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65章 远亲不如近邻
  “是是是!我沾了女儿的光了。”童雪起身道,澳门赌博网站:“不行了,我饿死了,我要去厨房找点儿吃的,先垫垫肚子。”

  童母瞥了眼离开的童雪,然后低头看着外孙女儿道,“宝儿,咱可不跟你那个没良心的妈学习。”

  &*&

  郝母吃了个闭门羹,再请人家门卫小哥打电话,那是死活不同意了。

  别说给老头子转院了,就是给老头子交住院的费用都没有要来。

  气的郝母浑身发抖,恨不得在大门口破口大骂童家不是东西。

  小陈见状赶紧制止了,开玩笑,在这门口惹事,不想活了。

  “婶子,现在不说这个的时候,咱得赶紧给我叔借钱治病。”小陈将她拉离了大门口道。

  “我手里哪有钱啊?才刚般来,我借钱都找不到地儿。”郝母着急上火地说道,摸着兜,抠唆了两毛钱出来道,“这还是明儿的菜钱。”

  “走咱回大杂院,找邻居借借,怎么这也能凑够了两块钱。”小陈推着车子道,“婶子,赶紧上车咱们回大杂院,这时候大家都在,在晚了可就睡了。”

  这一次郝母可是实心实意地道了声:“谢谢”

  “谢什么?都输远亲不如近邻吗?”小陈看着她道,“坐好了,婶子,咱们走。”蹬上自行车朝大杂院走去。

  郝母坐在后面看着蹬的自行车吭哧吭哧的家伙,‘你这般讨好,我也不会把锁儿嫁给你的。’

  到了大杂院,小陈首先冲到了家里,冲他脱口就要两块钱。

  “没有!”陈母很干脆的说道,陈母典型的城市平民家庭,生活也是扣扣索索的,能省则省的,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朝她借钱还不如杀了她容易一些。

  “我知道你借钱干什么?你就是掏心掏肺,人家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你,人家的眼光高着呢!”陈母戳着他的脑袋重重地说道。

  “妈,您赶紧给钱,等着救命呢!”小陈直接说道,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浪费口舌,着急地又道,“算我借您的,行不。”

  “你的钱都是老娘的。”陈母从炕头柜里拿出一块整钱,又放进去,拿出一把毛票道,“就这一块钱,不够的话去别家借借。”

  “真是麻烦。”小陈拿着一块钱,转身出了门,在大杂院晃了晃,这家借两毛,那家借三毛的,终于凑齐了。

  小陈才载着郝母回了医院,锁儿一看见他们过来,就迎上去道,“怎么这么久?我哥呢!”看着他们身后没有郝长锁于是问道。

  “别给我提那个龟孙,娶了媳妇忘了娘的混蛋。”郝母气的也不管是否有外人在场直接开骂道。

  “你别光骂,我哥呢?”锁儿赶紧说道。

  “去什么……我也说不清。”郝母结结巴巴地说道。

  小陈赶紧补充道,“野外拉练咋的了,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

  “我嫂子呢?”锁儿又问道。

  “你嫂子门太大呢!没见着人。”郝母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钱呢?住院费呢!”锁儿看着他们俩道,“不会跑出去这么久啥事都没干成吧!”

  “钱借来了!”郝母赶紧从兜里掏出一把毛票道,“这次多亏了街坊了,不然的话咱可真是抓瞎了。”

  “妈,你可真是,大哥不在,有三哥呢!三哥在机械厂工作,还能没有钱。”锁儿看着郝母一脸无奈地说道,“早知道我去了。”

  从郝母手里抓过钱,把钱还给了小陈,“我去找三哥。”

  锁儿又让小陈载着她去了机械厂,将郝铜锁给叫了出来。

  然后郝铜锁出面才将童雪给叫了出来。

  给郝父转到了军医院,忙忙碌碌到晚上十点多才彻底的安置好了。

  累的谁也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等转过脸,这事还有得呛呛……少不得又是家庭大战。

  郝长锁的生活又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

  郝家在城里日子过的如何,除了他们自己关心,其他人根本不会关注。

  丁海杏更不会去密切注视,不相干的人,谁会不在意。

  当然他们过的不好,她会非常高兴。

  只是现在她可高兴不起来,杏花坡来信了,看样子,爸妈、姑姑都很满意大哥处的对象。

  这就更尴尬了,要了解未来儿媳妇的人品。等孩子睡了,丁海杏坐在书桌前,眼前摊开的稿纸,一个字儿都没写。

  战常胜洗澡回来时,就看见这一副令人沮丧的场面。

  “写什么呢?我走的时候就这样,咋回来时还是这样。”战常胜坐在床上看着她道,“怎么很难写吗?要不要我帮你。”

  丁海杏双手托腮道,“爸妈向我打听大哥对象的品性,我不知道该怎么写。”

  “照实写喽!”战常胜轻松地说道,“爸妈这是怕大哥说的都是溢美之词,所以才找你问的。”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态度。”丁海杏侧过身非常生气地看着他道。

  “所以你的内心很纠结。”战常胜握着她的双手道,“你到底在怕什么?”微微摇头道,“不要说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那些都不成问题,他们说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丁海杏静静地看着他,凭什么我一个背着,跟自虐似的,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的,你们却好吃好喝好睡的。

  与其折腾自己,还不如折腾你们。

  丁海杏挑眉看着他慢悠悠地说道,“真的想知道。”

  “嗯!”

  “我怕你知道了会后悔!”丁海杏清澈的黑眸,幽深了起来,“无知是幸福的。”

  “怎么会?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事?我扛着。”战常胜拍怕自己的肩头,调侃道,“你男人的肩膀还扛的住。”

  丁海杏伸手搓搓自己的脸,深吸一口气道,“孩子爸,这个你扛不住。”

  “怎么会?”战常胜不信邪道。

  “跟组织为敌呢!”丁海杏隐晦地说道,“或者是组织背叛了你呢!”

  “你说明白点儿?我怎么听的稀里糊涂的。”战常胜挠挠头道,“这些字分开我都认得,可组合起来,我咋没听明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