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82章 茫茫未知路
  “我到不这么看。”洪雪荔出声道。

  “那你怎么看?”景海林抬眼看向她道。

  “国际形势这么紧张,你可以说是应召入伍,正直大量用人之际,你又在技术方面的权威,不会有多大的门槛的。”洪雪荔眸光清澈地看着他们父子俩道,“我们周边环境也日趋紧张。客观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两大阵营之间的冷战对峙在继续,美帝与老毛子之间既对抗又在进行单独的大国政治和军事交易我们和阿三边境上的冲突与对抗正在加剧美帝侵略越南的战火日益扩大美帝和弯弯不时对我们东南沿海进行骚扰等等。尤其最后一点,正是你用武之地。”目光坚定道,“与其在这里蹉跎,不如去下面建功立业。说句功利性很强的话,这样真到了那一天,也能为自己辩解一二,看在军功的份上也能少受点儿罪。”

  景海林认同地点点头道,“城里不能再呆了,报纸舆论在城市开始吹起了反对n、反对b、反对铺张浪费如果只是单纯的依照口号来,我一点儿都不怕,就怕它向政治靠拢。”

  “已经有苗头了,你看看报纸舆论”洪雪荔找出报纸道,将重点指给他看道,“社会主义教育,干部教育,群众教育,一抓就灵。听听这调调,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走!我明儿就告诉老战,然后申请打报告。”景海林眸光深沉地下定决心道,抬眼看着他们道,“跟着我让你们受苦了。”

  “喂!别这样,在哪儿都是受苦,你以为美帝就像它宣传的那么好,什么美好的自由世界,就我们这黑眼睛、黄皮肤,你就是在狗腿,也是二等公民,比黑人的还不如,曾经不是被人称为猪仔。”洪雪荔宽慰他道,话锋一转道,“既然决定了,那我也去学校辞职。”

  “这件事还没成呢?就不要向外嚷嚷,免得横生枝节。”景海林拇指捏着食指,划过嘴唇,警告道。目光特地看向景海林,就怕他嘴不严。

  “严守秘密!”景博达举手保证道,“这样不离开师父了,我可以继续学武了。”他高兴地恨不得跳起来,翻两翻,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可惜得憋着。

  “我也是!”洪雪荔重重地点头道。

  “你在学校好辞职吗?我怕学校抓着你不放,做了典型可咋办?”景海林担心道。

  “我没有说,事实上,学校早有劝退我的意思。”洪雪荔抿了抿唇不好意思地说道。

  “啊!他们居然这么明目张胆。”景海林暴怒道。

  “人家没有明说,可话里话外的意思,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洪雪荔苦笑一声道。

  “那你以什么理由辞职啊!”景海林但心道。

  “这简单,以我自身身体不佳为由。”洪雪荔张口就来简单地说道。

  “哪有怎么咒自己的,你身体好不好我会不知道。”景海林瞥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可是深有体会。”

  洪雪荔太清楚他的眼神意味着什么,捶着他的肩头,嗔怪道,“在孩子面前胡说什么?”

  景海林无辜的眨眨眼道,“我说什么了吗?我说你每天晨练身体好。”

  已经做了决定,心中的大石移开,他也有心情跟老婆开玩笑了。

  这家伙,睁着眼睛说瞎话,洪雪荔目光转向景博达道,“不早了,该去洗洗睡了吧!明儿还要上学呢!”

  “哦!”景博达高兴地起身道,低头看着他们道,“爸妈,不会变卦了吧!”

  “不会!这小子快走吧!”景海林拍着他的屁股道。

  景博达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卫生间洗漱,等他洗好了,景海林和洪雪荔也洗漱后进了卧室,放下蚊帐,抓了抓蚊子后,关了灯躺在床上。

  黑暗中,洪雪荔幽幽地说道,“也不知道能给你个什么样的职位。”虽说下到基层去,可一切未知还是让人忍不住惶恐不安。

  “我肩花摆着呢!平调就心满意足了,怎么你还想我高升啊!”景海林语气中充满了揶揄地口吻,“反正不会让我做大头兵吧!降一级也说可以接受的,最重要的是你们平安。”

  “唉!”洪雪荔长长叹一口气,“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景海林侧过身,抬起手轻轻握着她的手悠悠然地说道,“哦!也许某一天这样子的日子到头了,你会发现未来的日子也许还不如现在好呢!”

  “不可能我相信未来比现在肯定好。”洪雪荔斩钉截铁地说道。

  “是吗?”景海林轻笑道,“那我们就好好的活着,看看未来什么样儿?”

  “呵呵”洪雪荔闻言轻笑了起来,“我们要好好的活着,澳门赌博网站: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活着才有希望。”

  “嗯!”景海林握了握她的手道,“睡吧!别胡思乱想了。”

  夫妻俩聊着聊着就睡着了,一夜无梦,晨练时景海林告诉了战常胜道,“我跟你走。”

  “哎!这就是对了,老弟还能害了你不成。”战常胜大喘气道,然后压低声音道,“偷偷告诉你去的地方,不出意外就是咱去年暑假实习的地方。”脚踩着细细的沙子,看着站桩的四人道,“别偷听我们说话,该告诉你们的时候就知道了。”

  “妹夫,现在说呗!对我们有什么不能言的。”丁国栋提高嗓门喊道,清晨的海风吹着,凉爽又舒服。

  “你们给我好好的练,动作不标准了,小心我手里的树枝。”战常胜挥舞着手里的小教鞭,带着破空的声音。

  景海林闻言心一下子放到肚子里了,“那地儿还不错。”实习的地方,他们去年暑假在那里呆了两月,条件虽然比不上学校,可比其他地方好太多了。

  “你还真以为让咱去守那鸟都不落的无人的海岛啊!”战常胜回头看着他道,微微一笑道,“在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就可以把心彻底的放在肚子里了,职位是科研部的头儿,待遇不变,一切你做主。”

  “真的吗?”景海林喜形于色道。

  “当然,我骗你干什么?”战常胜微微扬起下巴道,“这谎话到了地儿不就戳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