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01章 下定决心
  出操回来,高进山将武装带放在了茶几上,“楼下空了。”

  “是啊!都搬走了。”方巧茹端着早餐放在餐桌上,看着情绪低落地他道,“怎么你的心也空了,还是跟猫爪似的。”

  高进山伸手使劲儿搓搓自己的脸,心里无比郁闷。

  “看你那羡慕的样儿,严格意义上说:他们那是下放。”方巧茹摆着碗筷说道,碗筷摆好后又道,“过来吃饭吧!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高进山坐到了餐桌前,看着饭菜是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高建国他们也跑了进来,洗洗手坐在餐桌前,抓着馒头就吃。

  唏哩呼噜的吃完饭,放下碗筷道,“爸、妈我吃饱了,我去找红缨玩儿去了。”说着就朝外跑。

  “回来,你这孩子,红缨都走了两天了,你咋还没习惯啊!”方巧茹叫着高建国道。

  高建国脸一下子垮了下来,澳门赌博网站:踩着重重的步伐回到了房间,砰地一声关上房门。

  “嗨!这孩子,脾气还不小,皮又痒痒了是不是。”方巧茹厉声道,“怎么人家走了,你们老的这样,小的也这样,一个个就跟抽了主心骨似的。离了他们咱这日子就不过了。”啪的一下将筷子拍在了餐桌上,“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行了,行了,吃饭,你给建国点儿时间。”高进山拿起筷子道。

  “我给建国时间,需要我给你几天时间啊!”方巧茹抬眼看着他认真地问道。

  “给我三天时间。”高进山咬着牙说道。

  “行,我就给你三天时间,别一直给我拉着脸,跟驴脸似的,那么长。”方巧茹重新拿起筷子道,“吃饭。”

  高进山以为自己能说服自己,在学校挺好的,可是这心里空落落。心里跟长草似的,疯长,最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先斩后奏。

  娘的到时候调令下来,她顶多闹一闹,还能真离婚啊!豁出去了,不然一辈子就呆在学校里了,就这么蹉跎一生了。

  &*&

  坐在解放卡车的后车厢内的,洪雪荔对与未知的前途不由得担心道,“也不知道前路如何?”

  “车到山前必有路。想那么多做什么?”景海林坦然地说道。

  “你这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洪雪荔苦笑一声道。

  “爸、妈,我可是对前路充满信心。战叔叔都去的地方,还能差到哪儿去。”景博达精神抖擞地说道,想到立马可以和红缨见面他这脸上就乐开了花。

  最主要的是可以不用看到高建国心里就美的冒泡。

  “有老战打前站,你看战士们也很和气的,还有什么好怕的。”景海林让儿子给鼓动的对新生活充满信心,“在差还能差到哪儿去?”

  洪雪荔看着盲目乐观的父子,真是无语了,战常胜在能干!也只是个人,不是个神!

  算了,人总得有点儿期待吧!

  “这路可真够颠的,这要是进城一趟,就冲这路,都让人望而却步了。”洪雪荔牢牢地抓着车栏杆道。

  “缺什么有服务社呢!怕什么?”景海林轻松地说道。

  “是啊!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只要有精神食粮就可以了。”洪雪荔说着笑了起来道,“孩子他爸,你这精神食粮到了那儿估计要断粮了。”

  经洪雪荔这么一提醒,景海林大叫道,“失策,失策。”穷乡僻壤怎么可能有书卖啊!

  “没关系这车厢里的书,够我看了,一遍不中,两遍,两遍不行,三遍。”景海林望着几乎是满车厢的书籍道。

  “爸,你看看这箱子里装的那么多书,箱子都被颠的给蹦了起来。”景博达看着又一次蹦起来的木头箱子道。

  “这路况得有多差啊!”景海林不由得担心道,“千万别把箱子给我颠散架了。”

  “放心吧!你的宝贝书籍都拿麻绳捆着呢!散不了架的。”洪雪荔看着捆的结实的家伙们道,突然抓狂道,“不知道我那咖啡杯具怎么样了?完了完了,一定碎成渣渣了。”

  “还咖啡杯具呢!咖啡都没了。”景海林看着她道,“不怕人家扣你一顶资产阶级享乐的帽子啊!以后不许提咖啡杯。”

  “那咖啡杯怎么说?”洪雪荔面色不悦地说道。

  “喝水杯子。”景海林立马说道。

  “咳咳……”洪雪荔闻言惊得直咳嗽,等平复下来后,朝他竖起大拇指谄媚地说道,“我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中华文化语言真是博大精深,以后着用词都要朴素点儿,贴近劳动人民。”景海林嘿嘿一笑道。

  “我想叫咖啡杯也不行了,肯定摔碎了。”洪雪荔非常遗憾地说道,“这以后无论是咖啡杯还是茶杯,咱们家统统叫水杯。”

  “妈,您的咖啡杯子碎不了。”景博达提醒她道,“您忘了杯子被纸包住以后都塞在衣服里,咱家的碗碟啦也都是同样的装的。”

  洪雪荔拍拍自己的胸口,“呼!想起来了,这一下子我那些宝贝都保住了。”

  一家三口就这么聊着天,时间也过的快,大约一个小时就到了基地外,出示了证件后,车直接开了进去,停在了招待所。

  “博达他爸,这不对劲儿吧!”洪雪荔看着大大的招牌道,“这怎么把咱给拉到了招待所了。”

  从车厢里下来的彭福生详细的介绍了一下情况。

  “爸,这么说我们跟战叔叔家里还是门对门。”景博达高兴地说道。

  “听那意思就是了。”景海林内心也是止不住的高兴道。

  “景老师,这行李?”彭福生看着景海林问道。

  景海林看着他们道,“博达他妈,既然是在招待所,咱就把手使的行李搬下来,这些书籍干脆抬家里去好了。”看着满车的书籍道,“这招待所也放不下啊!”

  “这得问他们了。”洪雪荔看着兵哥哥们道。

  “同志可以吗?”景海林轻声细语地问道。

  “我们一切听您的命令。”彭福生他们三个齐声说道。

  “那就先把手使的东西搬进招待所。”景海林立马说道,目光转向洪雪荔道,“你赶紧把要搬下来的指出来。”

  “哦!”洪雪荔立马看着眼皮下的木头箱子,指出两个带有他们换洗衣服的箱子道,“就这两个吧!剩下的全搬走。实在不行了,离的近,去家里找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