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12章 神仙妙手
  战常胜上前一步靠近她,澳门赌博网站: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晚上我会好好疼你的。”

  丁海杏看着他一本正经表情,可眼底却涌动着炽热的感情,被他灼热的目光盯得,脸颊不争气的发烫起来。

  她低垂着眼睑,睫毛轻轻颤动,白皙的双颊晕染上两团诱人的绯红,线条精致的五官在夕阳下,显得娇艳无比。

  而他就这么一脸痴汉地看着她。

  红缨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旖旎暧昧。

  “爸妈,快点儿过来,景伯伯修好了电台了。”红缨站在月亮门外,朝不远处的战常胜与丁海杏招手道。

  “真的吗?”战常胜故作镇静地说道,抱着儿子大踏步的朝家走去。

  穿过月亮门,就听见景家屋内传来,滋滋啦啦的声音。

  “什么吗?就这声音?这也叫修好了。”战常胜钻进屋里就听见这刺耳的声音。

  丁海杏则拍了拍发烫的脸颊赶紧回家去继续收拾房子。

  景海林闻言满脸的黑线,呲牙道,“我保证你明天早上能听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首都报纸摘要新闻节目。”

  “战叔叔坐!”景博达搬了张小椅子放到战常胜身后道。

  “谢谢博达了。”战常胜坐了下来,儿子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这新闻要听,关键是这电台不会像去年实习时那破电台似的,慢的跟蜗牛似的。翻译个电报娘的心急的孩子都生出来了。”战常胜一脸冷峻地看着他说道,“我要的是无线电台无论是舰艇与舰艇之间,还是舰艇与岸上都要时刻保持着通讯的畅通。不能电台失灵了,舰艇就失联,岸上满世界的都找不到咱的舰艇。”

  “我就说这家伙肯定不会满足于收听广播的。”景海林轻扯唇角淡然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食指指着他一脸严峻地说道,“现在有这些破铜烂铁了,给我开动你那颗聪明的大脑,将通讯与导航消灭零失故障。让那些舰艇别在给老子动不动迷航了。通讯与导航经常出故障,万一与敌人遭遇了,那可真是听天由命了。”

  “你当我是神仙妙手啊!你都说这是破铜烂铁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景海林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真要那么容易了,咱们国家也不会去用金子换零件与技术资料了。”

  “你说起这个了,一号将整个水警区的仓库的钥匙交给你了,去里面看看有什么能用的宝贝。”战常胜眼底尽是笑意道,“明儿我拿给你,干事还是更实在点儿好!”

  景海林闻言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点头道,“行,我先去淘淘宝贝,争取让岸上、海上鱼雷艇、护卫艇,艇与艇之间的通讯畅通起来。”

  “哎!这才对吗?”战常胜拍拍他的肩头道。

  红缨看着小沧溟坐在战常胜的大腿上不老实了,于是道,“爸,把沧溟给我,他该尿了。”说着从他手里将小沧溟抱走了。

  景博达随后跟着红缨出来了,看着她给小沧溟把完尿,却坐在了外面的小凳子上,小沧溟则坐在了她的双腿上。

  “怎么不进去了。”景博达看着她夕阳余晖中的她,光滑的脸颊上,细小的绒毛都看得清清楚楚。

  红缨笑了笑,沉默不语,电台修好了她也听不见,只不过跟着瞎起哄罢了。

  景博达看着她漆黑如墨的双眸,难掩失落,“以后听广播,我翻译给你听。”

  红缨闻言脸上绽放出笑意,“好!”她的眼睛像此时被染红的天空那样绚烂夺目,又像大海深邃宁静一样。

  景博达双眸溢满笑意也跟着笑了起来。

  “跟一号都说什么了?”景海林随口说道,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眼看着他说道,“当我没问。”

  “也没什么好不能说的,反正未来的日子你肯定会知道的。”战常胜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景海林闻言皱起了眉头提醒道,“这事你要斟酌一下。”

  战常胜闻言面容冷峻地看着他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怕到最后我被人家踢出去顶缸,卸磨杀驴。”

  景海林点点头,“现在这年月可是政治一切说了算,尤其现在这风吹的正紧呢!你这可是跟上级政策对着干!”

  战常胜抿了抿唇,刻意压低嗓音戏谑地说道,“老景,知道你们这些老爷兵为什么有野外拉练,又加强了操练了。”

  景海林猛地睁大眼睛,瞪着他道,“哦!我们被整的那么惨,原来罪魁祸首是你啊!”

  “现在你得感激我吧!”战常胜微微扬起下巴臭屁地说道,“这身体素质可是棒棒的。”忽然收敛起脸上的笑容道,“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转移话题道,“对了,半个月后有一个军事演习,我是观察员,去艇上可以近距离的看看他们的军事素质如何?千万别让我逮着机会了。”眸光深邃,一脸奸诈。

  “我就不该担心你。”景海林摇头轻笑地看着他道,“你的斗争经验可是比我丰富多了。”

  洪雪荔从其中一间房内出来,“天都暗下来了,你们也不说开灯。”快步走到门口拉开了灯绳。

  “看看,都怪你,光顾着跟你说话呢!啥也没干!”景海林指着手里的家伙什,嗔怪道。

  “天色暗下来了,别在修了,毁眼睛。”战常胜指指钨丝点灯道。

  “行,不干了,我们去招待所休息去。”景海林起身拍拍身上浮尘道,“博达走,咱们睡觉去。”

  “哎!”景博达在院子里应道。

  战常胜和景海林他们三人熄灭了灯,关上房门,走到了院子里。

  “你们仨在院子里不怕蚊子咬啊!”洪雪荔担心地问道。

  “妈,身上有驱蚊药包,不怕的。”景博达拍拍自己的兜道。

  “沧溟呢!”战常胜看着红缨问道。

  “弟弟困了,我把他抱给妈妈了,估计现在已经和周公下棋了。”红缨站起来道。

  “我们走了。”景海林朝战常胜挥挥手道。

  “等一下,我给你那手电。”战常胜疾步朝屋里走去道。

  “不用,不用,天还没黑透呢!还看的见路。”景海林说着一家三口出了月亮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