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20章 我不会抛弃你的
  正在糊玉米面的丁国栋更加的囧了,真是在心里唾弃几遍了,我又没让你带菜,却认命的加了碗水,怕她回去真没饭吃了,饿肚子。

  沈易玲背着手出了房间,看着院子里的变化,“我记得这里不是长着菜,怎么没了,你怎么把编好的草席放在上面。”

  “好像不是草席,好厚。”沈易玲蹲在地上好奇地问道,“不怕把菜压坏了。”

  “那是草毡子,你掀开看看就知道了,为什么支着草毡子了。”丁国栋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朝菜地努努嘴道。

  沈易玲掀开了草毡子,发现下面的蔬菜长得很好,一点儿也没因为夜晚的低温而冻坏了。

  沈易玲抬眼看着他说道,“国栋……”甜腻腻的声音,让丁国栋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

  沈易玲拉长声音又道,“同志,你怎么想到的。”

  这大喘气,差点儿没气的丁国栋一个仰倒,“你好好说话。”

  “我说话怎么了?”沈易玲一脸无辜的眨眨眼道。

  对于一个故意装傻充愣的她,丁国栋真是怎么就让她给登堂入室了。

  她厚脸皮的程度简直是无人能敌,跟她计较生气的是自己,再次不该被她艳丽无辜的外表给骗了。

  “我这么好看,让你挪不开眼。”沈易玲站起来走到他跟前伸手在他眼前挥挥,笑意盈盈地说道。

  “谁看你了!”丁国栋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

  “原来你也会走神啊!”沈易玲娇声笑道,随即又问道,“你还没说,为什么菜地上盖着草毡子干什么?不会是为了保温吧!”

  “是!冬天了人还盖棉被呢!蔬菜也给它们盖上棉被,从我妹妹那学来,大冬天她弄的几个大木盒子,比抽屉还大,种了些蔬菜养在了客厅。”丁国栋老实地说道。

  “那你们冬季不就不缺蔬菜吃了。”沈易玲满眼小星星,崇拜地看着他道。

  “严格来说是的。”丁国栋躲避着她直勾勾的视线,转身围着锅台搅拌着大铁锅,玉米面得不停的搅拌,不然容易糊锅底儿。

  玉米粥好熟,大柴旺火,很快就闻到了玉米的甜香味儿。

  “国栋同志,你熬的粥都这么香。”沈易玲吸吸鼻子说道。

  “你不用这么夸张吧!”丁国栋看着锅里的粥差不多了,将火苗压小了,直接将粥盛到了搪瓷大盆里,然后把锅洗干净了,放进去水,一会儿洗碗筷,洗漱用。

  “我来帮你端。”沈易玲先从大缸里舀了瓢水出来,洗洗手,然后帮忙。

  餐桌上,一荤一素,配上黑面馒头,玉米粥就是晚餐。

  “这种粗茶淡饭,吃的惯吗?”丁国栋看着对面她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先声明,我没那么奢侈浪费。”沈易玲嘟着嘴不满地说道,“被你逮到一次,可成了事了。”噘着嘴道,“我吃的跟你差不多,这年月家家户户不都是这样过的,我能奢侈到哪儿去?只是比普通人能吃饱饭而已。”

  “抱歉,我以后不会再提此事了。”丁国栋道歉道,一而再,再而三的攻击人家,很没风度。

  “我就大度了原谅你了。”沈易玲一副大人大量的样子道,忽然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性格特别的差,没有女人味儿,特别的不懂事。”

  “不要在心里骂人家,有什么当面讲出来。”沈易玲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骂自己。

  “这可是你要说的。”丁国栋看着她说道。

  “说吧!”沈易玲一副洗耳恭听地样子道。

  “你还真是了解自己,何止不懂事,不过为人单纯,像个傻瓜似的,估计卖了还帮人家数钱的那种。”丁国栋满脸笑意地说道。

  “我有那么糟糕吗?”沈易玲不满地说道,“被你给说成笨蛋了。”

  “你说呢?”丁国栋反问道。

  “那你教教我好了。”沈易玲顺杆爬道,“也让我脑子转的快些,不过我这人笨,要你多费心了。”

  丁国栋闻言被噎了个半死,沈易玲身体轻轻前倾,歪歪脑袋,脸上挂着醉人的笑意,一副无辜可爱的样子。

  这个女人,丁国栋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快吃饭,吃完饭,快走。”

  “国栋同志,别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我们不是在谈工作。”沈易玲坐回去,笑眯眯地说道,“这是在家里。”

  “有区别吗?”丁国栋挑眉反问道。

  “在家里可以谈谈私人的话题吗?”沈易玲见招拆招道,“不谈对象,是因为那个抛弃你的女人嘛?”

  沈易玲看着他的脸瞬间黑了,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直直的看着她,看得她心里发毛,不自在地说道,“不想回答,没关系的。”尴尬地笑了笑道,“吃饭,吃饭。”随即放下筷子正色道,“怕在遇到一个又抛弃你了。”拇指指着自己道,“放心我不会抛弃你的。”

  “咳咳……”丁国栋被她的惊人之语给惊地直咳嗽。

  “有那么惊讶吗?”沈易玲无辜地眨眨眼看着他道。

  “你没有女人的自觉吗?这种话也说的出口,不知道矜持、害羞吗?”丁国栋止住咳嗽瞪着她道。

  “我没告诉过你,我是哥哥们带大了,我这么说话怎么了?我把心底真实的想法说出来,有错吗?”沈易玲眼底尽是笑意地看着他道,“藏着掖着,容易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有什么就说什么!”

  丁国栋低下头,轻抚额头,彻底的无语了。这话没毛病,绝对没毛病!

  “噗嗤……”沈易玲看着他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没心没肺地笑了。

  丁国栋放下手,抿着唇道,“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女儿,非气死不可。”

  “呀!”沈易玲惊讶地说道,“我家老头子也常常这么说,说我气的他少活了几年。”

  “亏我还想找你帮忙?你这么不靠谱,算了。”丁国栋微微摇头道,还是直截了当的说好了,如她所说,有什么说什么?不容易造成误会。

  “要我帮什么忙?”沈易玲看着他道,“快说,我这人最热心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