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22章 我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吗?
  朱爱军最后进来道,澳门赌博网站:“洪同志,怎么样?还缺什么家具吗?缺什么说一声,去后勤领。”

  “真是麻烦朱部长了,不缺什么?”洪雪荔眼睛扫了一圈道。

  “妈,让解放军叔叔帮我们将伟人的画像挂在客厅的正中央。”景博达黑溜溜的眼睛转了转机灵地说道。

  洪雪荔一个激灵,立马说道,“对对!麻烦同志们了。”

  朱爱军闻言欣然应允道,“好,我马上安排人办。”

  “当当当”小战士拿着锤子和钉子在客厅正中央的墙上钉上钉子,接过洪雪荔双手郑重递来的画像,小心翼翼地挂了上去。

  朱爱军眼睛看了一圈,心里忍不住嘀咕:真是标准的革命家庭。

  在丁海杏心里看来,革命样板房。

  朱爱军又客气地说道,“有什么需要就去后勤找我。”

  “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们了,战士们也辛苦了,这些分给大家吧!”洪雪荔拿出一条大前门递给了朱爱军道。

  朱爱军这脸上越发的和善了,“不耽误你收拾屋子了。”然后一挥手屋里的战士们跟着他退了出去。

  丁海杏看着景博达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在心底轻叹一声。

  洪雪荔和丁海杏两人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目光同时望向孩子,眼底闪过一抹心疼。

  “好了,咱们赶紧收拾东西吧!”洪雪荔拍拍手道。

  一个大人带着两个小壮丁一起行动,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才将书籍全部码放在了书架上。

  丁海杏用婴儿车,推着孩子去了服务社买了些海鲜和时令菜,回来用煤油炉简单的做了三道热菜,两道凉拌的,去食堂打了馒头,凑合一顿。

  “真是麻烦你了。”洪雪荔不好意思道。

  “嫂子说这个干什么?远亲不如近邻,咱们门挨门的,就别见外了。”丁海杏看着她笑道,“看孩子们打馒头回来了,咱们吃饭。”

  &p;&p;

  食堂内,战常胜打好了饭菜,找个位置坐了下来,抄起筷子吃的正香呢!头上落下一片阴影。

  战常胜抬头一看,轻蹙了下眉头,“五号!”眼底闪过一丝讶异。

  “我可以坐下来吧!”江五号笑眯眯地说道。

  “当然。”战常胜放下筷子,客气地伸手道,“请!”

  江五号施施然坐了下来,拿起筷子道,“今儿食堂的菜色不错。”

  食堂里其他人一脸惊悚地看着他们两个。谁不知道他们俩是对头,一来就掐了起来。

  现在坐在一张桌子吃饭,真是看得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今儿又唱的哪一出。

  一个个眼神如探照灯似的望过来。

  江五号犀利地眼神扫过那些好事者,给吓得一个个将头埋进了饭盒里,耳朵却支棱着。

  战常胜诧异地看着他,不会这么无聊地来找他讨论食堂的菜色,这又不管他们的事,两人又不管后勤。

  江五号抬眼看着他道,“吃饭,看着我干什么?”

  战常胜重新拿起筷子,低下头专心地吃饭,既然不知道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那就等好了!反正不会是看他孤独寂寞,来专门陪他吃饭的。

  “今儿又去艇上考察了。”江五号徐徐开口道。

  “嗯!”战常胜点头道。

  “考察结果如何?”江五号问道。

  “还没考察完呢?有结果我会告诉你的。”战常胜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道。

  “我记得昨儿会议上徐茂生提醒你,现在教育学习是重中之重。”江五号不紧不慢地说道。

  战常胜放下筷子面容冷峻地看着他道,“我没耽误你教育学习,这军容军纪不整,难道不该整肃,这不冲突吧!”神情从容不迫,眸光深沉地看着他道,“我还要提醒你一点,请记住你穿的是军装。内务条令,新兵连都背的滚瓜烂熟的。”

  言外延伸之意与地方上有区别。

  江五号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忽然一笑道,“教育学习也包括军人。”

  “当然!”战常胜点头道,心头微微转了转,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不能打草惊蛇了,让他提前防范了。

  真是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寸步不让。

  “我吃完了,五号慢用。”战常胜彬彬有礼地尴尬地微笑着说道,话落抬脚离开。

  江五号紧跟着站了起来,追了到了热水房。

  江五号声音低沉地叫了声,“老战。”

  战常胜身体微微一僵,真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朝他点头示意,实在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他怕自己一开口就破功了。

  江五号一脸善意地说道,“咱们俩只是工作上是理念的冲突,不妨碍生活上老哥给你提个醒吧!”

  战常胜洗干净饭盒,站直了身体,甩着湿漉漉地饭盒道,“你说?”

  江五号轻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老战,怎么说咱也说老爷们儿,又是三号,咋能挑水了,太掉价了。”拍拍他的肩头,一脸揶揄地说道,“没想到老战这夫纲不振啊!”

  战常胜轻勾唇角,一脸淡然地自嘲地说道,“哟!我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吗?我怎么不知道。”轻轻拍拍他刚才拍过的地方,“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现在才知道老江在家里跟地主老财似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拿嫂子当长工,这种封建愚昧的思想可要不得。是该好好的教育、教育。”意味深长地说道,话落大步流星地离开。

  气的江五号直跺脚,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你等着有你苦头吃的时候。

  &p;&p;

  战常胜大步流星地去了景海林的办公室。

  景海林看着他进来,赶紧放下饭盒道,“你怎么来了?这么闲啊!”

  “你继续吃!”战常胜拉开藤椅坐在他的对面道。

  景海林端起饭盒,快速扒拉了两口放下空饭盒。

  “不用吃那么急。”战常胜抬眼看着架子上被破铜烂铁给放了不少。

  景海林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道,“这些精密仪器都是从我家里搬来的。”

  “都是彭福生搬的。”战常胜黑眸频闪道。

  “嗯!小伙子很能干。”景海林不得不承认道。

  “怎么样?留下他吧!”战常胜询问道。

  “你那边没问题,我这边就没问题,最后还得他同意。”景海林谨慎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