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25章 ‘恶人’
  屋里原来黑漆漆的墙面,现在被刷白了。

  木头架子上也被擦的干干净净的,放在上面的仪器也看着顺眼多了,虽然还是‘破铜烂铁’的。

  原来的青砖铺就的地面,油污斑斑的,现在被刮的干干净净的。

  那张乒乓球台的办公桌也被他给擦的纤尘不染的。

  “景部长喝水,三号喝水。”彭福生拿起暖水瓶倒了两杯水放在了‘办公桌’上。

  战常胜眼神询问着景海林,‘这都是他干的。’

  景海林微笑着点头,“嗯!”

  战常胜看着乒乓球台上的水杯,大夏天还能看见冒的热气,很显然是从热水房,新打来的热水。

  “福生干的不错,继续保持啊!”战常胜走过去拍着他的肩头,“这身少尉的军装不错,可不能因为入了党提干了就表现的不一样了。”

  有些话老景不合适说,他就无所顾忌了,这个恶人就有他来做!

  彭福生给吓得慌乱地摆着手结结巴巴地语无伦次地说道,“不会,不会,我一定好好的干,比以前还积极。景部长让俺干啥,俺就干啥,俺听景部长的。决不辜负景部长的信任的。”脱口而出道,“其实我原先只是想跟着景部长能留在军营,真没想到能一下在升到少尉。”

  景海林端起茶杯,吹了吹,轻抿了一口,默不作声。

  “福生,你也知道海军是一个特殊的兵种,那就是它需要技术。那么多大军舰士兵们不仅得学会操作,还得会修理,跟着景部长好好的学,他可是大专家,会让人终身受用的。搞技术的未必就没有出路。”战常胜走过去指着木架上的破铜烂铁道,“这些精密仪器满水警区都没一个会修的,差点儿回炉再造了。你看这些东西在景部长手里变废为宝,都给修好了。这就是本事!”

  “是是是!”彭福生闻言忙不迭地点头,随即满眼小星星地崇拜看着景海林道。

  景海林好笑地微微摇头,这个老战,心中却非常感激他。在人际关系上他却是不如老战,能拉的下脸,这丑话说的如此的自然。

  老战这样一敲打也好,他的身份太敏感,这世道他可不敢试炼人性,凡是做最坏的打算。

  “好了,不跟你们聊了,我走了。”战常胜转身道。

  “我送你。”彭福生将战常胜给送出去,目送他离开,才转身回了办公室。

  &*&

  丁海杏则在红缨收拾好餐桌后,叫上对门的洪雪荔和博达,提上篮子,抱着小沧溟一起出了基地,去码头,原以为会热热闹闹的卖海鲜的,结果空荡荡的。

  丁海杏一拍额头道,“都忘了这是军事基地了,一般人哪里敢过来。”

  “妈,那现在怎么办?”红缨问道。

  丁海杏看着她,红唇轻启微微一笑道,“咱们去海边赶海去。”

  “耶!好耶!”红缨和景博达双手赞成道,他们可是在家里感觉憋闷了很久了。

  考试前忙着复习功课,考试完了又忙着搬家,搬过来后,帮着收拾家里,感觉好久没看到大海了。

  所以两个孩子一到海边,我的天,脚上的鞋子一踢飞,撒欢似的就向大海冲了过去。

  他们俩跑的痛快了,小沧溟这边不愿意了。在丁海杏的怀里,伸手指着红缨他们,“啊……啊……”

  “好好好!我们马上去。”丁海杏抱着他赶紧说道,回头转向洪雪荔道,“嫂子,时间还早,我们先玩儿会,快把孩子们憋坏了。”

  “行!才早上八点,到十一点回家都不迟。”洪雪荔欣然点头道,反正现在她也是家庭主妇一枚了彻底的放松一下自己。

  丁海杏抱着儿子走到了海边,踩在如金子般的沙滩上,被潮涨潮落的海水冲刷着肉嘟嘟的小脚丫。

  “可惜没穿着泳衣过来,这清澈的海水真让人眼馋。”景博达遗憾地说道。

  “光想着玩儿。”洪雪荔伸手敲着他的脑袋道,“是让你们来赶海的,不想吃好吃的了。”

  “当然想吃了。”景博达立马狗腿地说道。

  这年月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对吃的执着超乎想象。

  大人们从战乱年月过来吃不饱穿不暖,而孩子们出生也是物资匮乏的年代,填饱肚子可就成了第一位的。

  “想吃,还光顾着玩儿,还不赶紧捡海鲜,现在天还不热,你等着太阳升上来了,非晒的你脱皮不可。”洪雪荔面色温柔地看着他们两个道,“想玩儿的话傍晚太阳下去了,不晒了吃过晚饭,我们出来纳凉。”

  “耶!”景博达高兴的一蹦三跳,海水将短裤都溅湿了。

  “妈,您就不关心我学习了。”景博达好奇地问道,平时母上大人特别在乎他的学习的。

  “一个暑假呢!难得这里气氛宽松些,让你们玩儿个够。”洪雪荔开明地说道,“况且我的时间富余的多,陪你们一起疯。”

  可把景博达给乐坏了。

  洪雪荔带着两个大的可劲儿的在海里玩儿。

  让丁海杏也见识了洪雪荔深受西方熏陶的独立、个性的一面。

  在学校被拘束的真实的性情,彻底的释放了出来。

  至于捡海鲜,等他们玩够也不迟,有丁海杏的精神力在,将海鲜完全可以控制过来。

  她现在的精神力强大了许多!

  火辣辣的日头高挂在空中,即使海风吹着依然热很。

  孩子们的小脸被晒的红扑扑的,满头大汗的。

  丁海杏看着他们道,“捡好海鲜了吗?我们打道回府。”

  “好了!”洪雪荔提着篮子道。

  一行人满载而归的回家,小沧溟早就困了,可是玩儿的太疯,也不知疲倦了,一被丁海杏抱进怀里,就在她的胸前直蹭,要吃乃睡觉。

  在外面丁海杏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呢?于是横抱着他,轻轻拍着,小家伙太困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五个人,回到了家,在海水里玩儿这么久,本该用淡水给小家伙冲一下。可是已经睡的沉沉的她也不好叫醒了。

  于是丁海杏给小沧溟默念了个清洁咒,放进婴儿床里,将蚊帐看了一下没有蚊子,放下蚊帐掖好了,才转身出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