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69章 合格证是我颁发的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失火了吗?”高文山咋咋呼呼的就冲了进来道。

  “文山大哥,没有失火。”丁国栋从厨房里走出来道。

  “那怎么回事?”高文山紧张地问道,“咱这一片住的近,又是木制结构的房子多,天干物燥,要是失火了可就无家可归了。”

  “没有,没有,是柴火有些潮所以才这么大的烟。”丁国栋解释道。

  “哦!真是吓死我了。”高文山心有余悸地拍着胸脯道,“既然没事,那我走了。”

  丁国栋将高文山给送了出去,将自行车推了进来,才插上了院门。

  沈易玲不好意思地站在厨房门口四目相对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

  丁国栋一脸温柔滴看着她道,“以后别生火了,我回来也一样,大柴烧火快,就两人的饭,快的很。”说着进了厨房,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了灶前,火红的火焰染红了他的脸孔。

  “可是我想给你做饭?”沈易玲噘着嘴说道,也搬了个小凳子坐在了他的身边,“好暖和。”

  丁国栋笑了笑道,“那这样我烧火来,你做饭行吧!”

  “好啊!好啊!”沈易玲忙不迭地点头道。

  本来想着用柴火可以省下煤球的钱,看来得盘一个煤球炉子,这个家得好好的在归置一下,原来就他一个人,现在嘛!家里有女主人,就得继续修整了。

  “熬粥你会吧!”丁国栋突然想起来道。

  沈易玲轻松地说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

  “水开了,你来下小米吧!”丁国栋指着炉灶上的大铁锅道。

  “好啊!”沈易玲起身道,蹬蹬朝屋子里跑,跑了两步突然想起什么,转身道,“国栋,要弄多少米合适。”

  丁国栋闻言笑了笑道,“我来,我来,以后你就会记住弄多少米了。”说着拿上搪瓷小盆,又拿上大勺子进了屋子,舀了米出来。

  “易玲看看,勺子里就这么多米,就够咱们俩吃了,然后淘两遍下到锅里就好了。”丁国栋手把手的教她道,“以后啊!回来做饭前,先把小米用冷水泡着,锅开后下米,小火熬半个小时就行了。”

  “知道了。”沈易玲点头道,从兜里拿出纸笔,记了下来,抬眼看着意外的他道,“我可是说过的,要学会做饭的。就像我妈说的,不为别人,也为自己。”笑眯眯地又道,“你怎么都不夸夸我。”

  “做的好!”丁国栋笑容温暖地看着她道,自言自语道,“哼……这下子看杏儿还有什么好说的。”说着将锅盖打开些,锅别鬻了。

  沈易玲闻言桃花眼闪了闪道,“怎么?小姑子对我有意见吗?”

  “没有!”丁国栋立马说道,“我的家人都喜欢你,我爸妈和姑姑来信了,不知道有多喜欢你,听到我要结婚了,高兴的不得了。”

  “国栋,你不适合撒谎哦!”沈易玲目光如炬地看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

  “是!不过你不要生气,那是她不了解你。”丁国栋选择坦白道,“她对有些不太满意。”

  “具体呢!”沈易玲神色如常地看着他道。

  “她认为你太强势了,女强男弱,怕我忍的了一时,时间长了会受不了。”丁国栋简略地说道。

  “那你呢?要一直忍吗?”沈易玲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

  “那不叫忍好不好,夫妻本来就该互相扶持,互相迁就的。如果不这样,那世上大多数的夫妻都过不下去。这样下来,大家都是‘忍’着彼此过下来的。”丁国栋声音干净温润地说道,“你不也在‘忍’着学做饭嘛!”

  “那你不怕流言蜚语吗?说你攀上高枝儿,吃软饭,靠女人。伤了你大男人的自尊心。”沈易玲声音紧绷绷地说道,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

  “呵呵……”丁国栋抓着她的手,松开她的拳头,“你家庭条件比我好,这是不争的事实,假如真的怕流言蜚语的话,早就跑了,哪里会想着和你结婚呢!”莞尔一笑,打趣道,“再说了,我不会理会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里的。真要斤斤计较,这日子没法过了。”指指自己道,“我可是有充分的心里准备的。”反问道,“相反,你准备好了吗?跟着我过苦日子。”

  “有什么苦的,我们是双职工,比大多数人家要好多了,负担又不重,怎么能说苦日子呢!”沈易玲不好意思道,“不过婚后我们要开始攒钱了。”

  “攒钱?”丁国栋不解地看着她道。

  “嘿嘿……”沈易玲干巴巴地笑道,“别看我工龄比你长,可我开的工资都花光光了,没啥存款。你呢!想必存款也不多,所以咱俩得攒钱养孩子啊!”

  丁国栋闻言看着坦坦荡荡的她,得尽快习惯她什么话都敢说。

  “哦!我去馏上馒头。”丁国栋起身去拿了馒头出来,又拿上篦子,放在铁锅上馏馒头,“这样粥好了,馒头也热了。”

  做好了饭,澳门赌博网站:端上了炕桌,丁国栋加了些咸菜。

  “看来为了我们餐桌丰富,我以后也要学会腌咸菜。”沈易玲看着碟子的咸菜道,“这些是谁腌的真好吃。”

  “有我妈腌的,像这个酸菜、辣白菜、酱萝卜是杏儿腌的。”丁国栋指着炕桌上的咸菜道。

  “小姑子很能干啊!”沈易玲努着嘴道,“如果照她的标准,我还真不合格。”

  “喂!合格证是我颁发的,你小姑子说了不算。”丁国栋面色柔和地说道。

  “这话我爱听。”沈易玲俏皮地问道,“那我合格了吗?”

  “合格!”丁国栋笑着说出两个字道,“吃饭,吃饭。”

  “吃完饭,我们去看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好不好。”沈易玲看着他说道。

  “好!”丁国栋笑着应允道。

  &*&

  星期天,丁国栋和沈易玲一起站在了战常胜家门口外。

  “别紧张,天不怕地不怕的你,也会害怕?”丁国栋笑着调侃道。

  “主要你妹妹不是不太喜欢我。”沈易玲小声地说道,搞的她有些紧张。

  “其实杏儿很好相处的,这一次不知道哪儿根筋儿不对。”丁国栋握了握她的手道,“放心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