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54章 表现的很好
  小÷说◎网 】,♂小÷说◎网 】,

  “校长大人,你在这么说,我不理你了。”沈易玲生气地说道。

  “他做校对的,跟文章打交道,又不是跟人打交道。”沈易玲闻言莞尔一笑道。

  沈父微微皱起眉头道,“在校办工厂做校对的。”突然瞪大眼睛道,“他不会是小战的内兄吧!”

  “就是!”沈易玲笑眯眯地说道。

  “你怎么不早说啊?”沈父看着傻笑的闺女虎目一瞪道。

  “这样你就会瞬间感觉我眼光好了。”沈易玲嘿嘿一笑道。

  “你这丫头,我们走了。”沈父弯腰坐进了车内,沈母跟着坐了进去,沈易玲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沈易玲目送车子离开,才转身回了家,推门进去就看见丁国栋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

  “你这是怎么了?”沈易玲挑眉看着他问道。

  丁国栋停下脚步抬眼看着她道,“我搞砸了吧!”

  “怎么会?我爸不是让我打结婚报告了,你今天表现非常的好,很不错。”沈易玲开心的说道。

  “哪儿有,那是因为你的态度坚决,他们才不得不答应的。”丁国栋失落地说道,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好好的头发给揪成了鸟窝,忽然想起来问道,“你父母他们说了什么?”

  沈易玲微微一笑道,“他们好像很喜欢你哟!”

  “你不要骗我啦!”丁国栋不太相信道。

  “我不是可以打结婚报告了,这代表着答应了,你还担心什么?”沈易玲挽着他的胳膊进去道,“走走,我们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他们看样子不太喜欢我,我都快担心死了。”丁国栋愁眉苦脸地说道。

  “我说了不用担心,第一印象过关就好了,以后相处你好好表现不就好了。”沈易玲拉着他进了厨房,“来来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这样不好,我们去我家里吃好了。”丁国栋看着干净整洁地厨房道,第一次到女方家里就这般随便,“我不太自在。”

  “那好吧!”沈易玲挽着他的胳膊,开心地说道,“我们回家。”

  两人在门口穿上大衣,戴上帽子与手套,就出了家门,骑上自行车就朝家里走去。

  &&

  沈父与沈母坐在车上,沈母着急的问道,“他就是小战的内兄,真看不出来,他就是那心灵手巧的孩子。”

  “是啊!太意外了。”沈父也惊讶道,接着又道,“如果是那孩子的话,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吧!”

  对于丁国栋这孩子他们还是很熟悉的,品性如何他们还是看在眼里的。

  “你不是对他赞不绝口的吗?怎么这会儿又勉为其难了,我看不是针对他一个人,再好的男人你也能挑出一大堆刺来。”沈母摇头失笑道,“你这样,真到了女儿出嫁那天,你可怎么办?”

  “所以说不要生女儿吗?”沈父嘀嘀咕咕地说道。

  “当初谁抱着女儿不撒手来着。”沈母揭他的老底道。

  “我想着文文静静,香香软软的闺女,谁知道咋变成泼猴了。”沈父一脸苦恼地说道。

  “也别苦恼了,以后啊!那丫头的事情啊!让女婿头疼吧!”沈母高兴地说道,那样子恨不得敲起胜利的腰鼓。

  “呵呵……”沈父也笑了起来,“总得来说,考验勉强合格,以后有待观察。”

  “真是女生外向,你瞅瞅那丫头,在我们面前嚣张的跟老虎似的,在国栋面前乖的如猫似的,让人看了超不顺眼。”沈父黑着脸道。

  “不顺眼,你就刁难刁难他呗!”沈母积极地提议道。

  “好主意!哪能让他那么轻松的把咱的宝贝娶走呢!”沈父眼底划过一抹幽光,跃跃欲试。

  “只要你承受得住玲儿的怒气。”

  沈母一句话,让他偃旗息鼓了起来。

  &&

  一路回到了家,丁国栋催促道,“你赶紧先进屋,我去生火,烧炕。”

  “我帮你吧!”沈易玲积极地说道。

  “不用,不用,将你的大衣弄脏了怎么办?”丁国栋推着她进屋摸索着灯绳拉开了灯道,“我很快就过来。”

  屋里虽然不是温暖如春,可也比外面暖和。沈易玲进了卧室,也不客气直接脱鞋上炕,炕还是温乎乎的,得益于丁国栋临走前,扔到灶膛里两根劈柴。

  沈易玲从炕头柜里拿出小褥子,搭在了自己的腿上。

  丁国栋忙活好了,走进来道,“晚上我们下挂面好了,吃点儿海鲜热汤面,暖和。”

  “行听你的。”沈易玲提高声音道。

  丁国栋从搪瓷盆拿出前两天赶海捡的还活着海鲜,将它们快速的处理了,然后清炖了。

  再从草毡子下摘点儿新鲜的蒜苗、菠菜,香菜,这样汤面不至于颜色单调。

  &&

  丁国栋忙活了一通,端着两大海碗汤面进来。

  沈易玲见状赶紧起身帮忙端着放在来了炕桌上。

  “好香啊!”沈易玲闻着香喷喷的汤面道。

  “吃醋吗?辣椒酱呢!”丁国栋问道。

  沈易玲闻言忙不迭地点头道,“都来点儿!”

