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03章 并肩作战(十五更)
  一轮明月挂在天上,澳门赌博网站:撒下皎洁的月光,好像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白纱。

  透过皎洁的月色将室内的看的分明,战常胜走到婴儿床边,看着儿子睡得香甜,噘着小嘴,偶尔还嘬上两下,吧唧下小嘴,真是可爱的紧。

  给儿子又换了块儿尿布,才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战常胜先从枕头下摸出表,上上发条,又放回原处,看着熟睡的丁海杏,儿子都快三个月了,应该可以了吧!

  果断的掀开被子,钻进了被窝,搂着丁海杏那软软的腰肢,经过将近三个月的调理,杏儿的身材恢复了七七八八,原来瘦成一把骨头的她,现在圆润了许多,抱起来舒服多了。

  身材嘛!依然是该凸的凸,该翘的翘。

  “杏儿!”战常胜从后面搂着她,手轻轻摩挲着如玉一般嫩滑的肌肤,温热的嘴唇轻轻的舔着她的耳朵后面。

  丁海杏早在他进来那一刻就迷迷糊糊的醒了,被他时不时呼在自己颈边的热气弄的软了身子,要知道她最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脖子了,察觉她呼吸急促了起来。

  “可以吗?”战常胜压抑着自己的欲望,眼底的暗流清晰可辨,声音沙哑地说道,“我可是好久没有干革命了。”

  “嗯!”丁海杏嘤咛一声,转过身来,双臂环上他的脖颈,如水的双眸抬眼看着眸光幽深的他道,“怎么不能提枪上阵杀敌,那郁闷之情想招呼到我的身上啊!”

  “错错,我们是并肩作战。”战常胜低头看着她明媚的双眸道。

  两人四目相对,战常胜那深情凝视着她,他那火辣辣的目光仿佛一束高能激光,仿佛穿透丁海杏灵府最深处,房间内旖旎气氛迅速向上攀升。

  丁海杏一双黑亮晶莹的黑瞳痴痴地瞅着战常胜,唇角微微翘起。

  彼此心中的渴望如熊熊烈火般燃烧,丁海杏拉下他的头,吻上他温热的薄唇。

  美人投怀送抱,战常胜简直是跟打了鸡血一样,反客为主,跟头饿狼似的,舌头探进去,在她嘴里顽皮游走,轻触每个甜蜜部位,顺着口腔顶伸向喉咙,这男人就跟饥渴了多少年一样,纠缠着她的舌用力吸,感觉像是要吞了她一样,只是一个简单的亲吻,让两人彼此心驰荡漾。

  “啊……唔嗯……”好娇软的嗓音,像棉花糖,轻轻柔柔甜甜的,听得战常胜浑身滚烫。

  战常胜一边将她如面团似的揉捏着她细软的腰侧,时轻时重,一边密密的吻,移到丁海杏的颈侧,又舔又吸又啃的,湿滑的舌带着灼烫的温度,所过之处引起一串串不自觉战栗……

  丁海杏被他给吻的舒服的,哼哼唧唧的在他身下任由他为所欲为。

  “你可不许吃了儿子的粮食。”丁海杏感觉他的唇舌在胸部作怪,赶紧说道。

  战常胜抬起头看着她两只大眼睛氤氲一片雾蒙蒙,分外妩媚,小嘴湿漉漉如娇艳欲滴的玫瑰似的诱人,真是磨人的小妖精。轻松的说道,“怕什么?反正儿子的粮食多的是。”手上一使劲儿,噗呲……

  “哈哈……”丁海杏不厚道的笑了,他用力太大了,结果粮食被呲了出来,呲了他一脸。

  战常胜先是一脸的错愕,随即低下头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话落以吻封缄。

  战常胜加深了这个吻,彼此深入急切的索取,唇舌间温柔缱绻缠绵。

  丁海杏手也没闲着,修长嫩滑的手钻进他的秋衣里边,轻轻抚摸着他精壮结实的背脊,有力的线条,急切的想要脱掉他身上的负累。

  “呵呵……”战常胜立马明白了她的意思,先停下动作,直起身子,利落地脱掉秋衣和秋裤,顺便将丁海杏也扒了个精光,“看来你比我还急切。”

  丁海杏妖媚地笑道,“我想你了。”手指轻轻摩挲着他火热厚实的胸膛,媚眼如丝的诱惑着他。

  杏儿这丫头是要他命来的,那娇娇软软的声儿,让他浑身兴奋的冒着泡。

  两人急切地探索着彼此的身体,沦陷在彼此制造出来的火焰之中。

  战常胜用力的舔咬、啃噬,被他撩拨起的火焰不但的蔓延着,所到之处,一片滚烫。浑身上下一丝力气也没有了。被这男人**的,脑袋一片空白。

  丁海杏在他身下化成一汪春水,已经变得粉粉的肌肤上微微渗出了汗珠。她感觉自己挺没出息的,怎么一碰到他,这么快就缴械投降了,可她真的很想他了。

  战常胜看着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就在要提枪上阵那一刻。

  “等一下!”丁海杏推拒着他道。

  这样一个急刹车,差点儿把老命给要了。

  战常胜依然是箭在弦上蓄势待发之势却压抑着自己,声音嘶哑地说道,“干什么?你这时候叫停,可是要谋杀亲夫啊!”伏在她身上的他额头上汗密密麻麻的顺着脸颊滴在了她的腰腹间。

  “关上保险,才能并肩作战。”丁海杏从枕头下面摸出保险套递给了他道。

  “你让我戴上它。”战常胜透过月色看着手里的东西道,真佩服自己的自制力,居然还能忍的住。

  “我可不想现在就怀二胎。”丁海杏喘着粗气说道,与他相比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没有那个,不是怀不上吗?”战常胜极力不想戴着套子并肩作战。

  “谁说的?”丁海杏娇媚地说道,“关上保险。”手指在他胸前画着圈圈道,“不然你就自个打枪。”

  “好好好!听你的。”

  战常胜关上了保险才闯进了久违的温暖,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闷哼!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努力耕耘的家伙不知道用掉了几个小套套。丁海杏只感觉被他折腾的全身如散了架子一般,闭上眼半天缓不过劲儿来,眼前直冒星星。躺在床上如缺水的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

  “禽兽!”丁海杏声音嘶哑地嗔怪道。

  “呵呵……”战常胜怀抱着她,如餍足的大猫似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你不能怪我,吃素太多天,谁让你太诱人了,好吃的停不下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