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86章满月
  丁海杏轻叹一声,无人分享,算了,我自个偷乐得了。

  “我喜欢不行吗?”丁海杏娇嗔地说道。

  “行行行!”战常胜笑着又道,“你抱着儿子睡觉吧!那小子打哈气了。我看书!”

  丁海杏喂着儿子没五分钟小家伙就睡着了,轻手轻脚把他放好,躺在他身边没一会儿也跟着睡着了。

  战常胜看了他们母子俩一眼,嘴角微微弯起,转过头继续苦读起来。

  过了国庆,课业明显加重了,不头悬梁、锥刺股不行了,万一课业落后,会被对门嘲笑的。

  &&

  眨眼间就到了满月,首先是给婴儿理发,战常胜早早的就借来了手动推的,双手一捏一捏,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咚咚……”敲门声响起来。

  “这时候谁来了?半上午的。”抱着儿子坐在方凳上丁海杏诧异地看着门口道。

  “沧溟的舅舅来了。”丁妈赶紧去开门道。

  “大哥不是上班吗?怎么这会儿来。”丁海杏抬眼看向战常胜道。

  “我也不知道。”战常胜摇摇头道。

  丁妈开门后走过来道,“给孩子推头的时候,必须有舅舅在场,我叫他来的。”

  “妈,这有什么说法吗?”丁海杏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反正就这么传下来的。”丁妈也解释不清楚,“不是有句话:天上老鹰大,地上娘舅大。”

  “呵呵……”丁海杏好笑地说道,“那要是孩子舅舅来不了呢?”

  “这简单,在沧溟身旁放一个蒜臼子,谐音舅代替舅舅参加。”丁妈浅笑如月地说道,“不光推头的时候用舅舅,给你搬满月的时候还得舅舅来搬。目的是让婴儿能象征性地见见世面,以便将来能有出息、有胆识,成为一个精明能干的人。”

  丁海杏闻言好笑地摇头,澳门赌博网站:随即挠头道,“啊!那我们没地儿搬满月啊!”

  “是个象征意义,把孩子搬到我屋里去,等晚上在搬回来就行了。”丁妈立马说道。

  这样也行!丁海杏感觉很好玩儿,再过不久这些就属于四旧没了。

  “好了,既然人来齐了,咱们开始吧!”战常胜咔哒咔哒的捏着推子道。

  丁海杏有些担心地说道,“我说沧溟他爸,你行吗?”

  “怎么不行,新兵入伍时,理发都是我亲自推的,技术娴熟的很。”战常胜自信满满地说道,“你要说给女同志剪发我技术也许不行,推个光头绝对没问题。”

  “那好吧!你来吧!”丁海杏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托着儿子的小脑袋道。

  “呵呵……”丁妈大笑道,“杏儿你咋比我外孙还害怕呢!”

  “我怕他手里那玩意夹我儿子的头发。”丁海杏担心道,“夹着头发很疼,这小子能不哭啊!”

  “不怕,我上油润滑了,不会夹着儿子的头发的。”战常胜将手中的推的递到她的眼前道,“你看还油汪汪的。”

  “那好吧!你来了。”丁海杏不自觉的屏住呼吸道。

  “放松,放松,搞的我都紧张了。”战常胜看着她说道,

  眼看着战常胜手中的推的靠近了儿子的圆圆的小脑袋,丁海杏立马说道,“等一下!”

  “又咋了?”丁妈不耐烦地说道。

  “这万一儿子哭了呢!”丁海杏担心地说道。

  “你要在这么阻拦下去,一会儿你儿子饿了指定给你哭。”丁妈瞪着她道,目光转向战常胜道,“快点儿,快点儿理发。”

  “哦哦!”战常胜赶紧给儿子理发,丁妈手里拿着布老虎站在前面逗着孩子。

  丁海杏看着他手中的推子在咔哒咔哒声中推下的胎毛,想起来道,“胎毛给我留下来,放在书桌上。”

  “知道,你没看见书桌上的红布,就是包胎毛的。”丁妈看着她严肃地说道,“现在不许你说话,打扰常胜推头。”

  “好好好!”丁海杏噘着嘴。

  丁妈则又说道,“常胜给头顶上留一点儿,那叫聪明发,不能剔光了。在后脑留一绺“撑根发”,其意是祝愿小孩聪明伶俐,祈盼小孩扎根长寿。”

  “是这样吗?”战常胜问道。

  “对,就这样。”丁妈点头道。

  战常胜将推剪下来的胎毛放在书桌上的红布上。

  战沧溟小朋友整个理发过程都没有哭也没有闹,非常的乖。

  估计感觉到周围都是自己人,所以安心的很!

  “我们宝贝真乖。”丁妈忍不住夸赞道,“你们不知道小孩子推头可真是跟打仗似的,惊天动地的。”把孩子的胎毛用红布包好了,压在了枕头下面。

  丁海杏则准备把孩子的胎发坐了成胎毛笔,当然这个在空间中做。

  “咱们四个人围着他一个转,他还闹什么脾气。”丁海杏忍不住说道,“对了妈怎么给他洗洗头,你闻闻上面都是油味儿。”

  “你把包被取下来,去厨房那里暖和,你抱着他坐在凳子上,仰着面,我们来给他冲洗一下。”丁妈指挥道。

  洗头发时,小家伙也是全程没有哭闹,乖得很!

  其实丁海杏完全可以用一个清洁咒,可是有他们在,这样挺好,未来很美好的回忆。

  “哎呀!一推了头,咱家沧溟这脑袋就显得大了,虎头虎脑的,大大的眼睛,樱桃小嘴,真是漂亮。”丁妈忍不住又夸赞道,“等一下。”说着蹬蹬跑到厨房拿了一颗大葱来,没错就是大葱。

  “妈,你拿大葱干什么?”丁海杏又好奇地问道。

  “在孩子身上拍三下,取聪明伶俐之意。”丁妈说着寓意吉祥的话语。

  满月这天无论怎么折腾,都是期盼的孩子健康、长寿,聪明、伶俐。

  战常胜将抬起手腕,看了下表,“哟!十点多了,我得去食堂了,看看准备的如何了?”目光看向丁国栋道,“大舅子跟我去食堂吧!”然后又看向丁妈道,“妈,您到饭点儿再去好了。”

  “好。”丁国栋应道,去帮着招呼客人,他也代表着娘家人。

  丁妈摆手道,“我就不去了,这么多人我……”她真不习惯大场面,虽然在家属院里经常看见他们,但坐在一起免了。

  “那好吧!”战常胜也不勉强道。

  由于满月酒办的时候,是上班期间,所以一点多吃完饭,战常胜他们就回来了,要搬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