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61章 高兴
  “我走了。”丁国栋笑了笑,澳门赌博网站:不以为意,转身看着战常胜道,“妹夫我走了。”

  战常胜端着碗过来道,“大舅子吃了饭再走吧!”

  丁国栋朝身后使了下眼色:帮我劝劝杏儿。

  战常胜微微点了下头,嘴上却道,“你赶紧走吧!别上班迟到了。”笑着又道,“我就不送你了。”

  “不用,不用,我认得路。”丁国栋笑着说道,抬脚离开。

  餐桌上,战常胜看着丁海杏抿了抿唇,犹豫着……

  “你要是为大哥的事说情的话,免开尊口。”丁海杏拒绝道。

  “跟美帝还能坐到谈判桌上的,你这样可不好,这是拒绝和谈了。”战常胜看着她不赞成道。

  “你是不是也想,前方打得越好,谈判桌上的砝码就越多,赢面就越大。”丁海杏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道,“你不会也打我吧!”

  “胡说什么?我打你做什么?”战常胜哭笑不得地说道,“对待敌人我可是如严寒般的冷酷,你可是我的老婆,我孩子们的妈!那当然是如春天般温暖。”

  丁海杏闻言笑了起来,忽然想起来道,“你可别到处做说客,我可是会很生气的。”警告地看着他。

  “你提醒了我。”战常胜勾起唇角浅笑道,“我是不会做蒲志高的,我怎么能那么不讲革命情义呢!”挑眉看着她道,“你觉得需要我坐说客吗?”

  丁海杏泄气,气的连饭菜都吃不下了,手里的筷子不停的戳着馒头。

  “这样对待食物,可是会被雷劈的。”战常胜看着她道。

  “哦!”丁海杏停手,啃着馒头吃饭。

  红缨看了会儿算是看明白了,于是问道,“妈不赞成大舅的婚事吗?女方很差劲吗?”

  战常胜嘴快地说道,“女方是校长的千金。”

  “啊!”红缨嘴巴张成了个o型,“大舅还真是能干耶!”看向丁海杏道,“这门婚事很好啊!您为什么要反对。”

  “对方门第太高了。”丁海杏找了个借口道,“我们小地方出来的会难以适应的,跟她说不到一起的,刚开始或许是新鲜,彼此忍让对方,久了就会发现,思想不同步……”指指脑袋道,“又不能共同进步,就没有办法一起生活,佳偶变怨偶。与其这样,不如一开始,就别结婚。”

  红缨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战常胜看着她不赞成道,“孩子还小,你跟她说这个干啥?”

  “爸,没关系,不懂的话,我记住,等大了,该懂的时候就懂了!”红缨点头道。

  丁海杏得意地朝战常胜咧嘴一笑,“我们红缨经历的事情多。”指指心脏道,“这里可一点儿都不小。所以有些事情不需要避着孩子,越避着,她越好奇,了解后,也就那样儿,不过尔尔,也知道该怎么做!”

  “行行,你是对的。”战常胜对待孩子的教育问题,尤其说女孩子,他真的不好说什么?

  “好了,吃饭,吃饭,不管事情结果如何,咱也得先吃饭吧!”战常胜招呼她们俩道,“趁着我们沧溟正乖的时候。”

  &*&

  丁国栋出了战家,骑着车子回家吃了饭,收拾干净后,先去了邮局,将写好的信邮寄了出去。

  至于丁海杏的那边的担心这,担心那的,他觉得根本无须放在心上,况且有妹夫敲边鼓,一点儿不用害怕。

  所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反而觉的彼此也冷静的想想正好。

  真是心大的很!

  &*&

  第二天早上,杏花坡,丁爸拿到信件,迫不及待地拆开了,一脸惊愕地看着信纸,“这简直……”

  “怎么了?”丁妈摇着他的胳膊道,“快说!”

  “大哥别光自己看,自己乐,也说说咋回事?跟撞了鬼似的。”丁明悦着急地说道。

  “咱家国栋处对象了,而且已经见过家长了。”丁爸眼底是止不住的激动说道,一脸的狂喜。

  “是吗?”丁妈也高兴地说道,“这小子终于想通了,要结婚了。”

  “大哥,别急着高兴,先告诉我们女方是谁啊?干什么的?”丁明悦冷静地说道,“万一是个令我们不满意的姑娘怎么办?”

  “不会的,我们家的国栋才不是那么不着四六的人。即便找对象,也是靠谱之人。”丁妈立即反驳道。

  “呵呵……”丁爸又笑了起来,板着脸道,“他姑姑就会说丧气话,我们国栋那么乖巧的孩子,怎么做出离谱的事情呢!”

  “那谁知道呢?越是乖巧的孩子,离谱起来,会让你瞠目结舌的。”丁明悦闲闲地说道。

  “行了,你俩别呛呛了,快告诉女方的情况。”丁妈赶紧说道。

  丁爸咧着大嘴高兴地宣布道,“女方叫沈易玲,穿军装的。”

  “呀!穿军装的那绝对是正经人。”丁妈激动地说道,“他爸,是真的吗?”

  “这还能有假,白纸黑字的写着呢!”丁爸挥舞着信纸道。

  丁明悦满意地点点头,“恭喜大哥了,喜得佳媳。”

  “还不止呢!女方的爸爸可是军校的校长。”丁爸乐的眼睛都迷成了缝。

  “呀!是常胜所在的学校的校长吗?”丁妈拍着他的胳膊激动地说道。

  “当然了,咱家国栋也没机会去认识别的校长千金。”丁爸哈哈笑道。

  丁妈也乐不可支地说道,“校长千金,咱跟人家军校的校长成了亲家了,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瞧你这话说的傻的,咱不是还跟人家军区司令员成亲家吗?”丁爸笑道。

  “性质不一样吗?”丁妈看着他道,“这有跟没有似的,人家可看不起咱呢!我可没忘跟他们家吃那顿饭别扭劲儿。”突然又担心道,“国栋的对象也不会像他家一样,鼻孔朝天的看人吧!”

  “不会的。”丁爸看着信说道,“国栋在心里把她夸的跟一朵花似的。”

  “情人眼里出西施,谁知道国栋那家伙有没有夸大其词。”丁明悦担心地说道,“我听说,老郝家在城里那日子过的那个艰难哟!听说城里的媳妇儿看不上他们。本来说好要去照看孩子的,结果老郝家的说错了一句话,被儿媳妇给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