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35章 吃瓜群众
  “可以过完年在过来吗?那时我们又没有开学。”战常胜继续说道,澳门赌博网站:“乡下过完元宵节,年才算过完了,在家冷清,又没事,在这儿多住些日子都没关系。城里过年很热闹的。”

  丁海杏闻言眼前一亮,“这个可以操作。我想爸特别想抱抱他的外孙。”

  “爸听到这理由肯定说什么都要来一趟。”丁国栋笑道。

  “那咱们就给家里写信。”丁海杏立马说道。

  “这封信我来写。”战常胜自告奋勇道,这信也就他写最为合适了。

  “来,把沧溟给我。”丁海杏拍拍手看着他手里的孩子道,“来沧溟找妈妈。”

  小沧溟朝丁海杏伸出了手,丁海杏将他抱了过来。

  “咱们的小沧溟,就找妈妈从来不会迟疑。”丁国栋轻笑道,“只要杏儿一拍手,小家伙就朝她伸手要抱了。”

  “那当然了,他是谁的儿子,他是我儿子。”丁海杏眨眨眼傲娇地说道。

  “你们玩儿吧!我进屋写信。”战常胜起身回了卧室。

  丁海杏将儿子交给了丁国栋道,“哥,帮忙抱一下孩子。”起身道,“对了,哥,先把尿去,不然你就该沾光了。”

  “嗯好!”丁国栋抱着孩子进了卫生间。

  而丁海杏去了卧室,坐在书桌前的战常胜抬眼看了杏儿一眼道,“这么快追进来,有什么事?”随即压低声音道,“要不我找人打听一下大舅子的对象是何方神圣?”

  “不用、不用,我还是耐心等吧!”丁海杏赶紧说道,从面相上来看,两人天作之合,这是遇到真命天子了。

  “那你来有什么事?”战常胜好奇地看着她道。

  “我来是想说,信里,多写写儿子的趣事,勾搭着我爸妈、姑姑他们心痒难耐些,不愁他们不来。”丁海杏笑得如奸诈的小狐狸似的。

  “明白!”战常胜伸手揉揉她的脑袋道,“务必把咱儿子写的聪明伶俐,活灵活现的,保证勾搭的他们迫不及待地想来看外孙。”

  “很好,就这么办!”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随口问道,“中午咱们吃什么?”

  “这还用问吗?今儿冬至,你说吃什么?大舅子,连韭菜都带来了。”战常胜笑看着她,声音低沉道,“一会儿我去寄信,顺便去买点儿猪肉。”

  “那个沧溟他爸,跟你商量件事。”丁海杏眼神游移地说道。

  “想让国良来家里吃饭。”战常胜看她不自在的样子,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今儿不是冬至吗?平时吃的再好我也不叫他。”丁海杏一脸祈求地看着他道。

  “学校也组织了学员们包饺子,你让他擅自离队,可不好!”战常胜非常遗憾地说道。

  “啊!那怎么办?”丁海杏眼底难掩失望滴说道。

  “这个简单,咱们下好饺子,我拿着餐盒装好了,给他送去。”战常胜轻松地说道。

  “行,就照你说的办!”丁海杏直起身子道,“不打扰你写信了。”

  此时“咚咚……”敲门声响起,给小沧溟把完尿的丁国栋闻言,抱着孩子去打开了房门。

  “解放,快进来。”丁国栋侧身让应解放进来,随手又关上了门。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客厅,应解放看着八仙桌上的韭菜,惊讶道,“哥,这就是你种出来的,就盖着草毡子,还真成了,长了这么长。看到韭菜,咱们中午包饺子吃吗?”

  “对啊!冬至呢!”丁国栋笑着说道。

  “沧溟,还记得我吗?”应解放看着无比精神的小家伙道,“我是解放舅舅。”拍拍手道,“来让舅舅抱抱。”

  “别,你刚从外面进来,一身的寒气,等一会儿在抱。”丁国栋提醒他道。

  “知道了。!”应解放郁闷地说道。

  小沧溟眨巴眨巴黑葡萄似的眼睛,认出了应解放,咧嘴一笑,朝他伸出了双手。

  哎呀,可把解放给激动坏了,“哎呀,终于抱到了小肉团子。”应解放抱着孩子高兴的两只眼睛都眯了起来。

  既然决定中午吃饺子,那么就的和面,择韭菜,丁国栋择韭菜,丁海杏就去和面,而应解放看孩子,不多久红缨也加入看孩子大军,小沧溟人来疯,人越多他越高兴,所以没有妈妈在身边,人家玩儿的欢着呢!

  而丁海杏时不时的提醒他们把尿,不然话大的小的光顾着玩儿了,小沧溟一准浇他们一身童子尿。

  战常胜将信很快就写好了,然后就去寄信,再回来时手里一斤猪肉,当当当……拿着大铁刀,将猪肉剁成了馅儿。

  调好了馅儿,小沧溟也玩儿累了,本上半上午还要睡上一会儿,现在人多玩儿的时间长,不是那股劲儿撑着早倒头睡了。

  现在更好了,小沧溟睡的沉,正好不耽误他们包饺子。

  丁海杏负责擀皮,其他几个人负责包,“解放,今年过年在一月底,现在差不多该复习了,怎么功课跟的上吗?”

  “调整过来了,能跟的上了。”应解放笑着说道,“而且有国良哥的复习资料,对我大有裨益。”

  为此他可没少下功夫,没法子,别看他初中考的成绩好,可是进入市高中后,成绩好的比比皆是,他就不显眼儿了,刚开始上课听的云山雾罩的,成绩还有所下滑,经过这近一个学期的磨合,总算没掉队。

  “那就好!”丁海杏点头道。

  “有啥不会的,问问对门景老师。”丁国栋笑着说道,“你二哥就是人家教出来的,教你也轻松的很。”

  “我知道!”应解放点点头道。

  “你们呢!咱家可还有俩学生呢!”丁海杏看着孩子爸和红缨说道,“红缨我不用担心,你呢?孩子他爸。”

  “我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我是谁啊!无论什么考试、考核、演习,老子的口号:只争第一,不要第二。”战常胜自信满满地说道,“没看见我有多刻苦吗?”

  “儿子可没少占据你的时间。”丁海杏担心道。

  儿子再乖巧,好带,可他终究是个小孩子,哭闹很正常,就打扰他看书学习了。

  天寒地冻的又没法抱出去,所以只能哄,这时间就消磨在哄孩子的身上了,自然看书的时间就减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