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97章 登门拜访
  “好了,好了。”丁海杏出声道,关于特务的话题就此打住,转移话题道,“红缨的眼力那么好,这里离舰艇可不近啊!”

  战常胜站在红缨面前也好奇地问道,“你能看见他们说的什么?”

  “嗯!”红缨点头道,“看得清清楚楚,就是因为他们在谈论爸爸,我才注意看的,不然谁关心他们谈什么?”

  “那么远的距离,也看得清他们口型。”战常胜惊讶道。

  “看得清。”红缨听他这么一说,挠挠头一脸蒙圈道,“奇怪,我眼神啥时候这么好使了。”

  海上没有任何的遮蔽物,这么远的距离看到人形很容易,毕竟目标大,可要看清嘴部的动作很难的。

  “爸你看不清吗?”红缨反问道。

  “我当然也看得清,只是唇语学的不到家。”战常胜遗憾地说道,随即抬头看向她们俩道,“眼力这么好,不会也是跟着我习武的关系吧!”

  “除了这个,我想不出其他理由。”丁海杏微笑地看着他们道。

  “这么说,我也练出来了传说的中气。”红缨激动地说道,异想天开道,“那我是不是也能像小说里的人一般飞檐走壁,纵云梯啊!”

  战常胜轻笑地摇头道,“看小说看傻了,假的,只是让你强身健体、五感敏锐,身轻如燕而已。”

  “啊?”红缨一脸地遗憾。

  “别遗憾了,比起失去的,我们得到的更多。”丁海杏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看着她说道。

  “我说着玩儿呢!”红缨笑了笑道,“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一家四口沿着沙滩一路走去,细软的沙子热乎乎的,拂过脚面。

  海浪温柔的轻轻的拍打着海岸,又退了下去。

  “这附近有村庄吧!”丁海杏看着沙滩上有来玩儿的半大的小子。

  “有两个自然村落。”战常胜不紧不慢地悠然地说道,“人口不多,还没有杏花坡大。”

  “看得出来,这里山多耕地少,居住的人就少。”丁海杏轻扯唇角,幽然地说道,接着又道,“哦!明儿景老师他么来,房子还没整理好怎么办?”

  “这还不简单,跟我们一样在招待所凑合两天。”战常胜轻松地说道,“委屈两天,一步到位多好。”接着笑道,“明儿我们搬家正好能遇见他们。”

  “我想他们一定高兴,又成了对门邻居了。”丁海杏开心地说道。

  “而且那里还僻静,晨练去山上,你和孩子可以安静的多睡会儿。”战常胜抱着儿子笑道。

  “军号声估计要小很多。”丁海杏不自觉的摸摸耳朵道,第一天到这里,那起床号的声音感觉就跟在耳边炸开似的,一下子就把丁海杏和小沧溟给吵醒了。

  虽然他们差不多也是这个点起床,可自动起床,与被人‘叫’醒,可是两个概念。

  “我可是喜欢紧,差不多两年没听见了,想的紧。”战常胜满脸柔和地说道。

  小沧溟手指着大海,激动地“啊啊……”叫个不停,我要玩儿水。

  “爸妈这边的海水好清澈啊!比学校的海水清澈多了。”红缨追逐着浪花道。

  原来在丁海杏与战常胜聊天时,红缨已经跑到了海边了。

  “好好好,咱们找姐姐玩儿水去。”战常胜抱着孩子大踏步的朝海边走去。

  到了海边,将孩子放在沙滩上,战常胜蹲下来叉着儿子的咯吱窝。

  十个月大了,有人扶着可以站稳稳的了。海水涌来,正好淹没了小沧溟肉乎乎雪白的小脚丫,高兴的直跺脚,水花四溅。

  当潮水退下去的时候,“啊啊……”眼睁睁地看着海水远离了他,抬脚就要追。

  “别着急,看看又来了。”战常胜温柔地说道,潮水涌来喜爱家伙又兴奋了起来。

  一家人玩儿到太阳西斜,才玩儿的尽兴朝基地走去。

  在食堂吃完饭,就在招待所门前花坛下乘凉,好在身上有驱蚊药包,不然的话,一准被咬成佛祖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小沧溟玩儿累了,困的直揉眼睛。

  丁海杏带着孩子去招待所冲了冲澡,哄着孩子一会儿就睡了。

  幸好驻扎地在海边,不太缺淡水,如果驻地在海岛的话,别说洗澡了,洗脸水都得省着用。

  &*&

  “咚咚……”敲门声响起,战常胜起身开门,看见门外的来人一点都不意外,“龙艇长进来。”

  “三号,没打扰您吧!”龙苍海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有进来吧!”战常胜侧身让开,龙苍海走了进去,他关上了房门。

  “请坐。”战常胜指着客厅里的沙发道,又给了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道,“请喝水。”顺势就坐了下来。

  “谢谢!”龙苍海半起身微微欠身道,“真是没想到您会来。”

  “组织分配,所以我就来了。”战常胜冠冕堂皇地说道。

  龙苍海闻言黑眸微微闪烁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可真是想念你的紧,你去年留下的傲人成绩至今无人打破。”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只要刻苦训练一样也能达到,没什么值得称赞的。”战常胜鼓励道,漆黑如墨的双眸在晕黄的灯光下折射出细碎的光芒。

  自然也听得出其中的潜台词自然听的明白,这是在说训练懈怠。

  “是,您说的对!”龙苍海闻言眼前一亮,展颜一笑道。

  大家都是聪明人,听的出来人家有心做实事!务实就好,务实他就放心了。

  “怎么样?我不在这一年看来基地没啥变化?”战常胜看着他淡然地说道。

  “是没什么变化……”龙苍海详细地介绍了一下,基地的情况。

  &*&

  天彻底的黑了下来,天空像一块洗净了的蓝黑色的布幕,星星仿佛是撒在这块布幕上闪光的碎金。风吹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与草丛中的蟋蟀的叫声交织在一起。

  让屋内的男人烦躁的很,手里拿着纸扇,呼啦呼啦的扇着,“这鬼天气热死人了。”

  “是你心不静,关天气什么事?”女人忍不住开口道。

  “去去,屋里哄孩子睡觉去,老爷们儿的事你少插嘴。”男人挥着手里的纸扇不耐烦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