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64章 闭门羹
  被护士这么一通说教,郝家的人都老实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畏畏缩缩地看着护士,生怕人家把他们给仍出去。

  护士拿着病历夹子道,“你们是病人家属,来的正好,交钱去,住院费加医疗费两块。”

  “啊!这么贵。”郝母闻言顿时倒抽一口冷气道。

  护士闻言看着他们脸上为难的表情,穿着,心里就有了底儿,眉头都不眨地说道,“输完这些液体回家养着吧!病人好好将养,也能恢复的,只是别再这么虐待自己了,不然挣了钱也给了医院了。”

  “啊!”一听往外赶他们郝母顿时慌了神儿,“医生,我们有钱,千万别让我们出去,我现在就找钱去。我大儿子在部队他说连长,他有钱。”

  “大婶、大婶,别激动,我是说在医院也是打些营养针,不如回家食补。他是饿晕的,营养不良,又累着了。”护士和声和气地说道。

  锁儿机灵地说道,“那俺们也住院。”说着将郝母给拉到了一边,好说话。

  “住什么院啊!回家养着就好了。”郝母扯扯闺女的袖子道。

  “回家啥都没有,拿什么养。”锁儿瞥了她一眼低声说道,“你到现在了还心疼钱,这是心疼钱的事儿吗?”

  “我是真没钱了,钱和你爸孰轻孰重我还能不知道,钱没了可以再赚,你爸的身体垮了那是多少钱都找不回来的。”郝母哭丧着脸极快速地说道。

  锁儿闻言压低声音又道,“在医院有特批的补充营养的条子,不用粮票,价钱还便宜。”

  郝母闻言眼前一亮看向她道,“那我去找你哥,咱转到军区医院,作为家属也能沾点儿光。”

  “那还等什么快去吧!”锁儿催促道。

  郝母走了两步,又回去,跑到护士那边说道,“继续用药,我现在就去拿钱。”

  小陈机灵地说道,“婶子,我送你。我骑自行车载着你快。”

  郝母一愣,随即答应道,“好吧!”总比自己两条腿跑的好,从这里到长锁的驻地且得走上一会儿呢!

  “麻烦你了。”锁儿看着小陈脸上绽开一朵笑容道。

  小陈被她的笑容给晃花眼,“不麻烦,一点儿都不麻烦。”

  郝母看着他那呆子样儿,恶声恶气地说道,“还走不走。”

  小陈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走,走,婶子咱们马上走。”

  小陈载着郝母骑行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郝长锁的驻地,结果被告知了郝长锁野外拉练去了,人不在营地。

  满头大汗地小陈又载着郝母骑了一个多小时又到了大院外。

  没有通行证根本进不去,在门卫室,好说歹说给童家打通了电话,一听见童雪的声音,郝母念了声,“阿弥陀佛,小雪啊!我是长锁的妈妈。”

  “这里没有叫长锁的,你打错了。”童雪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郝母蒙圈了,门卫将他们给请了出去,再也不打电话了,这已经说开恩了,电话在打过去,他们这身军装还穿不穿了。

  童雪气呼呼的挂上了电话,童母抱着宝贝外孙女看着她道,“谁的电话,把你给气成这样?”

  “还不是伯仁的那个事妈。”童雪厌恶地说道。

  “她打电话找你干什么?”童母挑眉问道。

  “谁知道呢?他家啥破烂事都来烦伯仁,好不容易给他们找的工作,今儿想换、明儿又想换轻省活儿,什么都不会,真给他们能干的了吗?真当工厂是他家的,随便的挑。”童雪黑着脸说道,“一准又是工作的事,有工资开,能养活自己就成了,还想干啥?”

  “你个笨丫头,谁让你把他们都弄来的,现在后悔了吧!”童母没好气地说道。

  “妈,您就别说这个了,我都后悔的要死了,我当时一定是昏了头,才想办法让他们全都进城了,就跟蚂蟥一般,扒上了,甩都甩不掉。”童雪心里呕的要死。

  “乡下人都这样?以为是一人得道,这鸡犬就能升天了,一个屁大的连长,那就是个屁。”童母数落她道,“当初不让你找他,非得嫁他,现在后悔了吧!”

  “妈,伯仁对我挺好的,就是他家里总想着占便宜,要好处。”童雪立马维护起孩子的爸道,“他始终站在我这一边的。”

  “哼哼……”童母冷哼一声道,“那是你爸的位置高,他不敢犯上作乱,等你爸那天退下来,谁知道还是不是这么的听话。”

  “他不敢的,伯仁可是被我调教的服服帖帖的。”童雪非常有自信地说道。

  “男人心海底针,乡下出来的人自尊心特别的强,你可得小心点儿。”童母看着没心没肺的跟傻大姐的闺女似的,“真替你头疼。”

  “头疼什么?天塌下来有地撑着呢!”童雪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那你中间这个人可就被压扁了。”童母没好气地说道,“什么比喻?”

  “好好,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童雪拍拍手道,“来来,宝贝闺女,让妈妈抱抱。”

  小家伙理都不理会童雪,双手抱着童母不撒手。

  “小没良心的东西。”童雪指着她说道。

  “说我家宝儿没良心,我看你才没有一个当妈的样儿。”童母数落她道,“嫌孩子嘬的疼,打扰你休息,作天作地的把孩子的奶给作没了。幸亏有奶粉可吃,不然你让孩子吃啥,你倒是说说,孩子吃奶粉后,你晚上有起来给孩子喂过奶粉吗?说句实在话,小郝抱孩子的次数都比你多。”

  “那不是有孩子爸吗?我上了一天的班快累死了。”童雪不自在的摸摸鼻子道,转移话题道,“我爸怎么还没回来?我早就饿了。”

  “你这丫头,一提这事你就躲,躲能解决问题吗?”童母语重心长地看着她道。

  “妈,你烦不烦啊!好不容易伯仁不在家,躲会儿清净都不成,你是不是故意的,那我现在就抱着孩子走。”童雪生气地说道。

  “好好好!不说了,也只有小郝受得了你这娇脾气。”童母赶紧说道,“我不是怕你走,我说怕我外孙女跟着你回去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