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19章 枕头风
  “呵呵……”丁海杏闻言抿嘴笑了起来。

  “笑什么?我难道说的没有道理。”战常胜被她给笑的莫名其妙道,澳门赌博网站:一张冷脸柔和的不可思议,与工作时的他判若两人。

  “我笑你被景老师给影响了,说话也弯弯绕绕了。”丁海杏笑着打趣道,“还什么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其实说白了,就是他身边的人能收买就收买,收买不了就搞走。”

  “看不破不说破,你不要说的这么赤果果吧!”战常胜闻言哭笑不得地说道,斜靠着摩托车上,夕阳下的他平添了一抹慵懒。

  “真是做的说不得,矫情。”丁海杏食指蹭蹭鼻尖,清澈的如水的黑眸里闪着光芒道。

  “看你把我给说的跟个大坏蛋似的。”战常胜眼底溢满笑意道。

  “怎么会!”丁海杏拍着他的肩头调皮地说道,“你是正义的使者,能者上,庸者下。”

  “真是你这张嘴,神也是你,鬼也是你。”战常胜轻笑着摇头道,仔细嗅嗅鼻子道,“什么味道这么香。”

  “去洗手,我们马上开饭。”丁海杏弯腰将儿子抱起来道。

  结果小沧溟不乐意了,这好不容易找到个新玩意儿,屁股还没坐热呢!

  肉嘟嘟的小手,死死的拉着扶手就不撒手了。

  丁海杏看样子,他不玩儿腻味了,是不会离开的。于是道,“反正天热,你们先吃吧!我待会再吃。”

  “那他呢?”战常胜问道。

  “小米粥熬好了,先让他喝了小半碗粥。这样到睡觉的时候,几泡尿下去,一晚上睡的安稳的很。”丁海杏看着小家伙道。

  “就天天让我们喝白粥,连个菜也不给吃啊!”战常胜伸手捏捏他胖嘟嘟的脸蛋道。

  “爸,过来吃饭吧!”红缨将碗筷摆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道。

  “都是我爱吃的。”战常胜看着石桌上的菜色道。

  烤扇贝,烤鱼,烤肉串,还弄了凉拌黄瓜、麻酱豆角……

  “你这怎么做的,这煤油炉可烤不来。”战常胜惊讶道。

  “这么大的院子,燃起篝火很容易的。”丁海杏勾起唇角浅笑道。

  “我咋没见火堆呢?”战常胜好奇道。

  “在厨房呢?反正也要烘,干脆一举两得。”丁海杏嘿嘿一笑,秋水般的双眸闪着精光道,“说好的给你做好吃的嘛!”头也不抬的又道,“我观察了下,后儿厨房就能用了,到时候就能恢复正常了。”感觉儿子差不多该尿了,将小子抱了出来,他还不乐意了。

  丁海杏蹲在地边,把着小沧溟吹着口哨道,“我们嘘嘘,嘘嘘完了,继续坐。”给儿子放完水,又把他抱进了车斗。

  丁海杏展开双臂双手扶着车斗,免得这小子不老实翻出来摔着了。

  战常胜端起碗,喝了一口温热的小米粥,香浓滑腻的粥水流入喉头,他满足的眯起双眼,“还是这粥熬的地道。”

  那当然了,这可是空间水,丁海杏抬眼看着战常胜道,“我说,孩子爸,正式开火了,用不用请你的领导啊!”

  战常胜沉吟了片刻说道,“请领导的话,在食堂得了,我来办,带着孩子你啥也干不了。夏天天气热,厨房跟蒸笼似的,就别受那份罪了。”

  丁海杏笑容甜甜地看着他,非常满意他的安排。

  战常胜唏哩呼噜的吃完,放下碗筷,一抹嘴,起身道,“我吃饱了,来儿子给我,你吃饭去。”走过去接替了丁海杏。

  “儿子又该尿了,你把把吧!”丁海杏离开,去水龙头下洗洗手,坐到了石凳上,抄起了筷子。

  战常胜给儿子把尿后,又将孩子扔进了车斗,随口问道,“你们和嫂子他们们中午吃的什么?”

  “就你刚才吃过的,吃得红缨和博达肚子撑的都弯不下腰。”丁海杏想起来就可乐道。

  红缨闻言嘟着嘴一脸笑意地说道,“好久不吃烧烤,着实想的紧。”

  “对了,等屋子收拾好了,通讯班会来接电话。”战常胜说道。

  “电话?”丁海杏眼前一亮道,“那是不是跟学校联系也方便吧!”

  战常胜停下手中的筷子,看着她提醒道,“不过通电话时,注意点儿,得转总机,接线员可以听的分明。不要涉及敏感话题,你的明白。”

  “明白、明白。”丁海杏忙不迭地说道。

  一家人聊着天吃完了晚餐,红缨起身收拾碗筷,在院子里的水池里将碗筷洗干净了。

  丁海杏清澈灵动的双眸看着战常胜一脸的专注道,“听你的意思,一号很是大力支持你。”

  “嗯!”战常胜温柔地点了下头道。

  “那咱们是不是该巴结、巴结。”丁海杏黑眸中闪烁着精光道。

  “巴结?”战常胜闻言立马说道,“你可不能让人家违反了党性原则,犯错误了。”傲娇地说道,“再说了,你男人凭的是实力,从不使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伎俩。”

  丁海杏语气轻快地说道,“你以为我怎么巴结?桂兰嫂子不擅长做海鲜,那可是我的强项,我做好海鲜附上做法如何?”

  “原来是这个呀!”战常胜闻言笑着恭维道,“那就麻烦贤妻了。”

  丁海杏微微扬起下巴,收下他的恭维,“你呀!也不能只是埋头做事,也要抬头看路。有道是三分做事,七分做人,这事无论到什么时候最终说人来办的。咱这里可是人生地不熟的,不像你在陆军,那战友故交遍地。”语气轻松地说道,“所以该巴结就得巴结!枕头风可是很厉害的哟!”

  战常胜闻言心底暖融融的,“以后我让他们都巴结你!”眼底尽是笑意看着她,晚霞红彤彤,似染红的碎金一般洒落,在她的身上,染上了一层七彩的光晕,美如画。

  “那是必须的。”丁海杏嘴角噙着笑意,单手支着下巴打趣道。

  “对我这么有信心。”战常胜挑眉轻笑道。

  “嗯哼!”丁海杏淡然的轻哼一声道,一低头看着儿子困的开始揉眼睛,“来,儿子咱洗洗澡,睡觉去。”弯腰把他给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