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83章奶爸给力
  一叶而知秋,秋夜凉如水,战常胜洗澡回来,看着没拉的窗帘立马说道,“天都黑了怎么不拉窗帘。”走到窗户前刷刷两下,拉上了窗帘,“窗户密封不好,晚上凉气下来了,不怕钻进来的风啊!你可不怕吹着啊!”

  丁海杏斜靠着被子,身上搭着薄被,“遮着半边窗帘,我盖着被呢!”眉目轻转看着他道,“马上就满月了,孩子他爸你不打算请客吗?你打劫了人家那么多鸡蛋。”

  “请!满月那天在食堂请好了。”战常胜想了想道,“在家里也装不下那么多人,就咱那小锅小灶也做不了那么多人的饭。”

  丁海杏点点头道,“听你的。”

  “对了出了月子妈就要走了,你可以了吧!”战常胜关切地看着她道。

  “你那是什么眼神?”丁海杏满脸黑线道,“不就是照顾沧溟吃喝拉撒睡,可以的。”实在不行有真气咱托着他,还有空间,反正不会跑,绝对是看孩子神器。

  丁海杏现在就是一个奶妈,这将近一个月来,她带孩子越来越熟练,再说了,白天有丁妈在,万事不用她插手,只有孩子饿了,才把孩子塞给她喂饱了。

  丁妈全身心的围着他们母子俩转动。

  婴儿都是直肠子,吃饱了就拉,拉了就饿,所以基本上是两个多小时,就要吃奶。

  而到了晚上有孩儿他爸守夜呢!打坐的战常胜婴儿床上有点儿动静,他都知道,伺候好小家伙,直接塞到被窝里让孩子妈喂奶。

  下班回来的早了,战常胜帮着做饭或者洗尿布,闹的丁妈真真感慨,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就没见过这么好的男人。

  戳着丁海杏的脑门道,“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丁海杏闻言满脸黑线,“什么叫走了狗屎运,他伺候他儿子不应该的吗?这样才能跟儿子建立父子感情,我可是为了他们父子俩好。他又不像我,孩子在我肚子里揣着能感受到孩子的一举一动。更何况他又出去了两个月,那时间是孩子最顽皮的时候。感情是处出来的,妈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丁妈点点头,随后弹了她个爆栗道,“差点儿被你绕进去。明明自己问题,还说的冠冕堂皇的。”

  “呵呵……”丁海杏噘着嘴道,“他照顾孩子妈也是应该的。”

  “出了月子你这家务事该做的、能做的,就做起来,明白吗?”丁妈缓缓地说出自己的看法道。

  “哦!知道了。”丁海杏噘着嘴道,“倒不像我的亲妈,倒像是我的婆婆。”

  “我要是你的婆婆早就被气炸了。”丁妈白了她一眼道。

  “谁说的,我婆婆肯定说他做的好!让我使劲儿的使唤她。”丁海杏嘟着嘴不满地说道,“女人也就怀孕后、坐月子的时候,被人家伺候着,其他的时候可是做牛做马一辈子,”

  “我说不过你,总之出了月子,干些力所能及的。”丁妈嘱咐道。

  “知道了。”丁海杏应道。

  &&

  “这小子每天晚上打扰你打坐你不心烦吗?”丁海杏好奇地问道,“用我妈说的话,小孩子乖的时候真是好宝贝,哭闹起来,恨不得将他塞到老鼠洞里,眼不见心不烦。”

  “怎么会?孩子不都这样。”战常胜眸光温柔如水地看着婴儿床内睡得香甜的儿子,“看到变的胖嘟嘟,一咧嘴口水都流了出来,侧睡的时候那粉嘟嘟的小手托着下巴,看到他健康什么烦忧都没了。”

  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真是二十四孝好爸爸。

  “我听说小孩子得缠着腿,这样长得直溜,不然容易罗圈腿。”丁海杏突然想起来道。

  “栓着多难受,用包被裹着点儿就好了。”战常胜看着小月娃道,“沧溟咱不受那个罪。”

  两人说话当中,战沧溟小朋友就哭起来,丁海杏摇头失笑道,“又来了。”

  “我来!”战常胜熟练的帮儿子换了尿布,轻轻的拍了两下,小家伙就睡着了。

  丁海杏嘴角噙着小意思看这他们父子俩,说实话他这个爸爸比她这个当妈的合格。这妈当的真是失败!幸好奶爸给力,不然我们沧溟就要受苦了。

  战常胜关掉了灯,两人一个打坐,一个睡觉,房间内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

  今天星期天大家都来了,不过丁国良没敢过来,战常胜不发话,他可不敢来。

  不过今儿奇怪了,“国良你怎么来了。”丁海杏诧异地看着出现在客厅的丁国良道。

  “我先声明啊!是战教官、姐夫让我的来的,我可没有擅离职守。”丁国良赶紧举手保证道。

  “是我叫他来的。”战常胜从卧室里出来道,“妈决定了办完满月酒就走了,也就是下个星期三,今儿我们聚一下就当送别了。”

  “妈,您要走了?”丁国良不舍地看着她道。

  “是啊!你姐出了月子了,我得回家了,家里还不知道,让你爸给造成什么样了。”丁妈担心道。

  “有我妈在呢!您在多住些日子。”应解放挽留道。

  “不了!”丁妈看着他们道,“我可不放心你舅舅,你妈事忙。”

  “在妈走之前,给妈看样东西。”战常胜将户口簿递给了丁妈道,“这是杏儿和沧溟的户口本,已经迁到了市里了。”

  “啥?”丁妈震惊地看着他道。

  丁国栋他们哥三不敢相信地看着他道,“姐夫妹夫你怎么做到的。”

  “我没听说杏儿要招工啊!这要工作了,我外孙谁看着啊!”丁妈担心地说道。

  “妈,妈听我说。”战常胜赶紧说道,“杏儿没有招工,我在城里买了房子,所以杏儿和沧溟就有了城市户口。”

  “啊!”丁国栋他们一脸的惊讶,丁国栋找回自己的声音道,“那得多少钱?”

  “五十块钱!”战常胜声音低沉道。

  “姐夫,我没听错吧!五十块钱?”应解放简直不敢相信道。

  “没听错!那放在有点儿破,不过我们主要目的是户口。”战常胜看着他们说道。

  丁妈深吸一口气,放在心中的大事终于放下了。

  “我想让大哥搬过去住。”战常胜缓缓地说出自己的目的道。,

  “啊!”丁国栋赶紧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在宿舍住的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