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15章 眼光放远点儿
  “你好。”丁海杏看着眼前高水仙,澳门赌博网站:穿着偏襟上衣,扎着略微泛黄的双麻花辫垂在胸前,身材高挑却显得单薄,齐齐的刘海下,是一双干净清澈双眸。小麦色肌肤,有着风吹日晒的粗糙,模样只能算清秀,但全身上下透着一个干净利落劲儿,是个朴实的人。

  高进山看着他们道,“走了,我们去吃饭,别打扰人家。”本来这也不是说话的地儿,认识一下就行了。

  丁海杏目送他们离开,才和红缨一起进了家。

  丁海杏走到厨房门口,回身看着身后的红缨道,“红缨去洗手,我们马上开饭。”

  “爸呢!”红缨问道。

  “你爸在食堂吃,就我们两个。”丁海杏看着她说道。

  红缨去洗手的时候,丁海杏将小沧溟从卧室里抱出来,让他躺到沙发上去。

  红缨洗过手后,就去厨房,端饭菜,摆好碗筷和丁海杏一起吃饭。

  餐桌上两个菜,一荤一素,外加一个牡蛎汤,并没有因为战常胜不在家,而怠慢了自己。

  &*&

  高进山领着他们朝食堂走去,“刚才的嫂子长得真俊。”高水仙羡慕道,“那皮肤白的比咱家的白面馒头都白。”

  “她也是乡下出身,嫁到城里来的。”高文山憨笑道。

  高进山闻言黑眸微微晃了晃,这个二弟说话可真是得罪人。好好的提这个做什么?

  “真看不出来,那她的命可真好。”高水仙一脸眼热地说道。

  “眼热什么?你也……”

  高文山的话还没说完,高进山就打断他的话道,“水仙,爹娘还好吧!家里的收成怎么样?”不着痕迹地瞪了高文山一眼。

  高文山摸摸鼻子,并没有觉得自己说错话了,真是莫名其妙。

  “爹娘的身体硬朗着呢!”高水仙笑着继续说道,“家里好着!今年老天爷开眼,风调雨顺的,无论是夏收还是秋收都比前两年好太多了,能吃上饭了,不至于饿的满身的浮肿,浑身无力。”

  “那就好!”高进山看着她说道,“到了哥这儿,好好的补补。”

  说话当中进了食堂,高水仙闻言空气中的浓郁的香味儿,就走不动道了,咋恁多好吃得呢!

  还是高文山拉着她,跟在高进山屁股后面去了小餐厅,吃小灶。

  难得妹子来一趟,高进山点的四个荤菜,红烧带鱼、猪肉白菜炖粉条、红烧肉、清蒸虾仁,都是油水大的。

  “哎呀!哥,这菜比俺们过年吃的都好。”高水仙看着桌上的肉菜,馋的直流口水道。

  “快吃!自己夹。”高进山将筷子递给她道。

  “哥,你们平常也这么吃啊!”高水仙接过筷子夹了快红烧肉放进了嘴里,“真是太好吃了。”

  “平常也是粗茶淡饭,谁家要是敢这么吃,还不给吃穷了。”高进山轻笑道,“今儿不是你来了,哥特意叫的。”

  高水仙闻言感动的直落泪,“哥!”

  “这是咋了。”高进山从兜里掏出手绢递给她道,“快擦擦,赶紧吃饭,哥不说话了。”

  高水仙接过手绢,擦擦眼还给了高进山,重新吃饭。

  “哎!你们怎么不吃。”高水仙看着俩大侄子说道,“建国、双庆,快吃,凉了就不好了。”

  “姑姑你吃,我们不饿。”高建国立马说道,爸爸、妈妈说过,家里来客人了,要紧着客人吃。

  “刚才谁说饿了,咋现在不饿了。”高水仙看着桌上的菜道,“你们也吃,不然俺吃不完。”目光看向高进山道,“大哥。”

  “好好好,我给孩子们夹行不行。”高进山立马说道。

  最后饭菜吃了个精光,高建国放下筷子拉着双庆就朝外跑,“爸,我们去找红缨玩儿了。”说着人就消失在了眼前。

  高进山他们三人出了食堂,高进山边走边说道,“文山这弟妹和孩子们都来了,给孩子们找学校了没。”

  “这事还得拜托哥,在城里我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小学门朝哪儿开我都不知道。”高文山看向他道。

  “这么说你和弟妹的意见不统一。”高进山瞥了他一眼说道。

  “那娘们又说什么了?惹哥您不高兴了。”高文山瞬间黑着脸问道。

  “弟妹不想让铁蛋儿上学,让他找个工作干,挣钱贴补家用。”高进山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他道,“我说文山,你可不能像弟妹糊涂,这么小的孩子不上学,他能干什么?能找到什么工作,难不成跟着你媳妇在家糊纸盒啊!咱不能为了眼前那点儿蝇头小利就沾沾自喜,咱得为孩子们将来的考虑,眼光得放远点儿,不能一辈子就去糊纸盒吧!如果这样的话,还不不如留在乡下挣工分。”

  “当然了,我还指望儿子当工人呢!”高文山立马表态道,“要做也要做个有文化的工人,像人家国栋老弟,现在一个月工资带奖金人家都开到四十了,哪里像我就因为不识字,一个月才二十八块钱,将将够养家糊口!”紧接着立马说道,“这事我拍板决定,别听那老娘们的,头发长见识短。”他是真羡慕人家国栋,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坐着就把工资给挣了。

  这有文化和没文化的区别太大,就是勒紧裤腰带也得让孩子们上学。

  “二哥,你也别怪二嫂,二嫂是怕费钱。”高水仙看着凶神恶煞的二哥赶紧出声道。

  “费什么钱?孩子们的学费我不是给你们补贴来着。”高进山皱着眉头道,“咋了,你们乱花了。”

  “没有,没有。”高文山赶紧摆摆手道,“老大、老二、老三都在公社小学上学。”

  “二嫂是怕进城,城里的小学学费贵,哪能一直让大哥掏钱呢!估计是不好意思,才这么说的。”高水仙大咧咧地说道。

  “我还继续补贴侄子们,余下的不够,二弟你自己掏,中不。”高进山想了想道。

  “大哥,这咋好意思呢?”高文山闻言喜上眉梢道。

  “有啥不好意思的,咱俩是亲兄弟,一切都是为了孩子们。”高进山接着又道,“至于学校,我想办法,让他们来军校的子弟小学,上学。”

  “那感情好,真是谢谢大哥了。”高文山忙不迭地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