桂兰将菜谱递给了他道。

  “这是什么?”冷卫国翻开手里的小本,“哟!画的挺形象的。”又仔细一看道,“这是教人家做菜的,写的还挺详细的。”点点头道,“嗯!这字写的真好,跟报纸刊印似的,让人看的懂,比鬼画符强多了。”

  陈桂兰闻言,这关注点根本不一样,“我哪里让你夸人家的字了。你就不问问哪儿来的?”

  冷卫国抬眼看着她道,“对啊!哪来的。”

  “这个连同你中午吃的,是三号的爱人,丁大妹子送来的。”陈桂兰公布答案道。

  冷卫国黑眸轻闪,意味深长地说道,“那你照着菜谱好好的学,别辜负了人家的心意。”

  明知道人家所谓何事?却无从拒绝,也不想拒绝。

  “嗯!”陈桂兰点头道,夫妻俩多年彼此心意相通,不用多说都明白。

  那就是她这个大嫂在生活上多照顾着人家些,他这个一号,心里有数,不过那也得老战自身硬,不然他维护的了一次,维护不了三次、四次……

  这些小道只能增进感情,做事情还得走大道。

  不过这些小道他喜欢!

  晚餐桌上,陈桂兰端上来自己的试验品,“来来,尝尝我做的清蒸虾虎。”

  “妈,今儿您做的海鲜不一样。”冷雅楠看着餐桌中央的盘子道。

  “姐,快尝尝,今儿妈得高人指点。”冷强赶紧说道。

  冷雅楠把心一横,带着壮士断腕的决心拿起了一个虾虎,实在母上大人做的海鲜简直太恐怖了,真是不堪入口。

  但他们这些人还不能有意见,敢提意见他爹就不乐意了。用他爹的话说:给你们做饭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

  母上大人做出来的什么饭菜,他爹都说好吃,真佩服他老人家的味觉。

  冷雅楠龇牙咧嘴地包出肉,放进了嘴里,“嗯!”眼前一亮,“好吃。”终于不是怪味儿了。

  冷筑楠和冷强两人也拿起了虾虎,放进嘴里,这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如果中午没有吃丁阿姨的,那母上大人做的虾虎都可以打满分,现在也只能七十分,但是比以前的三十分强。

  冷雅楠好奇地问道,“妈,您这厨艺突然开窍了,怎么突飞猛进啊!”

  “不是告诉你了,有高人指点啊!”冷强神秘兮兮地说道。

  “行了,别卖关子了。”冷雅楠追问道。

  陈桂兰快人快语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啊!”冷雅楠垮着脸说道,“这么说就我一个人没吃啊!”满脸委屈地说道,“妈,您赶紧学。”

  “你也跟着学,都大姑娘了,在你农村,都该说亲了,哪里像你还跟个孩子似的。”陈桂兰看着她说道。

  “妈,说这个干什么?”冷雅楠羞涩地说道。

  “这事害什么羞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陈桂兰又要碎碎念了。

  冷雅楠赶紧向冷卫国求援道,“爸!”

  “吃饭,吃饭,这事以后再说。法定结婚年龄二十呢!不着急。”冷卫国收到闺女的信号立马说道。

  “你就留吧!等回来留来留去留成仇。”陈桂兰嗔怪地看着‘不负责任’的他道。

  “我女儿还怕嫁不出去啊!”冷卫国轻笑道。

  “爸,您得自动规避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冷筑楠立马接话道。

  冷卫国双眸晦暗不明地看着冷筑楠,这丫头,这么小就这么通透,以后可怎么办啊!

  “对了,雅楠,明儿挑水的时候,把你丁阿姨饭盒给送过去。”陈桂兰嘱咐道。

  “知道了妈!”冷雅楠点头道,拿着虾虎继续吃。

  冷卫国和陈桂兰两人四目相对,这俩闺女咋差这么多呢!一个没心没肺,一个心思重的……

  &*&

  战常胜吃罢晚饭,叫着景海林进了书房嘀咕去了。

  “老景,帮我参详、参详。”战常胜将自己写好的资料递给了书桌对面的景海林。

  景海林接过厚厚的一摞稿纸,“又写的什么高论。”本以为是军事训练大纲,看见抬头一愣,随即笑道,“我说你还没忘记蚁多咬死象啊!”

  “你也说了咱现有的装备,只能这么干?没有战术的话,咱在海上那就是活生生的靶子,只有挨揍的份儿。”战常胜面容冷峻地说道,“我就不相信老祖宗留下那么多兵书,对海战它是一点儿的用处都没有。这《三国演义》不也有水战,孙刘联盟,还以多胜少呢!”

  “我说你是不是评书听多了,异想天开啊!”景海林好笑地看着他道,“你又不是没有出过海,海上没有遮蔽物,光线又充足,你这小蚂蚁靠的上去吗?人家一艘大军舰吨位是你的十五倍,炮弹发射的速度是你得五倍,就你这小蚂蚁炮弹最远发射距离才十九链,还没打一个照面就被人家给轰沉了。”

  “咱不会晚上来,有道是,月黑风高杀人夜!”战常胜兴致勃勃地说道。

  景海林好笑地看着他道,“人家的舰载雷达是摆设啊!再说了,人家干什么晚上出来。白天在咱家门口耀武扬威的,你都打不过人家,都不带偷偷摸摸的。”话锋一转道,“话说回来,人家孔明火烧赤壁可是在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