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83章 爬不出她的五指山
  “怎么样?老弟够义气吧!”战常胜朝他努努下巴道。

  “谢了,澳门赌博网站:老战。”景海林由衷地谢道,他知道这里面他搭了不少人情在里面。

  “谢什么?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揍他们丫的。”战常胜挥舞着拳头道。

  景海林闻言好笑地摇头道,“好战分子,海战哪有那么容易打起来。”

  “你让我想想都不行吗?”战常胜无比郁闷地说道。

  “想想,怎么不可以,使劲儿想,说不定哪一天就用上了。”景海林挥着手笑道。

  “我知道你在心里笑话我,可是有生之年不在海上打一场,真是憋屈。”战常胜严肃地说道,“没有经过战争洗礼的军人,比叫军人。”

  “我明白。”景海林点点头道。

  晨练回来的路上,红缨低着头,脚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脚下的石子儿。

  景博达看着明显情绪低落的红缨,拉着她的手停下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红缨摇摇头道。

  “你满脸都写着不高兴,还说没什么?”景博达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道,“说说看,有什么烦恼,我们一起想办法?”

  “我……”红缨抬眼看着他,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自己要走了,这一别又不知啥时候才能再面了。

  她不想接下来这十几天过的悲悲切切,凄凄惨惨的。

  离开也要笑着离开,“没什么。”红缨咧嘴一笑道,“在想今天早上妈做的什么好吃的。”

  “你不说话,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景博达神秘兮兮地说道。

  “别卖关子,赶紧说。”红缨催促道。

  “我爸决定跟你爸爸一起离开。”景博达满眼都是温暖笑意地看着她缓缓地说道。

  红缨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你……我……”手指指他,又指指自己道,“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这下子我们又可以在一起读书、上学了。”景博达开心地说道,看着她依然惊讶地样子道,“这个你可以回去问战叔叔。”紧接着又道,“这是秘密,我爸说事情还没有定下来,一定要保守秘密。”

  “嗯嗯!”红缨忙不迭地点头道,“绝对保密。”

  红缨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一下子阴转晴了。

  两家人分开回了学校,战常胜和红缨从学校的后门,很快就回到了家门口,就看见丁海杏推着小家伙在楼前晃荡。

  婴儿车是丁国栋做的,车身好做,凭他的木匠手艺没问题。

  而四个小车轮子可是托楼上方巧茹的在沪海采买的零部件。

  春暖花开后,小沧溟慢慢的长大,这家里也装不下他了,精神头大着呢!虽然不会说话,可早上醒来,穿戴整齐了,那肉乎乎的,手背带坑窝的小手,指着门外,不出去不行。

  所以每天早上,丁海杏就推着小车,在校园里转悠,直到接住了晨练回来的爸爸和姐姐,才被抱着回了家。

  一家四口回了屋,红缨迫不及待地问道,“爸、爸,景伯伯跟我们一起走吗?”

  “一起走!”战常胜抱着儿子回头看着她道,“你景伯伯刚刚下定了决心。”

  “那组织能分配到一起吗?”红缨不由得担心道。

  “放心吧!不会让你和博达分开的。”战常胜看着她笑了笑道,笑着打趣道,“这下子不用在噘着嘴了,那嘴噘的都能挂油瓶了。”

  “那就好。”红缨开心地笑道,对于他的调侃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她现在完全被这个好消息,给高兴坏了。

  “粥熬好了。”战常胜拐进厨房道。

  “简单的玉米粥没什么难度。”丁海杏进来道。

  “有婴儿车就是方便了许多。”战常胜笑道。

  “在大点儿就不行了,要装不下这小子了。”丁海杏看着明显精神力旺盛的小家伙道,“穿的薄,能自己坐起来了,坐在车子里就不老实了,说不得啥时候就从车里倒栽葱,栽出来了。”

  “咯咯……”战常胜怀里的小家伙笑了起来。

  “说你呢?还笑。”丁海杏捏捏他的包子脸道,如果不是一直释放精神力,这小家伙准栽的满头包。

  “行了,别抱着他了,赶紧做饭吃饭。”丁海杏将小家伙抱过来,放水后,放在了客厅的草席上。

  快九个月的小家伙满地爬了,丁海杏在客厅铺上草席子上面铺上褥子,这小家伙随便爬。

  不过得有人看着,不然满屋子爬的都是他。

  丁海杏要干家务事的话,就像孙猴子给唐僧画圈一样。她用精神力将小家伙困在方寸之地,看你能爬出她的五指山。

  哼哼……

  &*&

  校长办公室内,沈校长看着景海林递来的申请书,抬眼看着他道,“真的决定了。”

  “报效祖国,我愿意到最艰苦的地方守卫海疆。”站在办公桌前的景海林目光平视前方,朗声说道。

  “少给我来这个官话、套话,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沈校长放下手中的申请书,食指点着他道,“老战给你做了不少的工作吧!”

  “这是我的真心话!”景海林铿锵有力的说道,打死都不能说真话,他又不傻又不呆。

  “你有这种革命献身非常的好,申请我批了,回去等消息吧!”沈校长很干脆地说道。

  景海林一脸错愕地看着他,没想到这么久批了,他以为最起码不舍、或者挽留。

  沈校长看着他的样子开玩笑道,“怎么不舍啊!那留下来继续教书好了。”

  “我只是诧异,您这么痛快。”景海林问出心中所想道。

  “我也看报纸的。”沈校长指指手边的报纸道。

  潜台词,他也紧跟时事,上面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也会分析的,甚至通过自己的渠道比报纸上了解的还多,可以说说洞若观火。

  “谢谢,校长这些年的维护。”景海林啪的一下举了个标准的军礼,眼眶发红,鼻头发酸,将眼中的水雾逼了回去。

  “谢什么?你也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军人。”沈校长和蔼地看着他道,心中无限叹息,他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不过走了也好,谁知道这世道咋变呢!起码部队与地方不一样,它至少乱不起来,也不敢乱,它乱了,就天下大乱了。

  “行了,走吧!”沈校长挥手让他离开。

  “是!不打扰您了。”景海林退了几步,才转身离开。

  等人走了,沈校长才伸手搓搓自己的脸,打起精神投入到工作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