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78章 不准公车私用
  “那好吧!”童父点头道。

  童母看向童雪轻声安慰道,“小雪,没关系,这些都是要生的正常反应,咱们现在去医院,那里设备齐全,有专业的妇产科医生,你邹姨在产科方面是权威,有她接生你还怕什么?所以你不用担心,也不必害怕,有妈在呢!”

  “嗯!”童雪抬起手背擦擦眼泪道。

  “坚强点儿,都当妈妈了,还这么爱哭,以后怎么跟孩子做榜样。”童母看着她又道,“现在先换上干净的衣服。”目光看向童父道,“他爸,我们先出去,让孩子们换衣服。”头又转回来道,“可以吗?换衣服。”

  “妈,妈,有我呢!”郝长锁拿着干净的衣服站在床边道。

  童母看着还算有点眼色的他道,“你帮着换吧!”紧接着又道,“换完衣服,把还孩子准备的包被,婴儿衣服、尿布之类的东西都打包好,别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忘了或找不到了。”

  “早就准备好了,在帆布包里装着呢!”郝长锁指着放在高低柜上的军绿色的帆布包道。

  “那赶紧换衣服吧!”童母拉着童父走道,“我们赶紧上去。”

  二老上到楼上匆匆的换上了外出的衣服,童母看着已经换好衣服的他道,“你还在这里干啥?”

  “我不在这里,我去哪儿?”童父不明白地看着她说道,“这女儿生孩子,我又帮不上忙!”

  “谁让你帮忙了,去给小车班打个电话,派辆车过来啊!”童母催促道,“不然我们怎么上医院?”话落不见他起身,“哎!我说你听见了没有?怎么不行动啊!你想让孩子生在路上不成。”

  “咱们这里离医院近的很,生不到路上的。”童父一本正经地说道。

  童母穿好衣服看着他道,“我说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童父故意装傻充楞地说道。

  “你别给我装傻,我让你打电话派你的车过来,送我们一趟。这一回听清楚、听明白了吗?”童母双眸紧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个不行。”童父断然地拒绝道。

  “为什么?”童母不解地说道。

  “很简单,女儿生孩子,又不是我因公出车,不行不行,子女不能享有特权。”童父面无表情地说道。

  童母一听就炸了毛,气呼呼地说道,“这个电话你打不打吧!”

  “不打!”童父想也不想地说道,“不能打!你的思想觉悟有待加强和提高。”

  “你不打,我打!”童母蹬蹬气的向门外走去。

  童父上前抓着她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拧呢?不是说不行了。”

  童母拂开他的手,勾起唇角,讥诮地看着他道,“你急什么?我不会坠了你的名声的,我给医院打电话,让他们派辆救护车过来可以了吧!”

  “那也不行!”童父又紧抓着她的胳膊拦着道。

  “为什么?”童母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道。

  “很简单!干部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你在医院也是干部,所以你不能叫车。”童父固执地说道。

  “可我女儿不是干部,她现在是病人。”童母气愤地说道。

  “可她是干部的子女。”童父一脸严肃地说道。

  &&

  楼下面郝长锁将童雪的衣服里外全部换上干净的,自己也穿好了衣服,提上了帆布包,可是楼上的人怎么都不下来。

  “怎么还不下来?”童雪双手撑在床上,挺着大肚子难受的说道。

  童雪看着杵在床边郝长锁,火气就蹭的一下冒了出来,“别傻站着,去看看我妈怎么还不下来。”

  郝长锁闻言赶紧跑了出去,站在楼梯下,就听见楼上传来老两口的声音。

  “那你说吧!现在怎么办?女儿要生了,你让我们走着去医院吗?”童母声音尖锐地说道。

  “女人生孩子得好长时间,一时半会儿生不下来,走着去正好。”童父指着她道,“到了医院说不定医生让她多走走,好生产。”

  童母好说歹说都说服不了他,气的童母攥紧拳头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道,“我去后勤借板车可以吧!”重重的加上一句话道,“为了你的名声。”话落疾步朝楼梯走来,吓的郝长锁赶紧钻进了卧室。

  “你怎么回来了?”童雪看着去而复返地他道,“我妈呢!”

  “妈她?”郝长锁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急促地脚步声,童母的声音传来道,“小郝,去后勤借个板车过来。”

  “我也是为了咱这个家好!”童父对着空荡荡的楼梯也无奈地说道。

  突然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童父蹬蹬下楼,拿起了听筒,“是!我马上就来。”

  “小雪她妈,我有事,先走了。”童父朝卧室的方向说道,很快就听见砰的一声关门声。

  “我要生孩子了,我爸就这么走了。”童雪一脸错愕地说道。

  “走就走了吧!你生孩子,你爸留下来也没什么用。”郝母瞥了眼大门叹声道。

  “我爸爸走了,谁开车送我上医院。”童雪一脸惊恐地说道,忽然想起来道,“妈你刚才说什么?借板车干什么?”

  “借板车推着你生孩子啊!”童母重重地又说道,“你看你爸有事走了,我们只好自力更生,自己动手了。”

  这事得瞒着闺女,这要是让她知道,不开车送她去医院是她爸的意思,万一气出个好歹来,可怎么办?

  “什么?”童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黑着脸道,“我不要,板车推着我上医院。咱们家在农村吗?我是农村妇女吗?要我坐着板车,我丢不起那个人,你让同事怎么看我。”

  “你爸现在走了,我上哪儿给你弄车去?”童母着急道。

  “给小车班打电话,派辆车送我上医院不难吧!”童雪机灵地说道,“爸好歹也是一军之长,那小车班敢不派车。”

  童母心里气的直发颤,就是因为你爸是高官,所以咱没有随便使用公车的权利。要么坐板车,要么咱们得步行去。

  “这个时候你爸被叫出去,肯定出了大事了,所有人都出动了,哪里还有什么车?”童母急中生智地说道。

  郝长锁看着沉默不语的母女俩,不开口不行啊!这边等着生孩子呢!“妈现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