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09章 磨刀霍霍
  欢迎会上一号亲自为战常胜站台,气的江五号这口气憋在心里难受的很。

  即使回到家里也气难平,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江五号看啥都不顺眼,闹的家里的孩子都多的远远的。

  “居然叫我配合他的工作。”江五号自言自语地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道,心里燥热的很,伸手去抓茶几上的纸扇子,啪嗒一下子掉了下来,“特么的连你也给我做对。”他的手现在是不疼了,却无力的很!抓不起东西!

  “按规矩你本来就该配合三号工作。”齐秀云走过来道,厨房里熬着粥,筷子支着锅盖,也不会溢出来,所以也不用人在厨房专门看着。

  江五号闻言火冒三丈怒指着她道,“你到底是谁的老婆,你男人在外面受气了,你不帮着同仇敌忾,你居然还帮着别人说话,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齐秀云看着他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又没说错。”拿起茶几上的扇子刷的一下打开,给他打着扇子。

  “你你……”江五号你了半天,气的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

  “你踏踏实实的工作,上面看得见,干嘛整那些有的,没有的。”齐秀云温婉地说道,声音柔柔软软的,听在江五号的耳朵里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江五号看着她道,“谁不想当一把手。”

  齐秀云轻叹一声,劝说不动他,微微摇头道,“看把你给热的!心静自然凉。”等没劲儿折腾了人就好了。

  “你怎么就不盼着点儿我好呢!”微微凉风吹来,让江五号心中的燥热稍减,看着她奇怪的问道。

  “我们现在就很好了。”齐秀云看着他说道,手中的扇子慢悠悠地扇着。

  江五号闻言苦笑一声挥手道,“你去做饭吧!”看来他们俩永远不在一个波段上。

  “咚咚……”敲门声响起,江五号指着门道,“去开门。”

  齐秀云将手中的扇子递给他道,“你自己扇。”

  江五号看着放在自己手里的扇子,轻轻一握却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齐秀云因为急着开门,也没过多的注意以为是自己没递好。

  “嫂子您好!”

  齐秀云看着门口的人,安勇,他家那口子的文书,和善地说道,“原来是小安啊!快进来。”侧身让开了大门。

  “我有一份加急的文件需要五号签字。”安勇满头大汗地说道,说着穿过齐秀云进入了客厅,敬礼道,“五号。”

  “是小安啊!坐!”江五号指着沙发说道。

  安勇坐了下来,打开手里的文件夹,递给了江五号道,“请您过目,签字。”

  江五号拿过文件夹,看了一下文件内容,是关于群众运动开展的,接过他手里的钢笔,几乎要握不住,想了想道,“秀云,去书房把我的章拿来,我扣章好了。”

  齐秀云满脸疑惑地看着他,却听话的去了书房,将他的私章拿了过来。

  江五号左手接过章,扣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将文件递给了安勇。

  “还有什么事吗?”江五号问道。

  “没有了。”安勇正襟危坐赶紧回道,然后又道,“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三号一家人,朝一号院走去。”

  江五号神色如常地看着他肯定地问道,“没有事了吧!”尽管内心如火山般汹涌要喷发,压制着自己的火气。

  “没有了!”安勇机灵的赶紧站起来道,“不打扰您了。”脚步匆匆地离开。

  安文书走后,江五号气的五官都变形了,齐秀云回来,就看着面色狰狞的他,“这又是怎么了?文件的内容不好吗?”

  “不是,三号拜访一号了。”江五号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很正常啊!新来的拜访上级是应该的。你有什么好生气的。”齐秀云奇怪地看着他道,“真搞不懂你为什么那么大的气性。”

  经齐秀云这么一说,江五号也冷静了下来,讪讪一笑,这太不像平常的自己了。甚至有失分寸,尤其从知道三号不是自己那一刻起。

  他必须冷静下来,不是让我配合三号工作吗?我一定好好的配合。学校里的纸上谈兵,与现实中的军事训练可是非常有差异的。明儿我就召开军事训练讨论会,磨刀霍霍,我等着看你出丑!冷哼一声,那个自信、目空一切地人又回来了。

  “还不开饭吗?”江五号笑着问道。

  “饭马上就好了,我在去弄两个菜。”齐秀云快步走向厨房。

  饭菜端在了外面,凉亭下的石桌上,屋里吃饭实在是一种煎熬。

  石桌上的饭菜很简朴,玉米粥,拍根黄瓜、清炒虾仁、蒜蓉蒸茄子,馒头则是食堂打来的。

  吃饭的时候,江五号发现自己的手依然无力连筷子都捉不住,最后只能左手拿勺子吃饭。

  “你的右手怎么了?刚才就觉得奇怪,文件签名怎么扣章了。”齐秀云关切地说道。

  江五号若无其事地说道,“没什么?不小心碰了一下,酸痛的很。休息两天就好了。”

  “爸你没事吧!”一双儿女看着他道。

  “让我看看。”齐秀云放下筷子抓过他的右手道,翻过来覆过去,摸了摸,询问了下,“疼不疼。”

  江五号摇摇头,“不疼,就是没力气。”齐秀云奇怪地说道,“看着没事啊!怎么会没力气呢!”干脆道,“明儿到医院来我给你检查一下。”

  “检查什么?说不定睡一觉明儿就好了。”江五号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别担心,我都说没事了。”招呼他们道,“吃饭,吃饭!”

  &&

  战常胜一家四口敲开了一号院的大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澳门赌博网站:门口出现一个少女,大约十七、八岁,活泼、俏丽,可爱。一身海军正装,看样子是个当兵的。

  “战叔叔,阿姨,快请进,我爸等着你们呢!”少女的声音清脆如黄莺一般甜美。

  “你是雅楠吧!”战常胜看着她肯定地猜测道。

  “是,我是冷雅楠!”她说着侧身让开,然后朝院子里喊道,“爸,战叔叔他们来了。”

  冷卫国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手里拿着蒲扇朝他们招手道,“老战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