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55章 压寨夫君
  “双方家长见面才能订时间呢!我们说了不算。”丁国栋看着她解释道。

  “结婚还真是麻烦,扯一张证多简单那。”沈易玲轻松地说道。

  丁国栋微微摇头失笑道,“好了,等定下来具体时间再说。”起身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儿回家,免的长辈们在家担心。”

  沈易玲噘着嘴道,“那你要亲我一下,顺便说明一下,刚才我漱口了,没有吃蒜瓣,这一回可没有死蒜味儿。”

  “那你等我一下。”丁国栋疾步出去。

  沈易玲错愕地看着离开的他道,“你干什么去?”

  “刷牙!”

  丁国栋再回来时,炕桌已经被沈易玲给撤走了。

  沈易玲满心期待的看着他,心扑通扑通的直跳。一抬眼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你好像比我还紧张。”

  “这样很奇怪。”丁国栋抿了抿唇不好意思道,“应该有很好的气氛才对。”

  “什么气氛不气氛的,抓紧时间。”沈易玲大大咧咧地说道。

  丁国栋闻言满脸黑线,对于她的豪放,真是彻底的无语了,这丫头不会真当自己是男人了吧!

  沈易玲花痴地看着他道,“你真是还没有我大胆。”轻轻一笑,双眸痴迷地看着他浓墨的剑眉,高挺的鼻梁,清澈如水的双眸,水润红艳的双唇,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着迷的眼神,落在丁国栋眼底,也痴痴地看着她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秀鼻浑然天成,密长弯翘的羽睫,如同两把摊开的黑色扇子,正好映衬那吹弹可破的雪肤……

  两人痴迷着彼此的眼神,在空中焦灼着,流转着,渐渐地贴近彼此。

  丁国栋嘴角弯起一抹浅浅的笑容,垂首封住檀口。

  沈易玲心里莫名的心悸,那股灼烈的气息,和两片烫热的唇,交织成一张令人酥麻的魔网,让困在其中的她既心慌又意乱,被动承受着温柔的深吻。

  沈易玲迅速的丢盔卸甲,理智也跟着投降,迷惘的小手甚至不自觉地圈住他的颈项,似乎希冀对方能更进一步。而丁国栋也不负所望,紧接着撬开她的贝牙,直驱芬芳领域。如同横扫千军的悍将,他的猛舌一入关,便到处掠夺她私属的津液,还霸气地缠住她的丁香,迷醉中,她从无措的节节后退,转而追随他的步调,与之缠绵……

  一阵天旋地转后,窒息感袭来,两人不得不结束了这温柔缱绻的深吻。

  “你该走了!”丁国栋声音因情欲而嘶哑道,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像小女人一般。

  “再来一次好不好。”沈易玲发现自从开启深吻的节奏后,自己就像个小色女似的,被丁国栋的美色所诱。

  “不行!”开玩笑,现在丁国栋费了全身的力气,才不至于化身为狼扑向她。

  再来一次,还不星星之火,燃起燎原之势,绝对不可以,没有结婚,不能做太出格的事情。

  “国栋!”沈易玲那娇媚的声音,让丁国栋差点儿破功,狠狠的修理她。

  丁国栋抗拒着说道,“不准像盘丝洞的蜘蛛精在诱惑我。”

  沈易玲闻言哈哈大笑,“原来我对你有这么大的魅力啊!”

  “是啊!是啊!”丁国栋赶紧说道,催促道,“赶紧走吧!回家晚了,长辈们该担心了。”

  “知道了,我走还不行吗?”沈易玲起身道。穿上大衣,戴上帽子与手套。

  丁国栋也穿着大衣送她出去,沈易玲看着他说道,“真想早点儿结婚,把你这唐僧肉早日吃下去。”

  丁国栋闻言一愣,随即笑道,“快走吧!”推上自行车道,“我送你。”

  “不用,不用,外面冷。”沈易玲看着他轻笑道,“你不用担心我,没人敢劫道,除非她活腻味了。”伸手拍拍他的肩头道,“乖,快进去。”一副男人的做派。

  丁国栋哭笑不得地说道,“我是男人耶!”

  “有我厉害吗?”沈易玲看着他担心道,“万一遇见个女土匪怎么办?把你抢走了,我上哪儿找新郎。”

  “噗……”丁国栋无语的看着她道,“这世上也只有你这一个女土匪。”

  “哎!这话我爱听,你就是我的压寨夫君,快进去吧!”沈易玲笑着打趣道。

  “你走了,我就进去。”丁国栋目送沈易玲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才转身回了家。

  &*&

  丁海杏从枕头下摸出手表看了一下,打着手电看向手表,时针指向了八,自言自语道,“都八点了还不回来。”话音刚落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丁海杏披上棉袄,趿拉着棉布鞋打着手电走了出去,“你回来了。”

  “吵醒你了。”战常胜将帽子和大衣挂在了挂衣钩上。

  “没有,我还没睡呢!”丁海杏看着他问道,“吃了吗?”

