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45章 着急
  沈易玲闻言赶紧道,澳门赌博网站:“我用错词语了吗?男人的话应该是温文雅尔,玉树临风、斯斯文文对吧!这一回用对了吧!”指着他轻笑道,“看看,起码在文化水平上我不如你。”

  “那你看重我什么?会做饭、洗衣服,干家务这些女人的活计。”丁国栋不自觉地紧张地说道。

  “我会和保姆同床共枕吗?”沈易玲不经大脑地冲口而出道。

  丁国栋瞠目结舌地看着口无遮拦的她,有些适应不了她这种直白不加修饰的方式。

  “如果你非要一个理由的话,那么就是我喜欢你,非常的喜欢。”沈易玲温柔且深情地看着他,直看得他脸发红,心发烫的。

  “好,结婚,我们结婚。”丁国栋力持镇定地说道,不知不觉紧攥的拳头,泄露了他此刻的紧张。

  “那我们吃罢饭就去领证。”沈易玲急火火地说道。

  “等等!”丁国栋立马拦着她道,这风风火火的架势,让他有点儿招架不住,“不要着急,我跟不上你的节奏,慢慢来吧!”

  “我觉得时间很宝贵,不能浪费。”沈易玲神情紧张地看着他道。

  “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我需要时间。我不想这么草率,你也仔细的考虑、考虑,我们是否合适?”丁国栋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需要多久,一个星期,还是两个星期。”沈易玲看着他轻声问道。

  “你咋不说今儿、明儿呢!”丁国栋闻言哭笑不得道。

  “我倒是想说,怕你说我急。”沈易玲厚脸皮地说道,话落俏皮地吐吐舌头道。

  “就这么怕我跑了。”丁国栋调侃自己道。

  “恩!”沈易玲一脸正色地说道,“你是正直可靠的人,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儿了。”

  “我有你说的那么好吗?”丁国栋哭笑不得道,“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你不会是把我想象成你喜欢的样子吧!”认真地说道,“那你要好好的想想,别到时候达不到你的幻想,发现被骗了。”

  “不会,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沈易玲全身散发着自信的光芒。

  “眼睛是会骗人的,眼见未必为实。”丁国栋指指自己的眼睛道,“说不定一起生活后,你会发现我原来不过尔尔。”

  “那我就忍着。”沈易玲笑着调侃道。

  “别别,哪能让你忍着啊!那多不好意思?”丁国栋打趣道。

  “那就好好的改造你了。”沈易玲双手托腮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道。

  “呵呵……”丁国栋摇头失笑,正色道,“不要着急,双方父母还没见面呢!人生大事,怎么能不得到长辈们的祝福呢!”

  “那个……国栋同志……”沈易玲犹犹豫豫,期期艾艾地说道,“这个……我?”

  “什么?”丁国栋抬眼看着她道,“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父母都是很开明的。”沈易玲轻抚了下额头,这一点儿都不像自己,索性道,“有件事我要向你坦白,希望你不要生气!”

  “什么事!你还有什么隐瞒的?”丁国栋笑着打趣道。

  “我们先吃饭?吃饭,不然粥凉了,味道就不好了。”沈易玲到最后还是怂了,起码先吃了饭,不然她要说出家庭情况,这饭就别想吃了。

  “嗯!”沈易玲端起碗来,香甜味美的粥,“真是太美味了。”

  “那就多吃点儿。”丁国栋拿起馒头,抄起筷子道,“这辣白菜不错,你可以试试,我妹妹新腌好的。你自己夹吧!我不喜欢在饭桌上夹来夹去的,自己人不用那么客气。”

  一抬眼就看着她痴痴地目光,眼神温柔的能滴出水来,丁国栋不自在地问道,“怎么了?”

  沈易玲神情温柔,双眸灿烂如星辰,嘴角勾勒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因为开心。”发自内心的笑容,美的令人炫目,“跟我喜欢的人围坐在炕桌前一起吃饭,很高兴。”

  “吃完这个得由你来刷碗。”丁国栋面色柔和地说道。

  “呵呵……”沈易玲轻笑出声道,“没问题,我来洗,我来洗,洗碗刷筷子,你见过得,我洗的不错吧!”一副求夸奖表扬的样子。

  “不像男人的女人。”丁国栋看着她浅笑道。

  沈易玲闻言,柳眉轻挑,莞尔一笑道,“不像女人的男人。”

  “我们都是奇怪的人。”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呵呵……”

  丁国栋感觉她那火热的目光,受不了道,“你别一直看着我,看的我都不能好好的吃饭。我们好好吃饭可以吗?”

  “嗯!”沈易玲满脸笑容地点头道。

  吃完饭,沈易玲将碗筷收了,丁国栋看着她道,“厨房的大铁锅里有热水,记得用热水洗。”

  端着碗筷向外走的沈易玲高声道,“知道了。”

  只是简单两个人的碗筷,沈易玲麻溜的洗干净了,在围裙上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手,重新进了卧室。

  丁国栋将友谊雪花膏递给了她道,“抹抹手,不然风一吹该皴了。”

  “你还买这个?”沈易玲惊讶道。

  “不是买的,盒子里的东西是我妹妹做的,冬天防皴的,味道极淡,不像友谊雪花膏,味道齁的让人受不了。很管用的。”丁国栋拧开,透明的粘稠的液体,水汪汪的,味道似有若无,闻着很舒服。

  “一点就可以了,试试。”丁国栋努努嘴道。

  沈易玲轻轻扣取一点儿,抹在手上双手均匀的揉搓,“效果很好耶。”

  “喜欢你拿去用吧!”丁国栋大方地说道。

  “我拿走了你怎么办?”沈易玲微微摇头道。

  “我一个大男人用什么?你看里面还有那么多,我基本没用。”丁国栋大咧咧地说道。

  “那这样好了,我回家里有空的雪花膏盒子,我弄一半好了。”沈易玲想了下道。

  “你随便。”丁国栋无所谓地说道。

  说着又抠出一点儿,抹在了脸上,轻轻拍拍脸颊,感觉被风吹的紧巴巴的脸柔滑了许多。

  丁国栋眼神微动,看着她的做派,“女人对这些总是情有独钟。”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个你不懂。”沈易玲脸上绽放出一朵明媚的笑容道。

  丁国栋认真地凝视着她,突然说道,“这时候的你很有女人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