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35章 吃瓜群众
  沈易玲闻言又喜笑颜开道,“怎么你坐立难安?”对于他顾左右而言他,逃避行为,心里哼哼道:看你能躲几时,躲到哪儿去?

  “我才没有呢!”丁国栋矢口否认道,打死也不能承认他担心她了。

  “我饿了!”沈易玲娇滴滴地说道,澳门赌博网站:噘着嘴可怜兮兮地说道,“火车上的东西一点儿都不好吃。”单手托腮看着他柔声道,“我喜欢你做的饭菜。

  丁国栋闻言条件反射地立马起身道,“我给你做去。”

  “噗嗤……”沈易玲笑地花枝招展的,笑意盈盈地看着可爱的他。

  银铃般的笑声响在丁国栋耳畔,他现在是满脸的囧样,干嘛那么听话,一听她说饿了,就巴巴的做饭去,硬着头皮反驳道,“我是做给我自己的吃。”

  “是是,只是顺便给我的,行了吧!”沈易玲好心地说道,言语中浓浓的揶揄的味道。

  “我怎么听出讽刺的意味。”丁国栋眯着眼睛看着她道。

  “没有,我怎么会讽刺你。”沈易玲摆手娇笑道。

  “过来帮忙,怎么想吃白饭啊!”丁国栋直接说道。

  “好好好!”沈易玲屁颠儿屁颠儿跟上去,柔声细语地又道,“不过我可什么都不会干,你得多担待点儿。”

  到了厨房,丁国栋将火给引燃,像灶膛里扔了两根柴火。

  沈易玲卷起袖子道,“要我帮什么忙?”

  丁国栋看着她身上干净贵重的大衣,“算了,只是熬粥不用你帮忙了。”

  “不行,说好的,怎么能反悔呢!”沈易玲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混不在意道,“弄脏了洗呗!”

  “走走,我们进屋吧!”丁国栋感觉真是自己找罪受。

  “那好吧!这可是你说的,不要我帮忙的,不是我不帮!”沈易玲笑眯眯地说道。

  “是我说的行了吧!”丁国栋一脸无奈地说道。

  两人又回了屋子,丁国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你干嘛!你怎么变的这么奇怪?”

  战常胜提着饺子进来,自言自语道,“怎么大门没关?这小子太不谨慎了。”刚张开嘴叫,大舅子却听见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真是一脸的惊悚,站在院子里不动了。

  侧耳聆听。

  “哪里奇怪了?”沈易玲声音如和风细雨般柔柔软软的。

  “这一点都不像你,你刚进门的画风才对啊!你干嘛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丁国栋终于察觉到她说话的调调为啥那么怪异了。

  “你不是喜欢温柔似水的女人嘛!”沈易玲挑眉看着他,努嘴道,“不喜欢我的改变啊!”

  丁国栋无语的叹口气,在心里唾弃自己,我怎么会为了眼前这个女人上了心。

  真是悔之晚矣……

  “你不是喜欢装模作样。”沈易玲振振有词地说道。

  丁国栋叹声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装模作样的。”

  “你真的很难伺候耶!”沈易玲假模假式地说道。

  “你正经点儿说话。”丁国栋受不了她的嗲声嗲气道。

  “怎么了?”沈易玲轻声细语地问道,内心却是憋笑憋的痛苦。

  “你要一直这样说话吗?”丁国栋满脸痛苦的说道,“怎么了,又在耍我啊!”

  “你不是喜欢吗?人家为你而改变吗?”沈易玲绞着手指,娇滴滴地说道。

  听得丁国栋满身的恶寒,脱口而出道,“我喜欢你原来的样子。”话落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一脸懊恼地看着她。

  沈易玲闻言一脸的错愕,她没有想到,随即笑意爬上了脸,笑容越来的越大。

  调笑道,“我会很疼你的。”

  “你闭嘴,不许说话。”丁国栋气呼呼地说道,“我明明喜欢温柔、勤劳、能干的女人,干嘛栽在你的身上,我怀疑我脑袋坏掉了。你什么都不会,我真是给自己找麻烦。”

  “不就是洗衣服、做饭,打扫房间吗?我可以学啊!”沈易玲轻松地说道,忽然又正色道,“最重要的是,我们心灵相通。”

  “心灵相通?有嘛!”丁国栋故意仰着头叹声道。

  “找揍是不是!”沈易玲挥舞着拳头,娇声道。

  “看看,我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女人。”丁国栋真是无语问苍天。

  “嘻嘻……哈哈……”相比于丁国栋沮丧的样子,沈易玲却是高兴的很,恨不得跳起胜利的秧歌。

  丁国栋微微摇头道,“我去做饭。”

  &&

  战常胜闻言如风一般的嗖的一下子到了门外,没想到有这么重大的发现。

  蹬上自行车一路疾驰回家,兴冲冲地喊道,“杏儿,大发现,大发现。”跑进卧室,将手里的饺子放在了书桌上。

  “发现什么了?”丁海杏抬眼看着他道。

  “大舅子处对象了。”战常胜高兴宣布道。

  “什么?”丁海杏立刻伸手抓着他的胳膊道,“你有什么发现?”

  “我发现大舅子跟一个女人在他的家里……”战常胜将那些话复述了一遍给丁海杏听。

  “这不是板上钉钉了,喜欢都说出口了,肯定处对象了。而且我能听出大舅子声音里的愉悦。”战常胜叹声连连道,“没想到大舅子不吭不哈的找了一个家世不差的女人。”

  “你怎么知道家世不差。”丁海杏挑眉道,挑剔道,“家世再好,我也不觉的有多好,什么都不会,是她照顾我哥,还是我哥照顾她。看着不像个会过日子的。”

  “别这么说,女为悦己者容,人家都说了要学的吗?可见很喜欢大舅子的。”战常胜挑眉看着她道,“你不心疼我,却心疼大舅子。”不满地说道。

  “胡说,我什么时候不心疼你了。”丁海杏冲口而出道,话落捶着他的肩头道,“你这个奸诈的小人。”

  战常胜眉眼间尽是笑意,将她拥入怀中道,“我知道人又亲疏远近之分,所站的立场不同,自然会有所偏向,你偏向大舅子无可厚非。”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道,“说重点,不用讲大道理。”

  “重点是:大舅子喜欢,愿意,心甘情愿。”战常胜缓缓地说道,“就如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