  丁国栋转身出了卧室,去碗柜里拿出醋瓶,与辣椒酱,回来放在了炕桌上道,“吃多少自己放。”

  “好嘞!”沈易玲拿着醋瓶倒了醋,拿着干净的筷子,挖了红红的辣椒酱,“这个辣不辣。”

  “很辣,澳门赌博网站:你少放点儿。”丁国栋立马提醒道,“一点儿都很辣。”

  沈易玲不太能吃辣的只放了点点,汤面就像是泼了一层红油似的,勾着人的唾液分泌,馋的流口水了。

  “这一碗够了吧!”丁国栋看着她问道。

  “够了,够了。”沈易玲看着大海碗赶紧说道,一抬眼看着他放那么多的辣椒酱,感觉嘴里麻麻的,“你放那么多不辣啊!”

  “我喜欢吃辣的。”丁国栋笑道。

  “那咱俩岂不是吃不到一个锅里了。”沈易玲烦恼道。

  “对于辣椒有则能吃,没有也无所谓。现如今这年月有的挑吗!我喜欢吃辣椒酱,蘸着馒头吃。喝咸汤的时候放些。”丁国栋笑了笑道,“不是嗜辣椒如命,我又不是川省的人。”

  “快吃吧!有什么我们吃完再聊。”丁国栋催促道。

  “好!”沈易玲抄起筷子道。

  两人唏哩呼噜的将眼前的海鲜汤面吃了个精光。

  屋里的火炕热热的,加上一碗汤面下肚,这额头上隐隐冒出一层细汗来。

  两人脱掉了身上的大衣,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沈易玲眸光闪闪地看着他道,“国栋,你本来是想让自己不要紧张的对吧!”

  “我拼命的做心里建设,拼命的给自己打气,可还是挡不住紧张。”丁国栋懊恼地说道。

  “总得来说,很好了,爸妈不反对我们了。”沈易玲轻笑道,“没有什么情况,比第一次跟女方家长见面,更让人紧张的了。就算是条件再好的男人都说一样的。你要知道这老丈人看女婿,那是越看越不喜欢。别再胡思乱想了。”

  “言归正传,我的父母你已经见过了,现在该你了,什么时候带我见家长啊!”沈易玲急急地说道,眼中丝毫没有身为女人的羞涩。

  “我会写信告诉爸妈的,等他们回音。”丁国栋单手托腮看着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你介绍给妹妹和妹夫。”

  “我跟战教官今儿在图书馆见面了,他知道我们拉的关系了。”沈易玲举起手,先报备道。

  丁国栋这才想起来清晨之事,“啊!他有给你说什么吗?”

  “他什么都没说,很高兴我做他儿子的舅妈。”沈易玲自吹自擂地说道。

  至于两人的唇枪舌剑,就没必要让他知道了。

  “那找个时间我们去看妹妹和妹夫。”丁国栋想了下道,“就这个星期天好了,大家都在,也好彼此认认。”

  “行!”沈易玲高兴地点头道,起身道,“我去刷刷碗筷”

  “去吧!”丁国栋将醋瓶和辣椒酱收了起来,然后擦擦炕桌,从炕头柜里拿出纸和笔,给家里写信。

  沈易玲洗好碗筷进来,就看见他在伏案写信。

  沈易玲趁机说道,“告诉叔和婶子,把婚期给订的早一些,最好说前年。”

  “咳咳……”丁国栋闻言猛地抬头看着她道,“你是不是太急了,离过年满打满算就一个月的时间。”

  “不是说:有钱没钱,娶个老婆好过年吗?”沈易玲嘴角绽放出一抹明媚的笑容道。

  “结婚一辈子的大事,起码得准备一下吧!”丁国栋看着她一脸笑意道。

  “准备什么?”沈易玲看着他满脸疑惑道,“现在可是提倡节俭办婚礼,不需要铺张浪费吧!”俏皮地看着他眨眨眼道,“这可不符合你勤俭节约的风格。”

  “房子得打扮的喜庆一点儿吧!”丁国栋看着自己的房子道,又低下头看着她道,“婚后我们要住在这里,你没意见吧!”

  “没有。”沈易玲忙不迭地点头道,“这里很好,你把家布置的简洁又温馨的。贴些窗花和大红喜字就可以了。”

  “你不介意住在这里吧!”丁国栋担心地问道,“这里原来说牲口棚,我怕你心里不得劲儿。”

  “没关系的,这里被你给修整的独门独院,多好啊!我很喜欢这里。”沈易玲重重的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