  “吃过了。”战常胜看着她道,“我去洗漱一下,一会儿有事跟你说。”说着拉开了卫生间的灯。

  “呃……好。”丁海杏听了,转身回了卧室。

  战常胜进了卫生间,洗脸、刷牙,洗脚后,检查了一下家里的门窗,才回卧室,掀开被子坐了进去。

  摘下手表,上发条,重新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拿着杏儿的手表拧紧发条,又放回了枕头下面。

  “你刚才说什么事要给我说?”丁海杏斜靠在床头上问道。

  战常胜闻言高兴宣布道,“杏儿,大舅子他处上对象了,是要结婚的对象。”

  丁海杏激动地抓着他的胳膊道,“你知道什么?”她知道大哥的谈恋爱了,澳门赌博网站:真命天女也出现了,不过大哥没有宣之于口,她也不好意思问,没想到让他给撞见了。

  “我今天早上去图书馆还书的时候,见大舅子给人家送饭……”战常胜把看到的事情详细地给丁海杏说了一遍。

  “女方是沈校长的家的闺女?”丁海杏轻蹙着眉头问道。

  战常胜点头道,“是啊!他们已经决定结婚了,听说今儿见家长,也不知道见家长的结果如何?”桀桀……笑的一脸的猥琐道,“这小子可真狡猾,藏的够深的,居然不声不响的,将校长家千金的山头给攻了下来,速度可真够快的。”突然笑着指指自己道,“不过也没老子的速度快。”

  “呵呵……”战常胜自顾自的替大舅子高兴,一抬头看着丁海杏阴沉沉地脸道,“呵……”吓了战常胜一跳,“那个……杏儿你看样子不太高兴!”何止不太高兴,他从未见过杏儿脸阴沉的如锅底似的,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又道,“你不是一直在盼着大舅子结婚的,怎么有了对象,你反倒不高兴了。校长千金,虽然男孩子气了些,总体来说还不错的。”

  “不错?”丁海杏挑眉,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道。

  “看你的样子不喜欢。”战常胜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为什么?你认识她妈?”

  “不认识!”丁海杏攥紧了拳头道,“不过她的风评我知道,所以我对那个女人的印象不是很好,她说话犀利,非常凶悍没有女人味儿,我哥要是娶了她,可能要时不时的跪搓板。想想就恐怖!”还夸张的打了个冷颤,坚定的摇头道,“不行这种类型不适合我大哥。”

  “呵呵……”战常胜摇头轻笑道,“恰恰相反,我到是觉得他们两人的性格互补,非常的合适,大舅子如水一般温润如玉,正好水能克风风火火的她。他们的相处模式很奇怪,不过人家乐意就行了。”

  “不行!结婚说人生大事,要很谨慎,说一辈子的事,应该要我哥慎重的考虑。”丁海杏摇着他的胳膊道,“你明天一早就把大哥叫来,不要娶那个女人。”

  战常胜双手搭着她的肩膀,轻声叫道,“杏儿,怎么了,这一点儿都不像你的行事风格,你都没见过她怎么能这般的武断。”

  “她一定将我大哥吃的死死的。”丁海杏坚决地摇头道,“我不同意!。

  “不会的杏儿,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战常胜好笑地说道。

  “你等着看吧!我说的准没错。”丁海杏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会的杏儿,你不要相信外面那些谣传,她看起来很聪明,是不会像你说的那么做的,我看她很适合大舅子,大舅子就是需要这种是非分明,聪明伶俐,大气豁达的女人在旁边扶持他。”战常胜理智的分析道,“大舅子不小了,这是自己选择的女人,能给人家送饭,就证明他很喜欢她的。应该是考虑清楚才决定的,他不说小孩子了,他比你大耶!你就高兴的接受好来了,干嘛去做讨人厌的小姑子啊!”

  “讨人厌,我也要阻止。”丁海杏铁了心地说道,她可不想在失去大哥一次,好不容易‘找’回来的。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她道,“你去阻止好了,我就怕到时候你越阻止,人家越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感情的事不都这样,逆反心理很重的。”

  反正在他心理不认为,杏儿能阻止的了的。

  “我一定要阻止!”丁海杏下定决心道,就算他们不理解,她也要做!帝道独尊http://bqg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