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60章 护身符
  “杏儿、(沧溟她妈)”丁国栋和战常胜一脸惊愕地看着情绪失控的丁海杏同时叫道。

  “沧溟她妈,你这样会吓着儿子的。”战常胜担心地看着她,深邃的黑眸微微晃了晃,半开玩笑地说道,“大舅子哪里笨了,我们不知道什么了?就让你说他是大笨蛋了。”

  “抱歉,我失态了。”丁海杏赶紧看着战常胜怀里的儿子,此时背对着她,巴拉着战常胜的大手,玩儿的正欢着呢!丝毫没有受到她的影响。

  丁海杏长长的松了口气,提醒自己在孩子面前不要失控了。

  “沧溟妈,你不要着急,慢慢的说,你不说清楚大舅子哪里笨了,怎么令人信服呢!”战常胜和缓的声音,企图让丁海杏放松戒心。

  不过这点儿诱导,怎么可能让丁海杏简单的就说出原因呢!

  丁海杏慢条斯理地说道,“他还不笨嘛?居然喜欢一个性格这么强势的人。”

  战常胜闻言,得!又让这小坏蛋给溜了。

  “我就喜欢这样,有个性不好嘛!像小辣椒一样,生活才有味道嘛!”丁国栋眨眨眼一副我乐意的样子。

  “想不到大哥有受虐狂的倾向。”丁海杏没好气地说道,“等你的年纪在大些,就会知道生活如白开水般的平淡,是多么的不易。辣椒没有可以不吃,但白开水却一天也离不了。”

  “杏儿,你才多大,这么朝气蓬勃的年纪,咋这么老气横秋的。”丁国栋板着脸道,“妹夫,你是不是虐待我妹妹了。”朝他挤眉弄眼的。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大舅子,他是不是搞错求助对象了,那是我老婆,天然的同盟,就是想帮你,也不能这么赤果果的帮吧!他可不想大舅子走了,他独自一人承受老婆的炮火,如果让他睡沙发客怎么办?

  丁海杏白了他一眼道,“少给我搬救兵,那是我男人。”微微扬起下巴,“能向着你了。”

  丁国栋嘿嘿一笑,丁海杏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少给我嬉皮笑脸的,你承受的了吗?”

  “我承受的绰绰有余了。”丁国栋挺了挺胸膛道,莞尔一笑道,“杏儿,谢谢你的关心,不过她不会吃掉我的。她聪明、伶俐、又有智慧,却从来没有给人以盛气凌人的姿态。看着好了,绝对不会有问题的。”脸上泛起幸福的笑意道,“我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就是幸福才让人烦恼!

  “绝对是被宠坏的女人,不懂得谦让为何物的。长嫂如母,她能承担这份责任吗?”丁海杏不客气地说道,“被她给吹吹枕边风,别让我们兄妹离心离德了。”

  “怎么会呢?我不是那种娶了媳妇就忘了娘的人,更不会与你和国良离心离德的。”丁国栋举起手来道,“要大哥我保证吗?”

  “你保证有用吗?被人家给迷得三迷五道的。”丁海杏轻抚额头道,“我都替你头疼。”

  “有什么好头疼的。”丁国栋半开玩笑地说道,“你都说了长嫂如母了,你也要小心点儿了,如果做错了事情,你就死定了。”一脸傻笑道,“至于我,我已经投降了。哈哈……”

  “嘻嘻……哈哈……笑什么笑,这是很严重的家庭事件!”丁海杏板着脸说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还家庭事件,咱们满打满算,才多少人了,算房头也没几家。再说了我相信爸妈、姑姑,这些长辈一定会非常高兴我有对象的。”丁国栋命中靶心地说道,笑了笑又道,“会催着我结婚的。”

  这就是丁海杏最尴尬的地方,所有人都看好的婚事,就你一个反对,反对的理由,令人可笑。

  站在这孤立无援的境地,没有人帮忙,根本原因也无法宣之于口,真是有够憋屈的慌。

  丁海杏苦笑一声道,“是啊!我看你早就举白旗了。”尽管难她还是想温和地解决问题,继续挑刺道,“真不知道你看上她什么了?一点儿女人味儿都没有。”

  “现在不是提倡不爱红妆,爱武装吗?电影里也演的,女人们走出来,不要围着锅台转吗?”丁国栋慢条斯理地说道,“易玲是走在时代前端的人物,有什么不对吗?想不到杏儿这么老封建,我一个大男人都不在意女人比我强,怎么女人反倒看不惯了。她积极的投身革命工作,为社会做贡献,作为她的男人,怎么能拖革命的后腿呢!”

  得!她反而被他给奚落了一顿。

  “是啊!是啊!你很伟大。”丁海杏没好气地说道。

  “杏儿,我要结婚了,你应该恭喜我才对。”丁国栋一脸傻笑地说道。

  “我才不会恭喜你,可以预见的悲惨的生活。”丁海杏满脸不悦地说道,“黑云压城城欲摧,还妄想幸福。”轻抚额头道,“真是白日做梦。”

  战常胜闻言心里泛起了嘀咕,杏儿这话听得让人寒意深深的,“沧溟他妈……”

  “爸妈,饭好了,我们吃饭吧!”红缨走过来道,“哦!大舅舅来了。”接着又道,“留下来吃饭吧!”

  “吃什么吃?我的饭不给笨蛋吃。”丁海杏黑着脸道。

  丁国栋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大舅舅家里做好了饭的,就不在这里吃了。”接着站起来道,澳门赌博网站:“哦!对了,大舅舅有对象了,说不得很快就结婚了!”

  “恭喜大舅舅的了,什么时候把大舅妈给我们带来看看。”红缨笑着说道。

  “大哥!”丁海杏腾的一下站起来道。

  战常胜赶紧把小沧溟抱给她道,“抱好儿子,我去摆饭。”

  丁国栋调皮地说道,“杏儿抱着我外甥呢!不可以生气啊!小沧溟看着呢!”不怕死地又说道,“红缨的话才是最正常的。”眼看着杏儿的脸又阴了起来,笑眯眯地说道,“千万别黑脸哦!我们的沧溟看着呢!”

  丁海杏嘴角扯出一个夸张的笑容,小沧溟吓得一脸的蒙圈,这是妈妈吗?看着好吓人。

  丁海杏看着儿子的样子,不自觉的笑道,“儿子和大舅再见。”拿着儿子的手挥挥,“别以为有了护身符,就没事了,你的婚事我坚决不同意。”

  小沧溟看着笑的正常的妈妈,咧嘴一笑,“咯咯……”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