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69章 挨训的女侠
  “做的好!”战常胜欣慰地看着红缨道,澳门赌博网站:真的很难想象一年前的红缨内向的连家门都不出,现在不仅会说话了,上学了,活泼开朗,助人为乐。

  “那你们可得小心点儿,不管是这城里还是乡下都有那不务正业的偷鸡摸狗的,你们这些孩子手里又拿着钱和副食品卷,可得当心点儿别让人给摸走了。”丁妈提醒道,“虽说现在是太平盛世还是小心点儿。”

  “姥姥我知道。”红缨忙不迭地点头道,“那些人不敢。”清亮的双眸亮晶晶的,“将他们扭送到派出所。他们实在太坏了,没有了副食品卷,这节日可怎么过啊!一年到头,就盘着节假日改善生活。”

  “你遇见了。”战常胜黑眸轻闪肯定地说道。

  “嗯!”红缨点点头道,放下筷子,手里比划着,“他想摸我兜里的副食品卷和钱,被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转身,扭腰,抬腿如闪电般踢在他的膝盖,抓臂,侧身,给了他一记漂亮的过肩摔,砰的一下将他摔了个四脚朝天。”双眸里熠熠生辉。

  “你把他扭送到派出所了。”丁妈问道。

  “恩!”红缨好笑地说道,“被我制服了,他居然下跪,说什么自己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儿。”撇撇嘴道,“怎么都是这老掉牙的台词,真是撒谎都不带想想是否符合逻辑。”

  “怎么了?”丁妈好奇地问道。

  “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儿,哪来的孩子。还有他老母八十,得多大才能生下他。”红缨得意洋洋地分析道。

  “你觉得自己很能打,很能干!”战常胜深邃幽暗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自然而发的威严。

  看得红缨收敛起脸上的得意,“爸,我错了。”低头认真地承认错误,然后又举手道,“爸,他偷了许多人,只不过在我这里失手了,是被其他人给送进派出所的。而且我预估过我和他的实力,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的。”

  “好了,好了,吃饭。”丁妈赶紧招呼道,打着圆场。

  “以后不许莽撞。”战常胜卸了浑身威严,面色柔和地说道,“这太危险了,你不能确定他是个人行动,还是团伙作案,得小心他们打击报复。到那时有心算无心,双拳难敌四手。不能因为会点儿三脚猫的拳脚,就因为自己打遍天下无敌手。”

  “哦!”红缨虚心地点点头道。

  “赶紧吃饭,吃饭。”丁妈实时插嘴道。

  愉快的吃完饭,红缨收拾碗筷、餐桌,丁妈忙着给杏儿加餐。

  &&

  第二天战常胜提前回来了,丁妈看着他问道,“怎么回来这么早?”

  “妈早点儿吃饭,吃了饭我们去看电影李双双。”战常胜洗完手来到厨房门口说道。

  丁妈刚刚扒开炉塞,拿出钢精锅,提着火上的茶壶将温水倒进了钢精锅里,盖上锅盖,放下茶壶,听见他的话,“啥?看电影?”

  “是啊!电影院放的电影,六点开始,一个半小时,咱们八点之前赶回来。”战常胜笑着安排道。

  “我不去了,你跟着红缨去好了。”丁妈摆摆手婉拒道,她怎么可能让杏儿和孩子独自在家呢!

  丁海杏听见他们两个在厨房门口的声音,提高声音道,“妈您去吧!就两个小时,我没事的。”

  “那怎么能行?”丁妈走进卧室道,拉着椅子坐在了下来。

  “怎么不行了,两个小时而已,我还能去哪儿吗?”丁海杏坐起来挑眉看着道。

  “学校发的观礼证。”战常胜走过来坐在了床上道,“可以带家属的。”

  “妈,去吧!难得的机会,现在给我做一顿饭,回来再做给我做饭也不迟啊!”丁海杏眼神温暖地看着她道。

  “你这丫头,不让人放心。”丁妈努努嘴道。

  丁海杏立马举起手道,“我保证不下床好了吧!”

  “你到现在都不敢给你儿子换尿布,你儿子啥性子你不知道啊!一点儿委屈不能受,湿窝也不肯躺。”丁妈数落她道,“到现在白天有我,晚上是常胜。”戳着她的额头道,“你呀你!”

  “真是逮着机会就数落我。”丁海杏噘着嘴道,随后又道,“妈,您去看电影没有了帮手,我只能自己动手喽!正好给了锻炼我的机会啊!”

  “你这张嘴,我说不过你。”丁妈没好气地说道。

  “妈去吧!我们来回骑着自行车,快的很。”战常胜也继续劝说道,威胁道,“妈您要是不去,那我和红缨也不去了。这观礼证就作废吧!”

  “那好吧!”丁妈最终答应道。

  “爸、爸,博达哥哥他们一家去看电影,我们也去吗?”红缨蹬蹬跑过来道。

  战常胜看着红缨笑道,“去!”随即又道,“你景伯伯告诉你的。”

  “嗯!”红缨点点头道。

  “既然去看电影,我们快点儿做饭,吃了饭再走。”战常胜起身道。

  “常胜做咱们吃的,我来给杏儿做。”丁妈跟着起来道,低头看着丁海杏道,“想吃什么?”

  “简单点儿蛤蜊粥好了。”丁海杏随即说道。

  战常胜和丁妈一起出去,红缨跟着出去道,“我来帮忙。”

  由于丁海杏的月子饭就一个人的,加上锅小,又是煤油炉火力旺,所以丁妈做饭做的非常的快。

  做好后,直接端给了丁海杏,她看见闺女现在正侧着身子在喂孩子,于是将碗放在了挨着床的书桌前。

  丁海杏看见丁妈进来了,蹭的一下将孩子的粮食给揪了出来,将孩子给放在了床上。

  “哇哇……”小月娃一下子没了粮食,又离开了妈妈的怀抱,咧嘴哭了起来。

  观看了全程的丁妈嘴角直抽抽,直接训斥道,“你这丫头怎么那么粗鲁,还有当妈的样子吗?生孩子是让你玩儿的吗?饭还烫着,多喂一会儿我们沧溟才不会饿着了。”

  “没事!”丁海杏目光柔和地看着沧溟道,“儿子,你妈妈我吃饱了,你才有的吃。”话音一落,小月娃不哭了,就那么的寸,她则笑嘻嘻地没心没肺地说道,“你看不哭了。”

  “行行行,你儿子给你长脸。”丁妈好笑地说道。