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04章 哥俩好
  “难道不是吗?”景海林斜睨着他,澳门赌博网站: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可没有记错你的我的称呼斯文败类,弱的跟鸡仔似的……”

  “还真是小气,可逮着机会了。”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他道,“现在心里是不是特舒服啊!”

  “哎!我就是烦这些人际中的勾心斗角才喜欢待在学校的,没想到被你给拉进了狼窝了。”景海林沮丧地说道。

  “别把学校说的跟铜墙铁壁似的,确切的说,你这是出了虎穴又入狼窝。那里也单纯不到哪儿去?”战常胜看着他道,“弯弯绕绕比这里少不了多少。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习惯就好。”

  “好了,知道是谁吗?”景海林关心地问道。

  “你当我是神仙啊!能掐会算的,我才来了两天老兄。”战常胜坦然地说道,“反正总会跳出来的。我空降成三号,总会有人不服气。”

  “那就拿出实力让他们统统闭嘴。”景海林简单粗暴地说道。

  “哈哈……”战常胜大笑道,“老景你真是越来越有血性了。”面带笑容地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军队是讲实力的地方,也是崇拜强者的地方。”景海林有些眼红地看着他道,自己也只有在脑力上超过他。

  “爸爸。”红缨和景博达一路奔跑了上来看着他们俩招手道。

  “看看你们跑的满头大汗的,不嫌热啊!”景海林看着他们俩道,从兜里掏出手绢递给景博达道,“给擦擦!”

  “爸不用,没有多热,这风一吹还挺凉快的。”景博达混不在意地说道。

  景海林又将手绢装回了自己的兜里。

  “爸这里好美啊!”红缨指着山坡下说道。

  青砖碧瓦掩映在郁郁葱葱之中,远眺大海更是风景如画。

  洪雪荔爬上了山坡,累的双手扶膝大口大口的喘息声音嘶哑道,“你们走的可真快,追都追不上。”

  “你们说开了。”丁海杏的目光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的游移道。

  “说开了。”战常胜点点头道,察觉怀里的小沧溟拧巴身子,将小家伙放下来,把尿。

  “走吧!咱们回去,还得去房子里查看一下还有没有什么宝贝。”景海林急切地说道。

  一行人开始下山,洪雪荔边走边说道,“这里比城里明显要凉快许多,空气也好,就是路不好走。”

  “对啊!骨头架都快被颠散了。”景博达看着红缨说道。

  红缨打了个哆嗦道,“想想进城,那路就让人望而却步。”

  “可以走海路吗?”战常胜看着他们说道,“这里每周都会有三次船开往城里。比走陆路便捷多了,当然前提条件你们不晕船。”

  “那太好了。”洪雪荔高兴地说道。

  红缨走在前面背对着大家,所以他们说什么?红缨听不见。

  景博达就充当翻译,说给她听。

  四位长辈会心一笑,有个同龄的玩伴,总不至于孤孤单单的好。

  说话当中,两家人走进了月亮门。

  “报告!”彭福生站在他们面前敬礼后道,“景老师那些东西已经搬进了屋里,您的行李已经搬上来了。放哪?”

  景海林看着摆满院子的木头箱子,也为难了,实在太多了。

  “里面是什么?”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书!”景海林抿了抿唇道。

  “就放在院子里好了。”战常胜简单地说道。

  “万一下雨可就糟了。”景海林微微摇头道。

  战常胜看向丁海杏,她朝他点点头,战常胜立马道,“先放在院子里,等你把房子里的东西清理后,我就不相信,那屋里的东西都有用,有了地方,还放不下它们。”

  景海林闻言看着彭福生他们道,“就这么办!”

  “是!”彭福生领着人将书放在院子的一角,别影响其他人干活。

  刚才还针锋相对,这会儿又哥俩好了,真是比小孩儿的脸变的都快。

  景海林看着彭福生道,“你带两个人跟我进来,我们进去看看里面还有什么东西。”

  “是!”彭福生叫上两个兵哥哥跟着景海林进了房子,看着里面的东西很多,却码放的非常整齐,虽然落了不少的灰,可以看得出本来的面目。

  “老景,怎么样?”战常胜看着他希冀地问道。

  “你说呢?”景海林勾唇一笑,双眼放光地说道。

  有些是精密仪器,有些则是从舰艇上拆卸下来的废旧零件,但在景海林眼里是如获至宝。有些东西修修补补能用的话,就凑合着用吧!

  得!战常胜看着他那激动地样子,不用问,都是宝贝了呗!

  景海林看着彭福生他们直接吩咐道,“你们按我说的分分类,然后再按我说的做一些防潮处理。”

  “是!”彭福生立马应道。

  男人们忙着去淘宝,而丁海杏则抱着儿子继续回房间收拾东西。

  “来把沧溟给我,我来陪他玩儿,你去收拾东西好了。”洪雪荔拍拍手道,“沧溟,来找洪姨,洪姨抱你好不好。”

  小沧溟闻言朝洪雪荔伸出了手,洪雪荔将他抱了过来道,“弟妹,你忙去吧!”

  “那嫂子麻烦你了。”丁海杏不好意思道。

  “我们沧溟很乖的。”洪雪荔抱着孩子放进了婴儿床,陪着孩子一起玩儿玩具。

  丁海杏则趁机赶紧收拾东西,红缨和景博达也帮忙,搬搬抬抬的。

  &*&

  却说朱爱军一路跑到江五号的办公室邀功去了。

  “五号,您是不知道,三号被那个咱们请来的大专家给骂的跟三孙子似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朱爱军哈哈大笑道,看着面无表情,根本就没乐的江五号,朱爱军尴尬地收起脸上的笑容。

  江五号冷哼一声,“有什么可乐的,就你那伎俩,人家俩说开了就一点儿没事了,会记恨死你的。”食指点着他道,“怎么就一点儿长进都没有呢!”

  朱爱军闻言脸色煞白,冷汗直流。

  江五号看着他那没出息的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瞧你那个脓包样儿,怕什么?他还能处置的了你。”

  江五号宽慰他道,“你也别太担心,他刚来,两眼一抹黑的,他翻不起浪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