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14章 机灵
  “杏儿,我没听错吧!”战常胜不敢相信地说道,“咱家杏儿居然向少年报投稿,看样子还成功了。”

  “没听错!”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说道。

  很快红缨就拿着报纸颠颠儿的跑了过来,展开报纸道,“在这里。”手指着豆腐块儿大的文章。

  “童趣!”战常胜看着标题说道,抬眼看着红缨道,“这是你写的。”

  “嗯!”红缨重重地点头道,“妈妈说很好的作文素材,我就写了,然后就去投稿试试,没想到成功了。”

  战常胜也一目十行地将文章看完了,“原来红缨这么淘气啊!”

  “我可是写过检查的,以后不会再犯了。”红缨赶紧举手保证道。

  “淘气有什么的,不淘气那还叫孩子吗?”战常胜嘿嘿一笑道,“我小时候可没上树掏鸟蛋,抓知了猴,那个好吃!”

  “呵呵”红缨闻言高兴的笑了起来。

  “咯咯”小沧溟也不甘寂寞的笑出了声,提醒他们我的存在。

  “你傻笑什么?”战常胜扭头看着儿子说道。

  “我们沧溟也替姐姐高兴啊!”丁海杏捏着嗓子,童言童语地说道。

  “闺女,这报纸好好的保存。”战常胜将报纸递给了她郑重地说道。

  “那是当然了,多么有纪念意义。”红缨将它叠好收好了。

  “为了庆祝我闺女在少年报上投稿成功,爸晚上做饭,我们庆祝一下。”战常胜起身卷着袖子说道。

  “我来打下手。”红缨也兴冲冲地说道。

  晚餐桌上,丁海杏看着红缨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杏儿有话想说?”战常胜看着纠结着的丁海杏说道。

  “是有些话想对红缨说?”丁海杏看着埋头正吃的很香的红缨说道。

  “那就说呗!”战常胜伸手拍拍红缨眼前的桌子道。

  “啊!”红缨抬眼看着他们俩道,“有事吗?”

  “有些话,我想说说,是关于你写稿子的事情。”丁海杏慎重地说道。

  “妈,有什么您就说?”红缨放下筷子,一脸郑重地说道。

  “笔杆子这东西,能成事,也能坏事,明白吗?”丁海杏看着她缓缓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立马点头道,“闺女咱写文章小心点儿,别让人扣字眼儿。”

  红缨机灵地说道,“爸、妈,您放心我不会涉及政治的,我只是想记录下小伙伴们的童年趣事。”

  “那就好!”丁海杏和战常胜点点头道。

  “这一篇被录取了,下一篇还不知道呢!”红缨异常冷静地说道,“爸、妈,以后我写好稿子,让你们先过目。”

  “这样也好。”战常胜点头道。

  有了丁海杏的提醒红缨投稿时,不敢涉及政治方面,就如她所说记录童年趣事。

  &*&

  至于高文山提议相亲之事,战常胜和丁海杏都没放在心上,丁国栋本身就持拒绝的态度就更不放在心上了。

  但是高文山就可积极了,第三天高水仙就风尘仆仆的来了。

  “哎呀!二哥,你这家好大啊?”高水仙手里擓着篮子,肩头还扛着褡裢,看着大大的院子,青砖碧瓦的房子,双眼发亮地说道,“太漂亮了。”

  “这可是大家的院子,不是咱一家的,别多想了。”高文山笑着说道。

  “俺看也是,真要住那么的大房子,那不是跟过去的地主老财了。”高水仙嘿嘿一笑道,“咱家的成分可不能坏了。”

  “咱家在前面呢!”高文山领着妹妹穿过前院,拐了两道弯儿才到了自家的西厢房。

  “姑姑!我们可想你了。”四个小子齐齐冲过来道。

  “铁蛋、钢蛋、毛蛋、臭蛋。”高水仙看着这四个侄子高兴地叫道。

  “姑姑,别在叫俺们的小名了,可难听了,叫俺的大名。”年纪最大的铁蛋仰着脸要求道。

  “好好好,我们铁蛋进城了,叫大名,建平行不行。”高水仙捏着他挺翘的鼻尖道,“你个小人精。”

  “他姑姑,快进来,外面冷。”郭秀丽满脸笑容地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道,“你看你来就来呗!咋还拿东西呢!”

  “二嫂,那是娘让俺给你和大嫂带的。”高水仙直起身子说道。

  “还有大嫂的。”郭秀丽语气失望地说道,撇撇嘴道,“大嫂家啥都有,哪里还稀罕这破玩意儿。”

  “做人哪能那么贪心呢!不稀罕也是她小姑子千里迢迢带来的,冲着这份心意,也不能说啥子。”高文山推着她道,“去分开了,一会儿我和水仙给大哥送去。”

  “哦!”郭秀丽拎着东西进了家,将东西分了分,都是山货,有柿饼、晒的野蘑菇、菜干之类的东西。

  高文山问了问家里的情况,高水仙笑着说了说家里的情况。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高文山和水仙一起去找了大哥,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顺便蹭一顿午饭。

  高进山的妹子来了,能不好好的招待一下,所以就请他们俩去了食堂吃小灶。

  高进山领着弟妹下楼的时候,正好与回来的红缨碰面。

  “红缨放学了。”高进山看着她慈爱地说道。

  “高伯伯,澳门赌博网站:放学了。”红缨看着他说道。

  “我家那俩小子呢!”高进山随口问道。

  “在后面呢!”红缨一回头就看着高建国他们俩进了楼道,“呶,来了。”

  丁海杏在屋里听见动静,将沧溟放到床上,就出来开门。沧溟虽然三个月了,可是穿的厚,翻不了身,也不怕他从床上掉下来。

  “爸快点儿,饿了,我们去吃饭。”高建国蹬蹬跑进来道。

  “真是没礼貌,没看见你姑姑在,也不说打招呼。”高进山阴下脸道。

  “姑姑!”高建国他们俩齐齐喊道。

  “建国、双庆,放学了。”高水仙满脸笑容地看着两个侄子道。

  “姑姑什么时候来的?”高建国看着她问道。

  “俺刚来。”高水仙笑意盈盈地说道。

  丁海杏打开了门,就听见陌生的如泉水那般沁人心脾干净爽利的声音。

  “弟妹,这是我妹妹水仙。”高进山一看见热情地介绍道,“水仙,这是我跟你常跟你说的哥的救命恩人老战家的。”

  “嫂子好!”高水仙立马鞠躬,爽朗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